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良人

     里见莉芳端坐在桌前,执着一支笔批着从教会传来的文报,耳旁边尽是要那些碎碎叨叨的啰嗦。

     "要,你很吵。‘’放下手中的笔,里见站起身走到窗户边,从四兽神家的上方可以望到整个京都的盛貌,每天的繁荣日常。

     "嗨嗨,莉你知道京都最近最热门的一条消息是什么?‘’

     "不感兴趣。‘’莉芳端起手中的杯子,微抿了一口。

     ‘’所以说,就算是跟小信酱有关系莉也不想听咯?"要笑眯眯地转头一副笑面虎的模样。

     "主人这样真的好欠揍啊连我都忍不住想打人‘’

     ’‘是啊是啊"

     "主人这样会不会被莉芳少爷给赶出去啊‘小狐狸们这个窃窃私语地讨论着。"

     "看起来你家的狐狸还挺担心你的,要,一会我就叫滨路给你准备些补药,跟他说你最近身体好像不太好。‘’

     原本笑眯眯的要在听到这段话时脸立刻塌了下去,笑话,抛弃了他一惯以来完美优雅的形象,废话,滨路的药能喝?

    ‘’好吧老实告诉你,最近教会高层内部很不稳定,有些老头已经站不住了,这些都是拜你家那小孩,莉芳,看来,有些人准备要造反了。"

    "我也没想到村雨的力量会这么大。让眼红的人不顾一切得想得到他。‘’

   "那么我的任务是完成了,接下来就让…‘’
’‘砰"门被大力撞开的声音。

   "莉芳!‘’

   "咦,刚说到小信你就来了呢~,小信还是一如既往地可爱呢"要右手撑着脸颊,含笑得看着面前冒冒失失的小鬼。

   ‘’可爱这种词不是用来称呼一个已经18岁的男性的!"

   "但是小信看起来一点也没有18岁的样子啊~‘’

   ’‘你!"不就是想说我矮吗= =

   "主人为什么这么喜欢作死呢‘’护理们一脸汗颜地看着自家不作死就不会死的主人。

    ’‘信乃,找我有什么事?这么莽莽撞撞的。"

    "给我零花钱!‘’信乃摊开手掌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理由?"里见挑了挑眉,继续重复自己手上呢工作。
"理由就是我很需要钱!‘’

    ’‘小信想要零花钱的话其实可以找我要的哦~"

    "你又不是我监护人!‘’信乃瞪了一眼看好戏的要,找要要的话到时候就不是被里见留在房里訓一下午了,想到要被人啰啰嗦嗦几个小时,信乃就觉得耳朵一阵疼。

    ‘’让你找的珠子你找的怎么样了?"哪壶不开提哪壶,一听到珠子的事,信乃就心虚起来。

   "怎么了?"信乃觉得里见凛冽的眼神朝他看过来,不禁头低得更低。
   "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头被人抬起,里见的脸凑在眼前,信乃一时有些呆愣住。

    "就,就前几天,不小心,被苍偷走了而已,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说着歉意地摸了摸鼻子。

    好像有什么触感在头发上,原来是里见在揉自己的头发,有些像庄介的感觉,又没有庄介那温柔,只是很细腻,像小时候哥哥牵着自己手的感觉。

   "你啊,什么时候才能不给我惹点祸,所以这个月得零花钱没了。‘’

    ‘’什么?!┏(`ー´)┛ "果然那什么触感是骗人!我居然会上当!

    "哈哈哈哈哈,小信酱真是太容易上当了‘’全程都在围观的要整个人都已夸张的姿势卧倒在沙发上。

    ‘’要,注意你的形象,你代表的不是四兽神家族,而是整个教会。"

    "嗨嗨~‘’

    "小信,其实…‘’要往信乃的方向凑了凑,手拢起嘴在信乃的耳边说道:‘’如果想要钱的话,其实不如叫莉芳一句哥哥试试"声音刚好能够整个房间的人都能听到。

    ‘’小信祝你好运哦~"要携带着自己的五只小狐狸离开了,接下来的时间是留给那对兄弟的。

   "哥哥?信乃望向顿住的里见,虽然两个人在一个月前就已经知道了,但自己好像还从来没喊过他一句哥哥。

    “要的话,你可以不必在意,不管从哪方面来讲,我都是你的监护人。"

    信乃回想起那天,他被村雨吞噬,最后被庄介唤醒的时  候,听到的那曲童谣。

"ふけゆく秋の夜 旅の空の(渐深秋夜,旅途星空)
わびしき思いに ひとり悩む(独自烦恼着落寞的思绪)
恋しやふるさと なつかし父母(不舍的家乡不舍的双亲)
梦路にたどるは さとの家路(梦中的归路是回家的路)
ふけゆく秋の夜 旅の空の(渐深秋夜,旅途星空)
わびしき思いに ひとり悩む(独自烦恼着落寞的思绪)

窓うつ岚に 梦もやぶれ(风雨透窗 破梦难圆)
はるけきかなたに 心まよう(迷茫的心在遥远的彼方)
恋しやふるさと なつかし父母(不舍的家乡不舍的双亲)
思いに浮かぶは 杜のこずえ(浮上心头的是林子的树梢)
窓うつ岚に 梦もやぶれ(风雨透窗 破梦难圆)
はるけきかなたに 心まよう(迷茫的心在遥远的彼方。‘’

   "哥哥…‘’

   ‘’你还记得这首曲?当时你教给我的是错误的版本,然后我就一直记到了现在"里见低垂着眼,信乃看不出他眼神中的情绪。

   小时候的自己挽着哥哥的画面席卷在脑子里,哥哥牵着自己的手,自己说要教他唱。

   "当然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信乃用袖子擦了擦眼泪鼻涕。

   [除了庄介,你就是我最亲的人了。]

   "呐,我来教你唱吧,莉芳的话肯定是个笨蛋唱不对正确的词。‘’

   ‘’好"里见笑着他家的小家伙,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于是我们的信乃"小公举‘又一次在煽情之下忘了自己来的目的。

评论
热度 ( 20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