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是不是爱情》

cp:千桃
易烊千玺x黄子韬。
四字弟弟和韬韬在我这其实我都是吃他俩受的,所以千桃不分前后攻受,可以算互攻吧,反正也没床戏情节。
occ有,人物设定和本人有差异。
随意写,渣文笔。



黄子韬接到易烊千玺电话的时候,正是凌晨12点,他刚拍完一部戏的夜戏,整个身躯都很疲倦,他靠坐在椅子上,就看见自己的助理拿着自己的手机递给他。



黄子韬接过了手机,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嘴角就扬起了弧度。



他有段时间没见到那小孩了,倒是有点怪想的。



严格来说易烊千玺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十几岁的少年,而是已经成长为一个清俊俊秀的青年,但是在黄子韬眼中,易烊千玺仍是一个小屁孩。



这是他俩在这就是街舞之后的第七年。



一个25,一个32。



当年沉默寡言内敛的小弟弟成为了成熟稳重丰神俊朗的男人,而桀骜不驯不羁潇洒的男人也步入了而立之年。
要说黄子韬和易烊千玺的关系,那么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男人之间的那种情深义重的友谊。



对面传来了对方中低音磁性的声音,语气里充满了疲惫,只有一句话。




“我在上海虹桥机场,来接我。”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黄子韬抽了抽嘴角,一脸的黑线。


艹还是一样目中无人的小鬼,连句话都不让他说,他就没想过万一他没空呢?!



吐槽归吐槽,人还得去接。



挂完电话的易烊千玺无奈的笑了起来,几乎可以想象到对面那个人暴躁的心理动态。



他就是知道黄子韬会来。



就算嘴上嘟囔着,最后也会没办法的过来接他,这种情景在他们认识之后,几乎每一年都会发生,不仅是黄子韬,就连自己,恐怕也早已习惯了。



他仰靠在椅子上,钢制的椅子有些凉意,他裹紧了自己的大衣,把口罩往上提了提,然后无聊的低着头看着机场大厅的地板,算着这次黄子韬,需要花多久的时间。



黄子韬把自己的助理等都遣散了之后,就自己一个人开车前往机场。



夜晚的风有些凉,车子不多,黄子韬一路开得很快,他风尘仆仆的赶到,在空旷零散的大厅中,仔细的找寻着对方的身影,终于在一处隐蔽的角落找到了闭着眼休息,带着兜帽,把自己整张脸都隐在帽子里的易烊千玺。



他走到对方面前,拍了拍那人的帽子,然后自觉拉起对方的行李。


等到易烊千玺站起了身,那修长的身姿,阴影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这个当初的一个小孩,已经长这么高了,而且超过了……他。



黄子韬咬了咬牙,憋了口气。



易烊千玺走在前面,没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停住了步伐,转身看,才发现某个人还停留在原地,他走上前,拽了把黄子韬,然后往他的耳边凑近。



“你要再不走,明天我就该和你上热搜了。”男人低沉的嗓音再自己耳边响起,带来了一股热气在他的周围喷洒。



他瞪了眼易烊千玺,然后自己一把拉着行李箱走在了前面。


和他一起上热搜很丢人吗?? 他俩多年挚友,他黄子韬怎么说也是个当红男演员好不。



他扑哧扑哧的走在前面,易烊千玺扬着笑意,看着那人气呼呼的模样。



他其实一点也不在意上热搜,他和黄子韬光明正大,两个人关系好在圈里谁都知道。



只是黄子韬太好玩了,所以他总忍不住说点事逗逗。



谁都认为易烊千玺是个沉默内敛的男人,这话不假,但也看是跟谁在一起。



再好脾气稳重的男人也会有想要逗的人,和在他面前就展露不一样的自己。



他缓缓得跟在黄子韬身后,带着耳机,然后双眼注视着对方的背影。



他每次想到黄子韬了,就会来找他。



黄子韬带着易烊千玺回了他在上海的家,这个房子易烊千玺这七年里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对屋子格局和房间配置都了如指掌,甚至这里还残留着上次的东西。



黄子韬在上海的家,也有他设计装修的一部分。



那时候黄子韬买了房,正准备装修,只是问了对方的审美,易烊千玺大概是太嫌弃他的眼光了,就给了他点意见,最后的结果就是弄着弄着易烊千玺也参与了进来,提供了自己的创意和思路。



最后弄出来的效果黄子韬很满意,只是每当躺在床上,仰头看着墙上的装修风格的时候,内心会划过,这算是他和对方共同的家吗?



他买的房,易烊千玺装修的,怎么想就觉得别扭,这些年易烊千玺总会有那么几天会过来留宿,黄子韬只是把他当成,也许是因为这个房子的存在,有部分是因为易烊千玺,所以拥有了他的灵魂,双方都有了感情。



其实多了个同居人,对于黄子韬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可以说他挺享受和对方同住的日子。



易烊千玺的习惯不差,甚至还会点厨艺,除了偶尔的会跟黄子韬抬杠,在其他方面简直是100分好室友。



“这个屋子你都熟了,我也不装作客气,那就太虚假了,你住了那么多年,反正习惯了,自己要用什么就用什么吧,没带贴身衣服这都有,反正我都没碰过。”



黄子韬穿着个大拖鞋,带着个无框眼镜,一身蓝色睡衣斜靠在门边,看起来好像刚洗过澡。



易烊千玺正在折叠衣服,听了黄子韬的话,默默地抬起了眼。



“我每年只在这住段时间,你说得像我天天住在这一样,那些衣服一年了难道不会积灰?”他蹙起了眉,转头看向窗外,黑漆漆的夜,开始思考现在出去还有开的便利店和被人发现的风险。



黄子韬白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走了,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套衣服,然后丢在了床上。



“那你就委屈穿我的吧,我俩身材也差不多。”他无奈得叹了口气。



易烊千玺很嫌弃得拿起了黄子韬的衣服,皱着眉头,冒出个句“我和你身材差不多?”话里满满的都是怀疑。



他上下打量着黄子韬,不算特别结实的肌肉,看起来紧致匀称,思考着差不多的含义。



黄子韬气急得哼了声,“随你,爱穿不穿,真是难伺候。”然后嘀咕着走了。


明明很久以前易烊千玺在他眼里还是个乖乖的少年,无比乖巧懂事的好弟弟,怎么越长大越走偏了,在外的形象还是那么帅气沉默内敛的男人,不知何时到了他和黄子韬之间的相处,就开始变了,不仅说话语气开始揶揄挑人,还时常语不惊人死不休,学会了怼人。



黄子韬仔细的回忆这几年的相处,却仍然得不出结论,他看着长大的那么优秀根正苗红的好孩子,咋就现在在自己面前那么没个正经的模样。



想那么多,黄子韬倒觉得有些饿了,他晚饭没吃多少,到现在真有点饥肠辘辘,他看了墙上的钟,显示快两点了,准备下去给自己煮个泡面。



他蹑手蹑脚的经过对方的屋子,发现灯还亮着,这么晚还没睡,轻推开房门,才发现房间空荡荡的没个人,这人去哪了?



下了楼梯,看见厨房的光亮,一眼看到某个身材俊长的男人正在厨房里忙活,隐隐飘来一阵泡面的香味。
黄子韬快步走进了厨房,正好面已经煮熟准备起锅。



“想吃?”易烊千玺看黄子韬的馋脸,嘴角的笑意忍不住微扬起,露出了两个梨涡,黄子韬有些看愣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神,他把目光放在那一锅泡面上,嗯嗯嗯的点了点头,他真的快饿死了,但是他严重怀疑眼前这个笑得不怀好意的人会不会给他投食。



易烊千玺抿起笑意,给自己盛了一碗,黄子韬眼巴巴的望着,就怕他全倒碗里了。



终于那锅子倒满一碗还剩了半锅,喜极而泣啊!



易烊千玺端着个碗,看那人赶紧掏出倒在碗里,只觉得好笑得揺了揺头。



真是笨蛋,看量也知道他下了至少两包,他一个人能吃完吗?



“怎么煮面了?饿了?”黄子韬一边快速的吸面一边抬头看对方。



对方比起他的虎食可以说是非常的优雅了。




“没吃晚饭就来了,你家什么都没有,只有方便面。”




“这几天都跟着住在剧组,所以还没来得及去买,也不知道你会来。”他讪讪得开口,然后挠了挠头发。



易烊千玺波澜不惊的看了他眼,只顾埋头吃面,对他的解释不做回答。



“……”





“怎么想到过来了?”黄子韬忍受不了沉默的尴尬随意的开口一问。



“想你了。”轻飘飘的语句。



“……”



这真是个让人觉得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的回答。



易烊千玺的想你,就只是普通的,像想朋友一样的想你。



他有些意外对方如此的坦诚,倒让他觉得有那么点不好意思了。



易烊千玺当然会想他,正如他也会想对方,他们彼此长达了七年的朋友关系。



今年是第七年。



黄子韬想起了夫妻之间的七年之痒,不知道朋友之间,会不会存在七年之痒,或者说,存在什么变数。

评论 ( 16 )
热度 ( 127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