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双生》

Cp:黄子韬水仙。

黄子韬x黄子韬

 

 

据说,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存在着双生,他们是你灵魂中的一部分,当你降临在世时,灵魂意识会自动分为一半,拥有独立的人格,一个成为人形以肉体现世生存在这个世上,一个凝聚成一股黑影,安眠沉息着,到了合适的时机,便会存在于周身,以另一种状态生活在你身边。



5.2号是偶像演员黄子韬的生日,在那一天,他迎来了他在香港杜莎夫人蜡像馆蜡像馆的第一尊蜡像。



黄子韬看过很多做得与自己完全不像的蜡像,那叫一个惨烈,但是当他第一眼看到那个蜡像时,骨子里产生一种亲近感,仿佛是有生命的,而不只是单纯的一个泥塑物,那是种来自灵魂上的吸引和心灵上的契合。



那蜡像做得极为像他,甚至如果不仔细看,都会有些分不清。


 

黄子韬最近总觉得不太对劲,他无法用语言去描述解释这种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恐惧,他安慰自己也许只是想太多了,毕竟他从小对于一些鬼怪类的就比较敏感害怕。



距离5.2号已过去了半个多月,然而他觉得他的周身都散发着一股黑暗阴沉的气氛,就像是有个人生存生活在自己周围。



这种情况持续着,直到有一天。



他在睡梦中,朦胧的觉得有个黑影压着自己,他想睁开眼睛,却被人捂住了,一片漆黑,胳膊扭动着,被人按住无法动弹,只觉得胸口有个东西重物,压得他喘不出气,头上隐隐得冒出密密的细汗,浸湿了发丝。



他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在做梦,然而为何那股感觉如此真实,压在他身上的重量,让他沉溺在海水里,鼻子嘴巴都被淹没而无法呼吸。



他听到有人凑在他耳边,张开双眼,透过朦胧的指间,只能看到一片阴影,是他无比熟悉的的感觉。



那是属于自己的气息,湿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颈间,肌肤被人触碰着,轻柔的抚摸,从胸膛蔓延到下身,然后停留在男性最为私密之处,指尖在那处地方打转,来回❀圈,他控制不住不住自己的惊呼,想要怒吼,然后张开了嘴,发不出任何声音,被人点了哑穴般,只能任由对方侵犯着自己。



也许只是鬼压床吧,他安慰自己道,然后他就出现了幻觉。



魅惑妖娆的嗓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呢喃地吐露着丝丝的情话,耳边痒痒的,像是有虫在爬,黄子韬心底如坠入深层地狱般,那是自己的声音。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是逃不开我的。”鬼魅般地话语,让人仿佛如在阴间。



男人摸遍他的全身,下一刻他就全身肌肤上湿滑的触感,如蛇一般的舌头舔吻着自己,带来一股阴冷的凉意,他忍不住颤抖,身躯扭动躯体,想要逃离男人的禁锢。



所有谩骂的语句都梗在嗓子眼,他只能在心底咆哮。



如果这是梦,就请让他快点,快点的脱离,醒来吧!



头发被全部浸湿,柔软地贴着额头,白色的衬衫也被汗水浸透,变成了透明,然后有只手,掀起了发丝,然后那冰冷的唇贴在了额上。



“我已经找了你很久了,韬,你是属于我的。”男人磨搓他的脸庞,捻着他的发丝,语气里带着无限的叹息。



“再等一下,我马上就能见到你了。”只是轻轻地吻在了唇上,深沉而爱怜的语气。



他努力地睁开眼,极力地想要发出声音。



然后脚步声响起,梦碎了。



在他睁眼之时,弥留之际,只看到了个身材和自己相似的背影。



黄子韬喘着粗气,扶着头,入眼处即是光明一片,他打量着四周,是自己的房间,熟悉的屋子格局,一切都没变,他回到了现实。



仿佛只是做了个噩梦,如果只是梦,那濒临溺死的窒息感又是为何。



还有男人那熟悉而又魅惑的声音,那温热的吐息。



他没有听错,那是自己的声音。



心底的恐惧升起,黏腻的汗水紧贴着衣服,他摸了下后背,汗流浃背。



还有男人那几句话,是何意思。


 

出了一身汗,黏腻的感觉让他浑身不舒服,但是大半夜的,又发生了刚才的事,一个人他真的不敢洗澡,害怕出现看见什么奇怪的生物。



他看了眼手机,显示凌晨两点半,黄子韬打消了给杨文昊他们打电话的念头。



他瑟瑟发抖的走去客厅,开始翻找自己的棍子,然后拿着棍子一步一步慢慢地前往浴室。



把所有的灯全部开启,把棍子立在了墙壁上,然后反锁了门,打开了淋浴器,他深呼吸了下,然后抒了口气,在心底给自己加油。



水冲刷了那股汗水的燥热感,带来了一股舒服的凉意,忍不住的想起刚才的异事,整个毛孔都缩在了一起,产生了鸡皮疙瘩。



黄子韬闭上了眼休息,任由水流淌过自己的眼睛,面容,脖颈。一阵阴冷的风吹来,周身带来了刻骨的寒意,他惊疑得睁眼,惊恐地打量着四周,一步一步的退至,把自己缩在角落。



然后他恍然间似乎看见,那因热水,在玻璃上产生的薄雾,渐渐得变得越来越清晰,然后幻化成了一个人影,面容赫然便是....



他自己的脸!



他啊的一声然后迅速关了水,也不顾有没有穿衣,然后逃离至自己的房间。



反锁了房门,拉上窗帘,把自己整个人裹在被单里,闭着眼睛,默念着阿弥陀佛。



耳边甚至还能够听到骇人的笑意、声。

 


不知过了多久,那颗小脑袋才探身,一双桃花眼,眼珠子嘀溜的转,探视着四处。



他抬头仰望着,心底产生了一个想法,这个房子,不能再呆了。



然后他睁着眼睛,再也不敢睡,熬夜玩手机至天亮。

 


黄子韬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坏事,最多也只是年少时太过于性情,然后说过一些让他后悔的话。



除了比较直外,一直以来都是个比较善良的人,他开始回想自己做过什么坏事,由此被鬼缠生,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就是个好孩子。



他缩在被窝里,脑海里闪现了那模糊极像自己的脸,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叫喊出来,眼泪开始溢出,不断的掉落,委屈的发出呜咽声,浸湿了枕头。



他有一种极为不详的预感。



明天先住在酒店吧,然后找杨文昊借住下屋子。



而暗处的角落有个暗影具现,靠在墙边,平静地窥视着那个害怕躲在被子里的男人,那不太能看得清的脸上,清晰的能看见扬起了一个恶劣的笑容。



想找别的男人?呵。



评论 ( 8 )
热度 ( 28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