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Every Step

以前的存货,大概只是个短篇(?探案什么的逻辑实在无能,所以只想写他们调情的剧情(喂

邰伟发现,自从他中了一枪从医院醒来后,方木这小子好像和平常有些不一样了。
哪不一样?两个人还是如平常办案,喝酒,他还是会时常跑到藤师大有事没事就和方木唠嗑再去食堂蹭顿饭,除了那场意外,超过了他的预料,也把两个人的关系直接上升了一个暧昧程度。

方木似乎对他太温柔了,邰伟每次眉飞色舞得向方木叙述案情时,抬头总望见方木定定地看着他,眼神复杂,好像在想什么。

这小子把我看成陈希了还是在整我?

邰伟咂了咂嘴,方木这种天才鬼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那天,方木看见邰伟躺到病床上,脸色苍白,再也没有了平时的那种活气劲。那一声枪响犹如成了魔音,不仅蚕食着方木的内心,也让他再次进入了深渊。

陈希,这个让方木一直不敢正视的名字,也是萦绕在他心头无法解脱的人。

邰伟,是下个陈希。

他救不了陈希,也救不了邰伟。邰伟向他求救的眼神挣扎而又痛苦,就像陈希躺在台上,寂静无声而又充满悲凉。

他走出了陈希的幻觉,却无法确认眼前的邰伟是不是又一个幻觉。

真实而虚幻。

直到后来他把邰伟压在身下,那种水乳交融,温暖真实的触感,让他的神志一下子清醒。

抬眼,邰伟正躺在床上,呼吸匀畅,看起来似乎很疲惫,方木伸手抚上邰伟的下巴,凌乱的胡渣刺得方木的手有些痒,但却很舒服。

他用脸去蹭了蹭邰伟的脸,像是叹息又像是依恋。

邰伟还在,够了。

自从两人干了那种事后,邰伟就觉得有些尴尬,喝醉酒和人上床没什么,关键还是方木。

这让他以后怎么再见方木?自己在他面前树立的年长尊敬的形象就这么被破坏了。方木该怎么看他?肯定以为他是带坏国家栋梁的恶劣份子。

呸呸,我可是个优秀正义为人奉献服务的人民警察。

此刻,邰伟杵在藤师大面前,坐在他那破旧的小毛驴上,一脸纠结的掰着手指,进or不进?

方木走出学校看到的就是这么一面,扬起嘴角觉得这个人实在好笑。

邰伟掰到进的时候就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人,抬起头,被方木吓了一跳,不是因为他胆子小,而是他还没理清好头绪。

比如方木为什么要跟他上床?他长得像陈希还是女人?这个可能在脑子里闪现后自己也觉得好笑。

邰伟自动忽略了方木喜欢他的这种可能,在他看来两个男人之间的喜欢太不现实,更何况他一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和细腻温柔摸上去软软的女人差远了。

所以,方木根本就没啥理由看上自己。
酒,这玩意,真是害人,啧。

咱家木木这么优秀正直的青年以后还是不要带他去了。

方木有点想撬开这个发了半天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的脑袋。叹气一声想着还是自己主动开口吧,反正做也做过了,也赖不掉,不如慢慢来,只是邰伟这笨拙的脑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窍。

自己随意拿了头盔带在了头上,坐在小毛驴后面,一把拍了邰伟的背。

“开车的时候别发呆,我还不想英年早逝。”

“靠木木,你是不相信你伟哥的技术?这辆车你说你坐过多久了你伟哥我的技术那不是随便吹的你上警局随便哪个人问过有说不好的吗?”听见邰伟炸毛的话,方木微微一笑,只是他关心的确是另件事。

“还有其他人坐过这辆车?嗯?”方木抬手摸上了邰伟那有质感的腰身,果不其然察觉到邰伟的身体一僵。

“没,除了你,没谁了”腰上有些瘙痒的触感让邰伟想起了那夜方木也是这样抚摸他的,然后吻了他。

Stop,邰伟甩去了头脑中那些胡乱的念头,开始正经的开着车。

开车发呆,那可是要命的。

两个人回到警局,方木才知道,是又发生了一起命案。

“死者名叫陈启,藤师大数学系的一年级新生,今年刚刚入学,据他班上的人说,这个陈启性格开朗活泼,和班上的人关系都不错,没见他和谁有过争执,外貌不错,有挺多小女孩喜欢他的。”

“会不会是恋爱不成动了杀心?”大壮和小米在一旁抢着附和道。

“他被发现的时候浑身都被绑满了胶带,身上没有任何痕迹,应该是窒息性死亡。凶手应该是先把他用药物迷昏,再用胶带把他全身都绑了起来,让他因为不能呼吸而致死,现场没有任何痕迹,指纹,脚印也没有,没有任何线索,就这么多。”朴慧珍收起了自己的资料,顺走了邰伟口中的烟。

“少抽点烟,如果你想早点死的话,还有你前几天去哪了?”

面对朴慧珍的质问,邰伟摸了摸脑袋,汕汕地打算开口。

“算了,你的事本来就跟我无关。”说完抬腿就走好像真的不关心似的。

“伟哥你说朴慧珍为什么每次一见你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小米凑到邰伟身边,他实在有些好奇。

“我怎么知道?还不快去查案?吃饱了撑的!”

“木木你说TMD现在的罪犯怎么一个个都这么高智商,这是要逼死人是吧”邰伟从包里直接拿了跟烟叼在嘴上,没有听到方木的回答有些疑问,便转头去看他,方木却托着腮一副思考的模样。

他想起来,这个受害者是藤师大的学生?MD又是藤师大,藤师大这地方还真是邪障。

一时间整个现场都安静了下来,方木知道,邰伟并不是通过这种方式在安慰他,而是相信,正如他们之间,那种无法言说的信任与忠诚。这种信任,是邰伟和方木的牵绊。

思极此,方木向邰伟露出了一个微笑。
接下来,就是两个人查查案,调调情,自己改天找个机会灌醉邰伟,再把他的心意逼出来。

评论 ( 3 )
热度 ( 29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