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追逐》

cp也桃。

刘也x黄子韬,慎入。

把自己觉得OK的cp都写一遍再说。

取名废....

有什么就写什么,嗯.....依旧废渣文笔。

 

 


刘也是个不出名的偶像爱豆。



他有一个喜欢了很久的偶像,此刻他正和他的偶像面对面的对望着。

  


这里是《这就是街舞》的海选现场,而他刚刚跳完一曲舞,点滴的汗水从他脸颊滑落,四周传来各种喧闹的质疑声,刘也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喘息着,心跳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他敛下神,平稳着自己的呼吸。



他有些紧张和害怕,刚才的那曲舞发挥地不好,他没有自信眼前的男人会选择他,刘也咬着唇,有些悲哀的想着,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如果,如果黄子韬没有选择自己的话....



“你,有没有其他的了?”黄子韬挠着头,显得有些纠结,对方所跳的舞用现代舞来说更合适,没有街舞的元素,但是他能看得出他有基础的舞蹈功底,外形身高条件都不错,以后进了他的队,对后期的比赛来说,编舞选手更有利。



“我能不能跳一支舞,没有音乐。”他知道这个条件很荒唐,果然底下传来了一片唏嘘的声音。



双眼紧紧地直视着黄子韬,黄子韬被那眼中强烈的渴望震撼了一下,心底仿佛被触碰到了内心深处一块柔软的地方,让他揭起以往尘封的记忆,他望着那个眼中充满渴求的男人,蓦然想起很久以前,也有那么个人,像他一样,执着追求着,只是想要一个机会,内心一动,沉默的点了点头。



在别人看来滑稽而又搞笑的舞蹈,引来了所有人的嘲笑,舞蹈没有了音乐,就什么都不是,这是刘也为了来参加节目见黄子韬,而为他所创造的一支舞,可惜由于时间问题,还没有配上属于它的专属乐曲,不管如何,能有机会在他面前,对于来说也算了了心愿。



刘也对于黄子韬,一直有一种奇异的感情,他喜欢很多的明星,但是只有黄子韬,才会让然产生如此多的感慨。



国内偶像爱豆的路线并不好走,他出道了几年,仍然查无此人,当年为了出道在节目中付出的努力与期望,都随着时间的流逝成为过眼云烟,他不甘心,仅仅只是一句不甘心。



他在网络上听过很多评价黄子韬的负面舆论,却始终觉得这个人让他从心底油然而生的佩服。



从被打到万丈深渊的谷底,接受着来自全网黑的唾骂,那时候的黄子韬,就像是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所有人都以为他完了,然而他用了三年的时间,去向别人证明自己,用自己的努力与才华,来为自己洗替冤屈。



三年的时光,完成了华丽的转变,从谷底被人折断的翅膀到成为转瞬翱翔天空的白鸽。



一个人20多岁的人生,却经历了一切,跌宕起伏,犹如电视剧。



每每让人想起,都让刘也觉得唏嘘,甚至隐隐地羡慕,明明相差无几的年纪,他却没有那种勇敢与决断,那种走到头也不后退的决绝。



他去看过黄子韬的演唱会,和那些粉丝一样,坐在边角的角落里,看着身旁一群小姑娘为舞台上的人呐喊尖叫着,内心滑过一丝悲伤与绝望,眼泪不知什么时候盈满了泪眶,曾几何时,他和他的队友,也都兴致盎然的幻想着他们以后的演唱会。



多年的期望在人心利益的面前一次次的坠落,同时死掉的还要当初那份喊着梦想的热血的心。



在那个演唱会上,他哭得像个失恋的男孩,所有多年的不公委屈倾泄而出,还有对于未来的迷茫害怕。

 

 

从那时起,对于黄子韬,他产生一份奇异的感情,他觉得自己应该去见一面对方,然后他就会放下一切。

 


当知道黄子韬参加成为一档街舞真人秀的综艺时,刘也与他的好友田书臣就以个人的名义去报名了节目。



他真实见到了黄子韬,真人比起海报镜头前更好看,这时候他才想起了一句话“媒体新闻上的报道果然不能信。”



此刻,他正在等着黄子韬的决定,是继续留下还是离开,他贪恋地打量了黄子韬许久,然后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是悲伤和看开的笑容,觉得能够来见一面,也算是了了心愿。



直到后来黄子韬抱了他一下,告诉他,他进了,他仍然有些呆滞。



衣服周围传来那个人身上拥有的体香味,刘也吸了下鼻子,觉得很好闻,那是一种很淡的混合着青草味道的奶香味。



他抬起头仰望着天空,觉得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也许今天,是他的幸运日。

 


海选结束后,便是两个礼拜之后进行100进49的call  out,这两个礼拜他都把自己关在了练习室中,准备自己之后表演的舞蹈。



田书臣来找他的时候,他正在反复修改这一支舞里的一段舞蹈,他跳完舞之后擦了擦额头上落下的汗,眼睛抬眼才瞟到站在门口,插着兜,嘴角带笑的田书臣。



“什么时候来的,我都没发现。”他拧开了一瓶水灌下。



“准备的舞蹈练得怎么样了?有信心吗?”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随手拿起凳上的那张纸,纸上标注了各种符号,看得出来,准备得很精心很仔细,然后又放回了原位。



“嗯如果是单拿出来,我是挺有自信的,但是你也知道赛制,如果抽到靠后的号码,就没有拿出来表演的机会了,call out对于urban来说,本身就处于不利的状态。”他放下了水瓶,直接坐在了田书臣旁边。



田书臣轻拍了一下他的肩,鼓舞他,语气里带着期待和鼓励,“加油,你的舞蹈在我们几个人之中一直都是最好的一个,我相信你。”



“我当然会好好努力的这是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机会。”也是我最能靠近他的唯一的机会。



没有得到对方的声响,他转头去看,然后发现了对方落寞的神情。



他抿起嘴,捶了下对方的胸口。



“书臣,你跟我,都会越来越好的。”



是的,他们都会越来越好的,刘也坚信着这点,他会进入黄子韬的队伍,进49强,进40强,进21强,他会让更多的人对他改观,对他们偶像爱豆的身份改观,他会努力的能够站在黄子韬身边,不仅是不给他拖后腿,为了这个他会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



田书臣看着自信的刘也,淡笑了下,也许吧。



刘也能够走入黄子韬的队伍,他确实该祝福。



毕竟他一直渴望的,就是与黄子韬同站一起。



而他自己,也该好好的规划下自己的路,不能再这么的自我放弃。

 

 

两个礼拜,刘也都把自己关在舞蹈室,然后修改着自己的舞蹈,一遍遍的排练。



除了日常的生活作息,他把自己关在一个密闭的空间,每当累的时候,就想到黄子韬的脸,想到自己决不能让他失望,也想到自己要向别人证明,他不是靠的关系。



等到终于到那一天的时候,他很早的就到了现场,周围三三两两,互相都结伴而行,和自己的朋友相谈盛欢,他自己一个人,隐蔽在一处角落,淡然看着那些大神,孤单形影。



周围许多看见他的人,先是愣住,然后便是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不屑的路过。



刘也忍耐着自己,深呼吸,试着胸口的那口气平缓下来,他是来参加比赛的,从出道以来,这种目光,明明已经经受过多次了,他不在乎,他可以忍,低垂着头,脑子里回顾自己编的舞。



即使今天不能晋级,他也要出彩的让别人记住,对他改观,这是他今天来的目的之一,另一个,就是见黄子韬。



正想着舞蹈的过程,后背被人拍了一下,他惊愕地转头,就看见黄子韬笑眼弯弯的看着他,一双桃花眼流转着风情。



他一时有些愣住,只是呆呆地望着黄子韬,心底涌起些异样的情愫,眼睛眨了眨,抑制住眼泪隐忍在眼眶中。



看见黄子韬的那刻,所有的辛酸委屈都忍不住想落泪。



黄子韬疑惑地在他面前挥了挥手,他只是看对方独自站在这,周围人的欢笑嬉笑仿佛与他无关,自成一圈隔离开,分为了两个界限。



他突然有点想起了当年的自己,为了一份坚持,独自前往韩国,在所有相熟的人眼中,格格不入,用着奇怪看不起的眼神注目着自己。



等他想到的时候,已经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只是就想和他打声招呼。



“黄子韬老师好,谢谢你之前选择了我。”他鞠了下躬,黄子韬倒是被他弄得有些手足无措了。



“你,不用这样。”黄子韬挠了下头发,他最烦别人和他这样客气了。



以前在和韩国就是碰到前辈都要鞠躬,没想到中国的爱豆圈也有人这样。



其实刘也,他还是蛮看好的,他觉得对方身上有股韧劲,模样身材形象好,就是不太懂街舞,但是有舞蹈基础,属于有天赋的一类,慢慢学习之后,在他的队伍里也能有作用,而且他就是觉得这个节目,会给对方带来许多的受益,学习到很多,这就够了,国内的有些偶像,实力都挺不错的,就是没有机会来展现自己,他愿意给新人去表现他们的实力和舞蹈,也期望看到他们的努力,变得越来越好。



他上前了几步,拍了拍刘也的肩,“加油,我很期待你今天的表现。”



“黄子韬.....”刘也看着人远走的背影,默念着他的名字。



“谁说黄子韬不好的。”他仰头叹息一声,嘴角划过了无奈的笑容。



我是因为你才会站在这里,以后也会因为你,让自己变得更为优秀。



好想快点,追上你的步伐。

 

 


评论 ( 10 )
热度 ( 46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