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云尘》

好久不见啊.......好久没写了。

CP:好桃,我第一人称。

文笔依然烂.....见谅。


我再次望向身后的慕尼黑机场,再踏前一步便将告别这个我住了八年的城市,几个月前,我和相恋7年的男友分手,七年之痒,最终换来了对方的一纸婚书,那红艳的封面似乎是在嘲讽我的愚蠢,我疯了一样地撕碎,崩溃地坐在地上,之后,便收拾行李决定离开这座城市。


慕尼黑是我最喜欢的城市,当年一个人前来留学时,遭到了家里所有人的反对,然而这座城市是我的梦想与渴望,也是因为当年,我沉迷于足球俱乐部拜仁慕尼黑。


今年是2025年,他们止步于欧冠四强,而我的恋情也终结在那个有着欧洲第二大美誉的安联球场。



那场欧冠,是他送给我的分手礼物。



我拉了拉行李,从不远处就看见一个身材俊长,头发被打理得有些不羁,脸上一脸不耐烦戴着墨镜的男人朝我走来,他的身材在欧美中不算高,但是身上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倒是让周围不少的人注目。



我朝他一笑,然后挥了挥手。



他从上到下的打量我,目光停留在那硕大的行李箱上,蹙着眉,摘下了墨镜。


男人那双黑琉璃般的桃花眼眨了眨,眼眸下挂着两个卧蚕,看起来像是没睡醒一般,五官精致地像是漫画中的人走出来一般,只是他整个人都带着怒气,我瞧见他这样,无奈地一笑。



“就因为那个混蛋,你就要走?”他睁大了眼眸,仿佛不可置信。


我看着他生气的样子,想起了我和他的初遇,嗯,好像他也是这么生气来着,当时想的是,这个人生气也这么好看啊。


我移开了他的视线,眼神飘向他身后人来人往的机场。



“TAO,中国才是我的家,出来这么多年了,我想家了,当年的梦想也已经实现了,人嘛,总归有思乡之情的,慕尼黑再好,也只是暂时停驻的地方,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回去看看。”



我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这么多年,谢谢你,认识你,是我来德国得到的最好的礼物。”我淡然地一笑,扯过头上那个标着“R”的白色帽子,踮起脚一把戴在了他的头上。



看着因为帽子太小而有些戴不上显得有些滑稽好笑的男人,发出了哈哈的声音。



“留个纪念吧,这可是我最喜欢的越前龙马的帽子,你敢弄丢,我绝对不会饶你。”我装作凶狠地用手指着他的脸。



叫TAO的男人对我翻了个白眼,嘲讽道:“你看起来挺开心的,我还以为你会发疯呢,看来是我多想了,以后找男人多挑着点,你这眼光,真够差的,麻烦大姐你以后多看看我,照着我这样的找就行了,别全找点什么渣男,哭了再给我打电话,真够丢脸的。”说完还嫌弃地退后一步远。


我一脸黑线,想往他脸上打一巴掌,又想着不能打脸,忍忍忍。


“不过,你会遇到更好的。”他顿了顿,又拖着下巴深思,“实在不行你要是没人要的话,我把你接收得了,省得你被人骗。”说完还笑眯眯地一脸我真是善解人意啊。


.......



“我可不想跟你在一起,你还是去祸害其他同类吧。”



知道他是GAY的时候,我并不惊讶,TAO平常就对女孩子毫无兴趣,这么多年也从没见他身边有过恋情,唯一的绯闻便是我,即使在我有男友之后,我和他的传闻也从不减少,也许这也是导致男友与我分手的原因之一。



我对于同性恋,并没有什么厌恶反感的情感,对于别人的性向也丝毫不感兴趣。


关于我和TAO这样的风云人物为何会成为朋友,这来自于上帝给我们的奇妙缘分,同月同日生的金牛座,也因此我们之间比起其他人,爱好兴趣甚至是同样的想法,也更多一些,在他深陷于自己性向烦恼的那段日子,也是得益于我的开导。



也因此,他把我看待成妹妹一样的存在,所谓什么我们上辈子肯定是一家人。



说我完全没有喜欢过他,是假的,这么个花美男在身边,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只是和他之间,到底友情占了多份,直到后来知道了他的性向,便把所有心思收了回去,有些人只可远观。


机场里不断传来登机的催促声,沉默了片刻,我叹了口气,走过去,最后的拥抱了男人。


“TAO,你有没有想过,回去。”拥抱地那刻,我敏锐地察觉到他的身子僵了一下,放开了他,笑着朝他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走了三步,我回过头去,只见他正孤零零地站在机场中央,与所有的人隔离开,自成一个圈子,他低着头,帽檐垂下,晦暗不明得盯着地面,眼睛里满是茫然。


每个人来到这座城市,都有自己的理由,或是为了梦想,为了一段难以忘怀的旧事。


而离开也只需要一个理由,我需要回去面对父母,回到我的家乡。


而他也需要回到中国,面对曾经逃避的一切,去坦然地接受一切。


再见,TAO。


我在中国等你。

 

我侧头去望窗外的云雾,回想着之前的一切,舍不得这座城市的感情还是让我悄然泪如雨下。


曾几何时,自己也是个那么爱哭的小姑娘,然后,就渐渐地不会再哭了。


想到TAO最后独自一人的身影,又有些心疼他。


一只宽厚的手映入我的眼中,手上拿着一张白色的纸巾,我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接过擦擦眼泪,想着在陌生人面前哭真是太丢脸了。


“不好意思,看你在哭,就私自给了你。”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很深厚纯正的普通话,我偏转过头,就看见了穿着一身白衣戴着一个白帽的男人。



“你怎么知道我是中国人?”我突然蹦出了一句。


男人也好像被我突然地语句愣了下,然后扬起了嘴角。


“嗯....感觉吧,觉得你长得有东方女性的那种美。”


是吗?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确实和欧美人长的不太相像。


男人看见女子摸自己脸的动作,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总觉得,挺可爱的。


“你叫什么名字,先说好,我不是搭讪,虽然我刚失恋,就是要谢谢你,总归得要先知道你的名字嘛。”


“嗯....杨文昊。”


杨文昊,我把这个名字念了下,总觉得有点耳熟。



“很好听的名字,就是我总觉得有点耳熟。”


“你想多了,我还没那么有名气。”


“繆凌,请多指教。”



“嗯。”


之后,他转回一边开始看起杂志,我侧着脸偷瞄他,长得不算是很帅气的脸孔,但总感觉很可靠,也很男人....身上穿得衣服,就算我不懂也能感觉到一股潮流的气息,整个人都很显眼亮眼,有种与众不同的气势



总感觉会是TAO喜欢的类型,按TAO的话是怎么说来着的。


“总感觉你很SWAG。”



刚说完,就感受到一股急切热烈的视线,怎么了?



“你刚刚说什么?”声音里带着些颤动,看着我的眼神也与众不同。


“我说你的穿衣风格很SWAG,啊平常看见比较酷的人就会喜欢这样讲话,很奇怪吧。”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杨文昊怔然地望着我,视线中带着审视,也带着特殊的情愫,之后又像陷入自己的世界中。


他抬头又瞧了眼扎着高马尾俏丽的女孩,应该不会.....是自己想多了吧。



想起那个人,眼中带着柔情,又悄然而逝一抹痛苦。



“怎么了?”身旁传来小心翼翼的声音。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个朋友,也喜欢这么称呼我,不过好久没见了。”他转头看了眼女孩,又缩回了眼神,怅然得地叹息一声。


真是个怪人,我撇撇嘴。



不过也就只是个飞机上的陌生人。

 

下了飞机后,我主动的去寻找着刚刚那个人的身影,有些失落。


【已安全平安到达√今天在飞机上碰到了一个怪人,不过还挺好心的。】


【怎么你看上了?】



【去,还沉浸在失恋的悲伤中呢。】



【长得怎么样,肯定没我好看。】


【是,你TAO公子全世界最美,别人都不及你一分一毫。】


【一回了中国,嘴巴就伶俐了几倍,真没白取这个名字。】


我退出了通讯那栏,手指停留在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中,咬着唇,按在了删除那一栏,



就像是掏空了我所有的气力,从今往后,再见。



而女孩的对面,有个男人一直旁观的注视着。


今天这是怎么了?只是一句相似的话,就勾起了所有的回忆,那些不太想回忆的故事,全都倒流在脑海里,一幕幕地闪过,原来,从来没忘记过。



只是相似而已,也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



对于他来说,时间永远停留在了2018年。


 

评论 ( 12 )
热度 ( 39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