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日常甜饼》

cp:杨文昊x黄子韬。


看书:

杨文昊是个喜欢看书之人,安静下来的时候便会捧着一本书,清晨太阳暖暖的时候坐在电脑桌上品读着。



在他和黄子韬在一起之后,这个习惯也仍然保留着。



黄子韬不喜欢看书,甚至是很讨厌,杨文昊总想着给他纠正过来,让他平常和他一起多看书书。



黄子韬写了首新歌,歌曲完成好的第一刻,黄子韬就兴冲冲的跑到杨文昊面前问他如何。



杨文昊皱起着眉,把书合上,他把那本《麦田里的守望者》放到了黄子韬头上,一脸严肃的看着兴奋期待的黄子韬,然后扬出了个灿烂的笑容。



“不怎么样。”



黄子韬有些被受了打击,一脸愤恨的把头上的书拿下,不死心的追了上去。



“哪里不好啊?!”他努着张嘴,满脸不爽,本来还想听夸奖的。



杨文昊回过身开始弄起了跳舞的器具,不咸不淡的说:“你的歌词太差了,应该多看看书,这样才能写出更好的词,这样吧,你每天和我一起看书吧。”他挑着眉,坏心眼的挑起恶劣的笑容。



黄子韬瘪了瘪嘴,最后还是悻悻然得拿起手机听起了自己的新歌。



【有这么差吗?不懂欣赏的家伙!】



黄子韬最终也没有和杨文昊一起看书,杨文昊本来想拖着他,但又觉得实在不想勉强他,他不想改变黄子韬身上任何的特质,纯粹原本的黄子韬便是最好的他。



黄子韬发歌,作为“好兄弟“”的杨文昊理当支持一下,然而过了一天都毫无反应,有些好奇的人就开始疑问了。



杨文昊看了看微博在微博下评论,【昊昊,韬韬发了新歌,听了吗,觉得怎么样啊。】



傻瓜,早就听过了。



他下了微博,五分钟后后又想起来了什么,上线点开了黄子韬的微博,在那条发新歌的微博上,点了个赞。



称呼:

杨文昊平常很喜欢视奸各种与自己有关的微博超话,所以他知道cp榜有个超话名叫——好桃。



他当初看见这个名字,再点进去的时候,真真有些被惊讶到了,并不是惊讶自己和黄子韬居然有cp,而是这个名字。



奇奇怪怪的名字,为什么不能叫文韬武略呢,多好听。



不知是什么原因,到了后来越看好桃就越觉得顺眼了。



怎么看都觉得“好桃”这两个字很甜,桃?桃子?想到那人平常腻在自己身边,在自己身下一副软萌乖巧的模样,红扑扑的脸蛋的倒真真与水蜜桃桃子相称。



很甜,很好吃。



他揪了把黄子韬的乱毛,使劲揉捏着,把那头酷炫的头发弄成了一个水蜜桃的模样,越看越觉得好笑,笑出了声。



“黄子韬,你知道你的粉丝叫你什么吗?”黄子韬气急败坏的整理着自己的头发。


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可乱!该死的杨文昊!即使如此他也阻止不了对方使劲糊弄着自己那一头张扬帅气的头发。



他认命的垂下头,索性也就不管了。



“韬韬?还是桃子?”他实名嫌弃桃子这个名字。



怎么想的,给他取个水果的名。



“原来你知道你自己叫桃子啊”玩够了头发,开始去捏黄子韬那小脸。



“据说你日本的粉丝还叫你桃酱,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能做成酱。”他左捏捏又揉揉的,把黄子韬一张小脸都捏通红了。



黄子韬白了他一眼,挥开了手,不敢置信。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杨文昊。”他扑了上去,张牙舞爪的,把杨文昊直接压在了沙发下。



还没得意几秒,就被人一个用力拽着胳膊压在了下面,两只腿乱蹬,结果就碰触到了一个硬硬的涨涨的玩意。



他的脸立马光速红了起来,开始不好意思的转过头。



“你,你居然……”后面的话被人封住了嘴开始了极尽的缠绵。


一场情事之后,黄子韬累得睡着了,杨文昊侧着腰,右手撑着脑袋,突然想起来之前看到的一个博主说的话。



【知名街舞大神成功帮他一米八三的男盆友保住了一名队员。】



嗯,不仅是一米八三的男朋友,还是个九三年超人气偶像明星。


星座:

杨文昊不信星座,那些在他看来都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说法。


这一观点直到他遇见了黄子韬。



黄子韬拿着个手机,突然心血来潮的像匹配一下他们的星座,就把杨文昊和自己的生日输了进去。


然后就开始嗷嗷叫。



“看见没,上面说我和你百分之九十匹配,我们是互相细水流长,日久生情,互相欣赏的类型。”说完凑到了杨文昊身边,贴着他。



“我就知道你肯定很欣赏我。”话语里充满了骄傲和得意。



杨文昊好笑的夺过他的手机,入眼就看到了一大堆文字。



【巨蟹和金牛的爱是慢慢累积的,不会一下子就爆发,属于细水长流型,会很专心去守护一段感情。本身就追求安全感的巨蟹会主动自发地想让对方觉得安心。生活中两位也能互相欣赏,事业态度有信心,两个是甜蜜的组合。】



倒真的是看越觉得就像在说他和黄子韬。



细水流长,安全安心,互相欣赏……



他瞧着眼去看正沉浸在自己手机里的黄子韬,咧开一抹笑容。



“我确实欣赏你啊,早就在第一次海选的时候就被你吸引住了。”



点着屏幕的手停住了,黄子韬眨巴那双晶莹透亮的眼睛,有些呆呆的。



“你刚刚说什么?”他有些愣愣的。



杨文昊拿起了桌上的那本书,自顾自的掀开书页。



“我什么都没说,你幻听了。”



然后对面那颗小桃子就不干了,一脸真挚期待放光bulingbuling的望着他,见他真的不开口,有些丧气的躺下了沙发上,躺在了杨文昊的双腿上。



杨文昊好笑的摇了摇头,然后就低下了头稳住了那张气呼呼的嘴,按着他的后脑勺愈加深入,勾住对方的唇舌缠吻着。




他在心中下了个决定,以后名令禁止黄子韬老是玩游戏。


发烧:

杨文昊偶尔喜欢拉着黄子韬早上去跑步,在他看来俩个人的工作都非常强,压力也非常大,每次他总是拖着半梦不醒的黄子韬,威胁利诱着。



黄子韬发烧的时候,还想着要去工作,杨文昊瞒着黄子韬亲自给人打电话道歉,并表示会赔偿损失,然后把手机关机。



“你又害我挣不到钱了。”他裹紧了被褥,小脸惨白着。



杨文昊揉了揉他的头发,把手掌放在他额头上,仔细感受着温度。



“你够有钱了,不差这点。”



“那我要是没钱了不够用了呢。”他可怜兮兮的,桑白的面容看起来十分的委屈和柔弱。



“我勉强养你吧,好歹我也有自己的品牌年收入不错。”



黄子韬把头一偏,嘟囔着,哼了一声:“你养不起我。”



“那你要不要退货现在,黄子韬先生。”



“你想得美!”柔弱的病美人立马发狠,气势冲冲地瞪着他,把枕头扔了过去,可惜没什么气力,软绵绵的枕头没飞多远就落到了地上。



杨文昊亲了亲他的额头,然后凑到他耳边,轻柔的悄声说:“现在想退货也来不及了,我想跟你过一辈子了,黄子韬,我爱你,如果你忘记了,那我就一直提醒你。”然后他就看着床上那个人,转过身不看他,依稀可见脸红到耳根的。



【什么时候这么会说情话了……】他撇着嘴,抑制不住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跳。


生日:

杨文昊生日的那天开了专场,等他匆匆的下了舞台收拾好,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黄子韬正等着他,点着蛋糕上的蜡烛,看见杨文昊进来,就催着杨文昊许愿。



“许了什么?”



“愿望说出来不就不灵了吗?”杨文昊弹了弹他的额头。




黄子韬气急得用手沾了蛋糕抹在了杨文昊脸上,笑嘻嘻的,遭受到的就是对方更凶猛的攻击。




等到两个人气喘吁吁的,满脸奶油,然后一脸无言的看着那被糟蹋的乱七八糟的蛋糕时,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



黄子韬伸手就拉过杨文昊,然后亲了上去。



唇上传来了奶油的甜味,香味,杨文昊舔着嘴角处的奶油,丝滑香甜,觉得今天的味道,更好吃。



两个人吻着,然后一路吻一路走到卧室,倒在了床上。



当然是跟你有关的了,笨蛋。



以后每一天都像普通的一天一样。



日常生活:

黄子韬喜欢唱歌,杨文昊喜欢跳舞,从这方面来说,他们是相当般配的。



黄子韬经常做音乐做到深更半夜,杨文昊经常练舞练到凌晨两三点。



黄子韬做音乐的时候,杨文昊就在隔壁的地方跳舞,等到那人做完,两人相携离去。



杨文昊练舞的时候,黄子韬的工作比他收工的早,便会陪着去等他。



偶尔两个人有空的时候,便会一起宅在家看看电视或出去逛逛吃饭。



杨文昊不喜欢看言情剧,黄子韬总喜欢拽着他和他一起看他演的剧。



杨文昊便会一边看一边吐槽,甚至不留情面的说就是部烂片。



每当看见男女主亲密甚至亲吻的时候,他就会用一种凌厉冷然的目光看向黄子韬。



“剧情需要……”他心底懊悔着为什么大周末的自己要抓着对方看这破玩意,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讪讪然的挠了下脑袋,看见亲密戏过了,终于舒了口气。



中午两人一起去吃了火锅,杨文昊喜欢吃辣,黄子韬也喜欢,碍于保护嗓子却每次都只能干望着。



他一脸憋屈的盯着那热腾腾火辣的火锅,筷子忍不住就要下手,另一双筷子截住了他的食物,然后在清水锅里给他捞了块肥牛。



他扁着张嘴,委委屈屈的吞咽着。



晚饭过后,偶尔两个人会去逛街或是夜晚河岸边走一圈,他们不敢牵手,仅仅只是靠着走,欣赏着独特的风景,然后就那么慢慢地靠肩散步,走回家,就觉得温暖融化到了心底。



杨文昊曾经爱过别人,那是个很漂亮美丽跳芭蕾的女孩,他们曾经爱的难舍难分,后来遇见了黄子韬,他才觉得,所有过去的一切都成了云烟,经历过黄子韬这样的男人,他怎会再爱上别人。



黄子韬不是杨文昊的第一选择,却是他唯一的选择,就算再来一次,他也会选择黄子韬。


2018年,对于他来说,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身旁这个他爱到骨子里的男人,他亲了亲黄子韬的嘴脸,吻过了眼睑,然后搂紧了他。

评论 ( 5 )
热度 ( 177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