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What is the love?

“鹿晗,你好,我是风行的一名记者,我想请问你和EXO的前队友吴亦凡还有联系吗?”

瞬间整个发布会现场一片静寂,鸦雀无声,其实所有的娱记都想问这个问题,exo的两个最红火的归国偶像,只要随便添两笔写点什么,绝对是新闻的头版头条。一旁的经纪人心里一沉,他有想过会有类似敏感的问题,却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大胆子的不怕死。

听到问题的鹿晗稍微愣了一下,看向声音的来源,是一名长得比较清秀的小姑娘,可惜刚刚的对话实在不符合她的长相,鹿晗心里的嫌恶又多了一分,皱了下眉头,把玩着戴在手上的手表,视线懒散得扫过底下期待得等着他回答的记者,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嘴角微微地扬起略带讽刺的笑容,撇了撇嘴角,最后轻微地翻了个白眼。

这就是我的回答,吴亦凡。

休息室内,鹿晗躺在沙发上,悠闲得看着杂志报纸,看得津津有味。

“嗯,这篇报道写得不错,很好地写出了我当时的心态。”

“你还看,知不知道你昨天的事成为了今天的头版头条,各种营销博和媒体都出动了,着力描写你昨天对于那个吴亦凡问题的不屑,现在粉丝已经吵翻天了,你倒还有心情看?!”苏信很无奈得扶了扶额…这兔崽子昨天给他来了这么一出,害他一晚没睡,电话接了一夜。

“我知道你是为了他,但你也不必用自己的手段去用这种方式,消耗自己的人气给自己添加黑点,你知道从昨天到现在我帮你说了多少口舌了,要不然的话今天报纸登得更加厉害!”

鹿晗把报纸一张张折好,双手抱头撑着后脑勺,眼睛盯着天花板,一瞬一瞬的,似乎在思考,等到苏信以为他正在发呆时,才缓缓出声道。

“我这么做,只是想替子韬还他的,让他试试,当众之下被人这么羞辱的感受。”

唉,苏信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也是一路看过来的,跟了鹿晗这么久的日子,他从来没见他生过气,他的老板在众人面前一直都是有礼貌的新生代代表,但大家都不知道,除了那个人,是他的底线,原则,绝对不可以触碰的,他知道,上次吴亦凡的事,已经把鹿晗惹火了。

“对不起,这次的事让你难办了。”鹿晗转过头来盯着自己的小经纪人。

“但我不后悔。”良久,他吐出了一句。

经纪人先生无语望天,谁叫他惹了个任性的主子,还是继续打电话吧。

鹿晗早就想到黃子韬会打电话给他,毕竟事情闹得这么大,现在网上的讨论点已经从粉丝撕逼开始转方向了,有人贴出几个月前在记者问到吴亦凡关于还跟前队友黃子韬有联系的视频,表情态度堪称一模一样,就是主角换了人,一些鹿桃cp粉找出当年两人亲密在一起的蛛丝马迹,证明当年两个人关系很好,以大胆推测鹿晗此番行为是在为黃子韬报仇,一时间,网上什么言论都有,由两家分为了三家,大致鹿晗粉和黃子韬粉是站在同一正营,cp粉夹在中间也跟着两家瞎摻和。

鹿晗左手刷着微博,右手拿了个苹果大大咧咧的盘坐在沙发上,点开评论,有骂他的,有怀疑他这次目的的,有劝他和吴亦凡道歉的,突然一条很不显眼但又十分显眼的出现在他面前。

[我知道你是为了TAO吧,要好好和韬在一起哦~]

有眼光嗯!鹿晗笑得下巴都掉了,手机页面上滑进了一个电话,鹿晗定了定心神,忐忑地接了电话,电话那边没有人出声,鹿晗也不出声,他在等他的小孩开口。

“喂,鹿哥,是我…”小孩的声音就算是在电话里,也还是这么好听,鹿晗不自觉的眼里多了份柔情。

“现在知道叫哥了?怎么不小鹿小鹿地叫了?”鹿晗在脑袋里自动脑补他家小孩害羞窘迫的样子。

“我看了你的报道,嗯…”

“所以,有什么想法?”

“你…凡哥他…”

“如果你觉得我是为了你那你就这么认为吧。”

鹿晗把声音提高了不少,声音也变得冷了点,他不喜欢小孩这样的反应,虽然这样很可爱,但是却是为了另一个男人,凡哥凡哥的就知道吴亦凡,他鹿晗哪点比不上吴亦凡了?

“鹿哥,我不是,我…子韬马上要准备出场了,你快点。”

“哦我来了”黃子韬朝良哥的方向喊了一声。

“你还有工作吧,先去参加录制吧,我们的事改天再谈。”说完鹿晗把电话挂了,留那边的黃子韬在想他是不是又惹到了小鹿?

聊完以后,鹿晗的心情很不好,却又自责,明明知道他家小孩就是不会处理这种事,自己有时候就是喜欢那样的他,却还是忍不住生气对他发火,他心里该不好受了。

黃子韬,你什么才能看看我呢。

风波在各种危机公关后,总算消停平静了,黃子韬今天是来参加一个店面的开店仪式的,对方是品牌合作商的老大,跟自己关系也很不错,这才答应了出场揭开幕仪式,只是连续做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外加是录节目马不停蹄地赶往新加坡的,所以黃子韬整个人都很困,以及精神不佳,白天走完了流程,对着大家笑脸相迎,晚上一回到酒店就开始累得躺倒在床上,他拿起手机,屏幕停留在了照片,一张张,都是和队友们的照片,和牛肉勾肩搭背,和勋一起在奶茶店,钟仁睡着在沙发,记得当时自己怎么都叫不醒,和凡哥一起逛街,还有,这张是什么时候存的?当时他们两个正在打闹,他偷偷打了小鹿的屁股一下,结果小鹿直接把他轰下了台,原来都有这么多的回忆,想见鹿晗一面,上次两个人不欢而散以后他就想跟他道歉,不明缘由地思念,头有点昏昏沉沉得,无力,身体里好像什么被抽离开来,嘴里干涩地说不出一句话,想见鹿晗一面的想法更加坚定,可是手却握不住手机,最终睡了了过去,他没有听到,电话里传来了鹿晗焦急的声音。

黃子韬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便是鹿晗那放大无数倍的俊脸,吓得他差点又晕了过去。

“韬,你终于醒了”鹿晗的眼神暗了暗又快速闪过,眼中溢满了关切。

“鹿哥?你怎么会在这里?”黃子韬看了看自己所处的空间,还是自己住的那个酒店,只是手背上那淤青的一片昭示着刚刚发生过什么?

“你个死小子还好意思说。”鹿晗一个大喇子敲上了黃子韬的头,不过当然舍不得重,这可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啊。

“给我打电话,接了又不出声,害我担心的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就连忙赶了过来,你居然能把自己整成高烧,黃子韬你是不是好日子过久了?”

黃子韬看着气呼呼地鹿晗,听着带着关心的责骂,心里有种奇怪的愉悦感。

他的小鹿还是一如既往的待他,关心他,真好,这么一想黃子韬越觉得感动,扑地一下扑倒在鹿晗怀里。

“……”鹿晗正在碎碎念,突然间怀里传来的柔软的触感让他停了下来,看着在他怀里像是眼泪汪汪一脸十分感动的小孩,鹿晗的心里整个都是满满的喜悦。双手在黃子韬的身体各处摸摸,实际上就是变相的占便宜。

自家小孩瘦了,鹿晗想以后一定要把他喂得胖胖的,这样就没人和他抢他了,而且胖起来有肉手感会更好。

“鹿哥,你最近没有工作?来这看我?”黄子韬眨啊眨眼睛,一脸十分的疑惑,按理说他家小鹿(?)不会这么有空,就因为他生病就跑到新加坡来看他。

“最近跑男的节目录制完了,电影也已经拍完了,离宣传还有段时间,所以正好有一点空。”鹿晗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慌。

一时沉默,没有等到想象中的声音,鹿晗抬头去看黃子韬,却发现对方低着头,失神的眼神中带着点孤寂与沮丧。

这眼神让鹿晗怔了一下,反应过来时想去握对方的手,却被黃子韬躲开。

鹿晗的背僵了一下,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韬,怎么了?”

“啊?鹿哥,怎么了?我刚刚在发呆。”黃子韬有些惊慌失措,闪躲着鹿晗的目光。

“你,刚刚在想什么?”鹿晗紧盯着黃子韬,声音有些肃冷。

“我只是在想…”黃子韬吸了口气,随即展开笑脸“鹿哥你真优秀,我以后也想像你一样优秀。”

曾经熟悉的话语在鹿晗的脑内砰地一下炸开,从以前到现在,黃子韬只对两个人说过这句话,其中一个是他,另一个是,
吴亦凡。

他忍不住在想黃子韬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他对他的心思,又或者对方对于他的依赖与信任已经上升到了一个阶段,就像他从前对吴亦凡。

鹿晗深深地望着黃子韬,想要把此生的深情都献给他,眼中充满着倦恋与温柔。

鹿晗想,黃子韬会不会只是把他当成吴亦凡,一个离开了的可以找到的任何一个依赖与信任的替身,他只是希望有人能宠他,只是把他当成哥哥。

但鹿晗不是吴亦凡,他从来要的,不是被人当成哥哥也不是朋友的去依靠,而是,生死相依的爱人。

如果我把你拉进这个残忍的地狱?你以后会不会恨我?

黃子韬,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再也,不想放开你了。

鹿晗狠狠地拥抱了这个他爱了好多年的青年,在他耳边温柔地劝慰道:“子韬,你在我眼里,一直很优秀。”

黃子韬的脑中一片空白,心漏跳了一拍,只听得见自己狂跳的心跳声还有鹿晗那句萦绕在耳边的你很优秀。

双手环上了鹿晗的腰,黃子韬没去想现在他们的姿势有多暧昧,嘴角扬起了温暖的弧度,在鹿晗耳边轻声:“谢谢。”

谢谢你,我亲爱的小鹿。

这篇是我之前写的后来800字丢了今天重新写后面的,居然有不一样的感受或者说是想法,所以就后面都改了,结果导致好像前后画风不一致=益=
话说我脑中想写的鹿桃梗挺多的,但写不出来QAQ只想开坑不想填坑Q_Q

评论 ( 6 )
热度 ( 17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