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诺康】The Road

之前的存货
Cp诺康,可能微竣诺(?)

简单地说这就是个两人分手后(康总觉得诺一永远长不大像个孩子吧)再相遇并且....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各种BUG看看就好别太认真。

 

    接到林大骏电话的时候,刘诺一刚从浴室中走出,头上盖了条毛巾,头发湿湿辘辘的落在红木地板上,手机“嗡嗡翁”地不停振动,上面闪烁着一个人的名字。

 

   “喂,什么事? ”

 
  
   “有事就不能打你电话了,好小子。”

 

   “得了,快说吧。〞

 
 
   “明天陪我去趟地方吧,就当答应你哥件事。”

 

   “哪里? ”

 

   “秘密,不过你一定得来。” 

 

   听到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诺一才反应过来林大竣已经挂了电话,放下手机无奈地笑笑,这家伙真是越长大越没正经,还是以前那个总是想着杀鸡杀羊的淘气鬼,不过说起淘气自己也并不差分毫吧。

 

    那是段自己人生中最难忘的回忆,夏天,邹明轩,大竣,还有,那个人…

   他并不想想起他,然而回忆总是打开了就难以收回,曾经以为自己忘却的往事一幕幕的揭开,甜蜜与苦涩交织缠绕在梦境中。

 

   他难得在那个夜晚梦到一切,四岁的自己跑着追着那个高自己一些男孩,他伸出手想要去拉那个人的手却被对方无情的甩开,就像那时他想要留住那个人却也是被一点一点地挣脱。画面又切换到小时候,他们在一起嬉戏,康康哥哥拉着自己的手,给自己找食材,然后自己给了他一个亲吻。

 

    他从梦境中醒来,大喘着气,细细密密的汗从额头上冒出,望着天花板,想得却是那个人如今如何。

 

   刘诺一枕边拿起床边的相框,照片上是五个小孩,微笑的夏天,傻笑的邹明轩,抱着胡皓康开心的刘诺一,以及一脸不情愿使劲挣脱的胡皓康。这张图是当时爸爸去哪儿结束的时候拍的所有小孩的合影中的一张,长大后刻意去问当时负责的人,被他要到自己去洗了出来,一直放在身边。这张照片,是回忆,是纪念,更是教训。就这样迷迷糊得,抱着相框,诺一睡了过去。

 

    原以为林大竣是有什么事要自己帮忙,结果却是陪他来挑衣服,诺一看着从试衣间出来又折返嘴里还嘀嘀咕咕的大竣,扶了扶额头,观音菩萨我想回家。

 

   “诺一,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好看。”

 

   “又是好看,你能说点别的吗? ”林大竣不满的瞥了眼诺一眼。

 

   “要不然,我说丑? ”

 

   “你这小子,,找打吗! ”

 

   诺一在心底头直叹气,无奈的摇摇头安慰了某个正在即将暴走的青年,打发他去换了衣服,看着大竣进了试衣间,眼神中却多了些复杂的东西。无疑他是感激他的,除了感激,找不到其他的词来描绘,不是朋友这么简单的词了,这么多年他的身边一直都是只有大竣,他像以前的胡皓康一样的照顾他,但只是像而已,小时候他经常会把他们两个人认错,长大后的诺一却从来没有认错过,林大竣是林大竣,不会是那个人。

 

   但是他对他太好了,他不能这么心安理得的接受,Poppy说过要珍惜眼前人,也许是该考虑一下她的建议,毕竟人不能永远活在过去,走不出来。

 

   再抬头眼前却出现了一件西装,准确地说是一套白色西服。

 

   “给我的? ”

 

   “不知道给你穿什么合适,不过诺一穿什么都应该会很好看,去试试,一会还要去个地方。”

 

   换装出来的刘诺一果然非同凡响,一套好看的白色西服完美地衬托出了他原本纤长有力的身材,一张异国混血精致的脸搭配衣服引得店里其他客人的驻足,走过的几个女孩也是频频往店里看去,诺一也给她们回了个可爱的笑容。

 

   “这小子,干什么啊,知道你好看也不用这么显摆吧”林大竣在心底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并且强烈谴责刘诺一的这种行为。

 

   “别臭美了,走吧。”

 

   他有想过大竣会带他去些会触及他回忆的地方,但是当远远看见Poppy的那刻,掉头就走的心情却十分强烈。

 

  来不及了,他就要见到他了,还没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还没准备好。

 

   大竣拉住了他的手,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刘诺一,你迟早是要面对他的,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不敢面对只会证明你是个胆小鬼,是个只会逃避的人,就像当年胡皓康说的,就只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Poppy 的身边站着邹明轩,邹明轩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并给了他一个拥抱,夏天微笑地说诺一你又变帅了,他不置可否得笑笑,眼神却在一旁注视观察着某个人。

 

   Poppy变漂亮了,邹明轩不像小时候肉肉的倒还是和以前一样爱笑,只有那个人,一言不发的坐在那,沉默的喝着自己手中的水,偶尔和Poppy说句话,也会让刘诺一心底滋生那不明言由的嫉妒。

 

   为什么不看我?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算做不成恋人连朋友也不能当?如果这么讨厌自己的话为什么还要来这一场所谓的爸爸去哪儿3的纪念会,你不是,不会在意。

 

   “吃饭的时候,不要发呆”虽然声音冷漠,但蕴含着主人那一丝的的关切之意。刘诺一嘴角扬起了淡淡的笑容,他还是关心自己的,真好。

 

   这场纪念的聚会最后以愉快的气氛结束,都是当年的好友,聊开了就停不住,纷纷开始“关心”起了对方的感情生活。

 

  “邹明轩,你追到夏天没有。”

 

   “对啊对啊”大竣在一旁附合。

 

   “你们俩个别闹了。”

 

   “八卦我们的话还不如说说康康呢。”

 

   .....

 

   一片静默

 

   诺一把视线移到了那个人身上,定定地看着他,眼神中带着希翼的期待。

 

   林大竣瞪着邹明轩,哪壶不开提哪壶,邹明轩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讪讪的准备开口打个圆场。

 

   “没有。”胡皓康抬头注视着看着他的所有人,好像谈论的事与他本人无关。

   “好了,今天也差不多了,我们改天再聚吧。”林大竣适时的出来救场。

   “轩轩你送夏天回去。”

   “诺一,我还有点事,康康,你送他,他这个人有点犯迷糊,你我还比较放心。”

 

   诺一疑惑的看向大竣,并不明白他所做的决定。

 

   “放心,只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他回了个俏皮的眼神。

 

    他是看着好友这么走过来的,当初一个开朗可爱的傻小子却在那个夜晚喝得酩酊大醉,抱着他嘴里喊着某个人的名字,明明有多少次相遇的机会,却没有一个人敢鼓足勇气,两个都是他的好友,他不愿意看着他们互相折磨,只要让他们见一面就好。

 

   有些你以为你已经忘记的画面,忘记的人,只要见一面,就会发现,他一直都在你心底,只是暂时性封闭,而不是选择性忘记。

 

   “康康,记得照顾好他”他拍了拍胡皓康的肩膀,眼神中的含义明显可见。

 

   “好。”

 

    胡皓康抬头去看走在前面的青年,他并不知道他要去哪,也不想出口阻拦,只要保证没有任何危险就够了。

 

   “去喝酒怎么样?”随即也不管身后的青年答应与否,径直地往前走去。

 

    两个人走到一家烧烤摊前,此时夜已黑,烧烤摊已聚集了不少人,两个人找了处僻静的角落

    “老板,一箱啤酒。”这种熟练的程度,可见曾经来过多次。

 

    老板应声送来箱啤酒,诺一径自起了一瓶灌了起来,胡皓康看见他喝啤酒的方式,蹙了蹙眉,想起青年曾经数次喝醉在酒吧的情境,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诺一的身旁已经堆积了不少的瓶子,他喝得快,方式粗鲁,没有间隔,容易醉,在诺一准备再开一瓶时胡皓康伸手握住了瓶子。

 

    “放手。”他使劲掰开对方握住瓶子的手

 

   “你会醉。”

 

   “我会醉你关心吗,我醉了你不就可以趁机丢下我离开了不是吗,你应该高兴。”胡皓康握住瓶的手不自觉的松开。

 

   诺一在胡皓康的瓶里灌满了酒,在用自己的瓶子去碰了碰胡皓康的酒杯

 

   “来,喝一杯,就当庆祝我们多年未见。”对方却没有伸手接酒杯的意思

 

  “怎么,这点面子都不给,就算不是那关系,也是朋友吧。”

 

   “你醉了,不要喝了。”

 

  “我醉过很多次,所以,不会再醉了。”诺一闭了闭眼,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嘴角扯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胡皓康拿起酒杯里的酒抿了一口,啤酒的味道并不好喝,他只是想帮他分担一点,看着面前有些醉意的青年,心里的滋味像啤酒的味道苦涩。

 

   他注定欠了很多,却不知该如何弥补。

 

   他只是喝了点,毕竟还要有个人送他回家。

 

   喝醉的青年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大部分是在埋怨胡皓康这个人太不懂情面,也不够关心自己。

 

  胡皓康一一听着,倒是有些想起当年那个总是围在自己身边的诺一,他们都叫他傻白甜,确实傻,也白,够甜。也是像现在絮絮叨叨的,嘴里总能冒出些稀奇古怪的语句,见到他就缠着想牵他的手,还把自己的初吻给夺了去。

 

   怎么样都不会是现在眼底总是掩埋一脸阴郁的青年。他有些想如当初那般摸摸青年的柔软发梢,却再提不起勇气伸出手。

 

   自己,当真是变了许多。

 

   付了酒钱,看着趴倒在桌上的诺一,思忖良久,正准备伸出手搀扶着对方起身,却被一手拍开。

 

   虽然走路有些颤颤巍巍但好在路还知道怎么走,胡皓康走在离他不足一米远的身后,时刻看着,以防对方摔倒自己可以第一时间扶住。

 

   走到十字路口时,正好跳到红灯,诺一却没意识的继续往前,不远处车的闪光灯亮得刺人,胡皓康赶紧把诺一扯了回来,他有些心有余悸,如果自己今晚不在他身边,如果那辆车速度再快点,如果自己没有拉住他,后果,胡皓康不敢想。

 

   他还是想看到这个青年在自己面前展现甜甜的笑容,不管如何,这个人一直都是自己想要疼爱,关心的...弟弟。

 

   因为刚刚的事,现在的姿势是,胡皓康转过身拉着诺一的右手,诺一没意识的靠得他更近,整个头枕在胡皓康的肩上,嘴里嘟嘟喃喃的,就像睡着了一样。他不敢动,所以只好保持这个姿势,右手安慰似的轻轻拍了拍诺一的后背,就像小时候诺一哭的时候,康康哥哥总会这么安慰他。

 

   口袋里手机的铃声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胡皓康尝试用右手去接电话,但诺一靠得他太紧,他从细缝中从袋子里掏出了电话,为了以防他摔倒,用左手把诺一整个人无意识抱在了怀里,诺一似乎对这个姿势感到很舒服,双手抱住了对方的后背。

 

  “喂,我是胡皓康”是夏天打来电话关心诺一到家了没。

 

   “诺一到家了吗?”

 

   “还没,你放心,我会把他安全送回家的”

 

   “康康你,我当然放心了”

 

   “还有什么事”

 

   ......

   “大竣说,他一直过得都很不好”

 

   “只有你,他只要你。”

 

    夏天的这两句话缠绕在他的耳边,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挂得电话,他把诺一拉开些,仔细的端详着,平常总是开朗着舒展着眉毛的青年,此时却皱紧了眉毛,原本可爱有些稚嫩的脸庞此时却多了几分瘦削,从一个单纯无害的少年,长成了清俊硬朗的男子。

 

    是他让这个本来生性活泼的人变成现在夏天口中过得不好的人。

 

   胡皓康,当初你想要让他展翅高飞,追寻自己梦想的决定最终还是以惨烈的结局收场。

 

   他没有如你的愿,没有像你想的那样。

 

   自以为这是对他最好的决定,

 

   拿着以爱的名义去自私的决定一切。

 

   真TM不是个东西。

 

   手指摩摩挲着对方的面容,从眼睛,鼻子,再到嘴巴,细细的描绘嘴巴的轮廓,唇慢慢地贴了上去,只是浅浅的触碰,就够了。

 

   尝到甜头的青年却并不想止与此,左手捧住了胡皓康的后脑,右手从背滑落至腰间,顶开对方的嘴巴,霸道的深入,舔舐对方敏感的上颚,寻找那条灵活的舌头,不断挑逗,想要与之共舞,淫靡的唾液交织缠绕在一起,抚摸着对方质感的身材,从腰间向下探索至臀部,感受着这个人在自己怀中真实的触感,慢慢地这个吻变得不再是热烈,而是霸道,带着强烈地侵略,唇上渗出了浅浅的血,细微得刺痛却是最好的刺激,他炽烈得吻着他爱着的这个男人。

 

    在午夜宁静的夜晚,不仅仅只是吻,是两个相爱了七年久未重逢,隐埋在心底深处,最刻骨的爱意与思念。

                                                      ――END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