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What is the love?(番外一)

    鹿晗握着手机,脸色发黑,死死地盯着微博热门搜索里面的内容,只有颤抖的身子才能看出他此刻有多生气。

  “黃子韬删博,疑欲退出娱乐圈”此时这件新闻在微博上炒得很热。鹿晗闭了闭眼,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他现在需要知道的是,自己的小孩有没有事,是不是又自己一个躲在暗处伤心难过了。

  想要迫切见到黃子韬的情绪溢满了鹿晗的整个心里,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穿上大衣,拾起被抛在桌上的钥匙扣,砰得一声离开了家门。

   给小孩打电话,想安慰他,手机中只传来机械化的女声,鹿晗皱了皱眉,踩了踩油门,加速前进,目的地—北京首都机场。

   自己的身份太敏感,鹿晗向下拉了拉自己的口罩与帽子,发现身边并没有怀疑自己便舒了口气,此刻他只庆幸自己的装扮比较隐秘,而不是明天一早就会看见报纸上“鹿晗深夜机场被粉丝认出”这种新闻

   黃子韬揉了揉眼,最近几天忙着整理新专辑再加上网上的舆论,他已经几天没有入睡,睡不着只能把注意力转移在工作上,五月一日的演唱会的各种细节还需要确认。
 
  你问黃子韬难不难过?他确实难过,只是难过的是他辛苦创作的歌曲竟然被人指抄袭,这么久了网上的谩骂他早已看清,从一个当年玻璃心被人一句批评就会委屈的男孩成长为了一个看开,任何舆论都打不倒的男人,只是,这次不同,那是他的音乐,他的梦想,被人随意不分青红皂白的说抄袭,被侮辱,还是会有种难受的感觉,不过他可是黃子韬,是不会轻易狗带的男人。

  白天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大家都在,到了晚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的录音室有种微妙的恐怖,外面的风吹得窗帘摇摆来摇摆去,几天没睡,精神太差,连眼睛都感觉出了幻觉,总觉得窗户那里有个人影。

  “呲啦”一声,屋子里一片漆黑,“啊啊啊啊啊啊有鬼啊!”黄桃子委屈得蜷缩在角落把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麻麻这里有鬼啊呜呜呜谁来救救我好口怕=益=正在哀悼着自己悲惨命运的黄同学突然觉得有个人拍了拍自己的背,吓得身子一僵,难道,难道是?鬼!!

   ”啊啊啊啊啊啊有鬼啊!”黄桃子吓得惊声尖叫。
黑影中的人似叹了口气,“子韬,是我。”

   居然还知道自己的名字!难道是要找我报仇?

   “啊啊啊我,我不认识你,你怎么认识我的?!我没害过你啊QAQ”

   "连你鹿哥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鹿晗扶额,亏他还担心子韬会不会出事感情他精力还很不错?

   鹿晗打开了电筒,照到了他家小孩,看见黃子韬被惊吓得这样可爱的模样,不禁失笑得摇摇头。

   “过了这么久,原来你还是这么怕鬼,唉”。

   “尼玛我就是怕鬼不成吗=益=”

   “只是电闸跳了而已,不用害怕,有我在。”鹿晗揉了揉自家小孩的头发,留恋着手里熟悉的触感。

   最后还是两个人一起去开了电闸,按鹿晗的话讲,如果有个人死抱着你不让你一个人走你也没办法。

   房间里终于恢复了明亮,鹿晗看着小孩发红的眼睛,再看看台上的东西,下意识就知道黃子韬之前都干了什么。

   “鹿哥你怎么…”想问的问题被人打断。

   “你几天没睡了就为了搞这些?”鹿晗蹙了蹙眉,眼神冷冷地盯着黃子韬。

   “最近事有点多,还有演唱会,所以就,鹿哥你那天会来我的演唱会吗?”

   “给我去睡觉!”鹿晗的脸上写满了怒气。

    没有得到鹿晗的准确答复,黃子韬的眼里有一丝落寞,心里多日来的郁结与沮丧让他本能性的想反抗鹿晗的话,耍起了少爷的小脾气。

   “不要。”黃子韬一动不动。

   “睡觉!”

   “…我不要。”

   “睡!”

   “我,睡不着。”软软的语气一下子就让鹿晗的心软了下来,他怎么忘了,他的小孩应该现在是难过的,现在他还用这么差的态度来凶他。

   “对不起,韬,我不该用这样的语气来跟你说话。”你明明是我最想珍惜的人。

   “我知道鹿哥你是为我好,不用道歉,只是我,真的睡不着…”

   鹿晗的眼里心里都是心疼,心疼这个明明善良纯真的男孩却要被无数人误解谩骂。

   “那韬,我跟你一起,我们睡觉,有鹿哥陪着你,你看,你精神这么差,怎么有精力去做工作,”

   他们不懂你,只要我懂,我对你好就够了。

   因为我从那一年里,就开始爱着你啊。

   鹿晗早上醒得时候,黃子韬还在睡,他侧身望着睡在身边那个精致的少年。

   一双平常魅惑的桃花眼此时紧紧地闭着,睫毛长长的,没有人勾人的眼线,清清爽爽,嘴巴是猫咪唇形,小巧可爱得想让人去咬一口。

   总是听粉丝说,世勋和自己是组合里长得最好看的,还有人因为他们长得像而称他们为双生,其实这个m队的老么长得比谁都好看,鹿晗其实很庆幸,他的宝贝的好,只有海浪和自己知道,在发现自己喜欢上黃子韬的以后,鹿晗再也不敢和黃子韬一起洗澡,不是因为洁癖,而是曾经有几次看到自己爱的人的酮体,身下的老二就涨得发疼恨不得立刻就强要了他,每次夜里都偷摸出来洗冷水澡,此后再也不敢跟他一起洗澡,搞得黃子韬以为他鹿哥讨厌他了那几天人心惶惶。
   
   鹿晗抚了抚对方的头发,触感软软的,就像他的人一样,指尖从额头下滑到眼睛,描绘着他的眉毛,鼻子,以及那诱人的唇,鹿晗微侧坐着,俯下身想去吻那唇,最后还是停留住,在黃子韬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什么时候,才可以把你拥入怀中,光明正大的亲吻呢,就算此时你在我身边,我还是会觉得不安心。

   患得患失,恨不得你只是我的,只有我能看到你,别人多看你一秒我就会嫉妒,你一定不知道我那时候我有多嫉妒吴亦凡,可以得到你的信任你的依赖你的感情。

    和黃子韬在一起的每一秒,对于鹿晗来说都是幸福又悲伤。

   “鹿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这是美国,按理说除了良哥他们没人知道自己会在这。

   “额…”总不能说自己一直都买通了小孩的那个盲人好友晨晨吧。

   “张良告诉我的。”谁叫那个张良总是跟我家桃子同进同出的。

   “良哥,不会吧!”

   “因为他很担心你,所以就告诉了我你在这。”鹿晗胡邹八道。

   “是这样啊。”是我让你们担心了。

   “子韬,我看了新闻了。”

   “嗯。”黃子韬低着头转移着视线。

   “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鹿晗掰正了他的脑袋,强迫对方与他直视。

   “鹿哥你说过很多话我怎么知道你说了什么?”

   “黃子韬你在我心里,一直是最优秀的!”

   “我知道,其实我很好,只是看见自己的歌被人说抄袭,侮辱还是会有点介意而已。”

   “你想知道我还想对你说什么吗?”鹿晗微微一笑,眨了眨眼。

   “我听过你的歌,很好听,不是刻意的夸赞你,而是真的,黃子韬的歌,鹿晗很喜欢,以后,可不可以一直,一直这样的为我唱。”

   又来了这种感觉,和去年在新加坡一样的心悸,每次自己失意的时候,好像总是鹿晗在旁边陪伴他,黃子韬失神得望着鹿晗,这个人,总是鼓励着自己,安慰着自己。

  心,跳得好快,我会不会,会不会是…

   “子韬,你怎么了?”鹿晗的提问把黃子韬拉回了现实。

   他摇了摇,否决掉自己心里不切实际的想法,自己怎么可能,又怎么敢。

   他抬头去看鹿晗,他的鹿哥那么优秀,那么好看…就像星星般总是散发出光芒。

   想跟他,站在同样的舞台,同样耀眼。

评论
热度 ( 32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