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暗恋》

冷cp:小小黑X黄子韬。

怜爱一下深情男三。

依旧废渣文笔....




 小小黑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世家,他的父母都是教师,教了几十年的书,墨守成规,骨子里便是中国传统教育的那套规则,所以对于他的教导,便是希望他成为一个有担当成熟稳重的正统家庭的男人。



大概是正正得负?小小黑从小就皮得不像话,活泼顽皮得很,五岁就开始抢玩具欺负人家小朋友,十二岁更是开始迷上街舞。



小小黑偶然的看到街头别人跳的街舞,便从此踏上了学习街舞的这条路,那时候父母管得紧,他跟父母撒谎放学后要多留半个小时在学校做作业,两口子欣慰自家儿子终于好好学习了,想着离学校也不远,便答允了。小小黑每天放学后偷偷摸摸的跑到不远处的一座旧房子里,躲在门后面悄悄地看别人跳舞。



长时间偷看久了,就被人现场抓住,男人看这小孩每天都来,长得机灵敏捷,起了兴致,倒也愿意收他为徒,有空的时候教教他。


那时候街舞就是个没人知道的冷门玩意,男人也想留个徒弟,好让这份文化能够继续发扬下去。


那时候家里有电脑的不多,小小黑家里倒是买了台电脑,每晚做完作业,便偷偷偷了钥匙,锁上门,关着声音,在电脑前看着视频练舞,周末做完作业就溜出去找师傅跳舞。


就算保密工作做得再好,自家儿子的变化都看在眼里,终于还是被两老发现了这小子每个礼拜都会不见的缘由,还学会了撒谎偷东西。


气得两老把他关在了家里,哪也不许去,没想到这小子脾气倔得很,闹起了绝食,小小年纪倒是有胆气,真真就两天什么都没吃,一声不吭地把自己缩在房间里。


自己孩子终归心疼,就一个儿子,再怎么样也不敢怎么折腾,最后放低了要求,前提你要玩可以,但只许玩,不能当做事业,不能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另外学习成绩你得要好。


从此以后,为了达到要求,小小黑开始勤奋努力了起来,成绩一跃成为班上前三,父母看他的成绩,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捅出祸端。


这是小小黑第一次为了自己想要的而忤逆父母,直到他长大,他都是一个乖乖地男孩,虽然活泼了点,皮了点。


他以为自己的人生会按照父母要求的那样,最后娶一个漂亮性格好让父母满意的媳妇,没过几年就能抱着大胖小子,老婆孩子热上坑,直到他26岁遇到了黄子韬。


感情这种东西,谈不上缘由什么时候来的,等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深陷进去了。


小小黑谈过女朋友,喜欢过女孩,但是也只是喜欢,就像他喜欢打篮球,喜欢吃什么东西一样喜欢。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得上黄子韬,他对这人的感情不知不觉中像棵树一样,扎进了深根,如果拔了就会狠狠地疼,裂开一道口子。


所以在他意识到喜欢上人时,他就对家里出了柜,这是他对父母做的第二件忤逆他们的事,为了黄子韬。


那时他也只是单恋,别说在一起甚至连那份心思都没告诉过人家,就只是默默地看着。


被责罚跪在地上的时候他问自己这么做值吗?


他想,有什么好值不值的,他爱上了别人,就不会再喜欢其他人,就像他喜欢跳舞,一跳就跳了十多年,他不能保证自己以后和别人在一起之后是否会爱上人家,自认是个执着偏执的人,对待感情有很强的精神洁癖,喜欢一个人,就会长长久久的。


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单个过,省得去害人家好姑娘,被人骂渣男。


跪在地上的时候,父母的每一句痛心的责骂和棍子都敲打在他心上,但是他更多地想的,却是黄子韬,自嘲地想我在这为了你出柜你什么都不知道的在哪玩。


能怎办呢,先喜欢上的便是输家,就当他犯贱好了。


两老怒气得喊道“我没有你这个儿子!”,小小黑重重地嗑了三个响头,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就沉默得走出屋子。


他抬起头,外面的阳光很好,很晒,天气晴朗,但是照不进他冰冷的心,苦笑一下,觉得自己真不是个玩意,是个不孝子。


生活还得继续过,时光流逝,几年的时间,物是人非。


杨文昊出国定居了,王子奇回了老家,在老家进行推广街舞的活动,阿酸则回了台湾之后结婚生子,那么多人,一下子便只剩下了小小黑还停留在他身边。

 

这几年小小黑只偷偷地回过几次家,但都不敢进去,自觉也没有脸面去见,所以每个月都会在二老的账户上多存几万块钱。


上了节目后,他也声名鹊起,找他教街舞的人也多了起来费用还不低,小小黑人好相处说话,风格比较酷swag,对学员也比较有耐心,加上人长得帅,来找的人倒也络绎不绝,这几年赚了些钱,便在北京黄子韬的住处旁买了处公寓,下层用来教学生配备各种音乐跳舞的器材,上层用来睡觉。


想起刚刚的事,他有些好笑的抿起嘴,他人长得帅,年纪也正当芳华,没个老婆女朋友,更没听说过和哪个女人有绯闻牵扯,人品和评价都很好,所以冲着他来得很多女孩,都不是为了跳舞,那心思一眼就能看出来。


客户就是上帝,他收了钱不管人是不是真心想学,他也得教,不过也只是正常的教,多一分都不越雷池。


刚刚有个二十七八的女孩,身材样貌都属上乘,就连小小黑这样喜欢看美女的,都觉得是个尤物,走在路上必定回头的那种仙女,那女孩很明显的喜欢他,字里行间都是想要约他出去,小小黑很淡然的一笑,然后礼貌的送人出去了。


美女归美女,那也不过是欣赏,他把自己的感情和所有都留给了黄子韬,再看别人都不觉得稀奇和有兴致了。


再美也终归有衰老凋零的一天,这么多年来,他经常问自己为什么喜欢黄子韬,可惜怎么样都得不出一个理由,就像是个毒品一样,莫名其妙的就上了瘾,从此以后,那些所谓暗恋的心酸,像酒一样的苦和涩,尝遍了所有的味道。


他想起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话,【喜欢一个人,便是渡劫。】

 

 小小黑接到酒吧员工电话的时候,正在做仰卧起身,他三十一了,虽然不老,但是身体素质总不如之前了,所以每个周四晚上他都会教完学生后健身。


电话那边支支吾吾的,就说黄先生喝醉了,他在手机通讯录上第一位找到的就是小小黑,请人来接一下。


小小黑紧锁了眉头,手紧握住了手机,说了声好之后便开始穿起了衣服,开了车直奔酒吧的地点。


他恨不得能再快点,担心黄子韬在那遇到什么危险的事,心里满满的都是为那个人担心,又害怕那人被人拍了第二天又上热搜引起谩骂。


等他到了酒吧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黄子韬正在拉扯一个人,看衣服是服务员,他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抿紧了唇,冷若冰霜,他从酒保手上接过黄子韬,把他抱在了怀里,说了句谢,然后摸出了口袋,塞了几百给他,挑了下眉,意思不明言喻,小酒保高兴地接过笑着离开了。

 

手揽紧了怀里的人,他低下头脸色转柔,叹了口气,把人往怀里带,扶着离开了,然后抱上了车后座。


喝醉了的黄子韬很安静,就像睡着了一样,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从酒吧接回他了,自从他们认识后,他就干过无数次了,有时候是两个人一起喝,有时候是他和别人,更多的时候是他一个人去喝。


黄子韬像是养成了习惯,每当他不如意难受的时候,就会去喝几杯,这几年也总因为这事履上新闻头条,他的名声有好有坏,但事业一直如日中天,渐渐地网友也就不当回事了,男人喝酒,确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黄子韬另一个养成的习惯,便是他喝醉了只接受小小黑送他回家离开,有一次他新来的助理送他回家,黄子韬怎么都不肯动,闹着叫着小小黑的名字,最后实在没办法,给小小黑打了电话,让他来接一下。


小小黑有时候会想,这是不是至少代表着,自己在他的心底,还是有那么一丝位置的,起码这是自己唯一的优势。


黄子韬为什么会消沉的原因,他多少知道一点,还未说出口喜欢,人就离开了,这么多年都憋在心底,无处发泄,身边来来去去,恍然间都走了,只剩下了一个人,工作的压力,人情冷暖,忧愁之时,便只有以酒解闷。


小小黑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着那人睡觉安静到像孩子一般纯真的睡颜,敛下了眼眸,明明平常那么嚣张张扬的一个人,喝醉了倒是那么安分,让人想要怜惜他,呵护他,他想着,我什么时候,才能把你那颗冷硬的心,捂热。


喜欢上心里有人的人,小小黑你真是,太逊了,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黄子韬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他眯着眼注视着前面开车的男人,即使不用认真看,他也知道那人是谁,这么多年他早就察觉到了,自己喝醉的时候,只接受这个人在身边。


他低着头望着汽车棉柔的垫子,喝醉酒之后胃里难受到想吐,他头很昏,但脑子非常清醒,非常清楚自己在想什么。


“我们交往吧。”他头靠在汽车后座的枕头上,闭上眼,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觉得很疲惫,他需要这个男人,甚至依赖他,也许隐隐的,带有一丝喜欢?他不知道,他这几年太混了,但是清晰的明白他想要小小黑留在他身边。


汽车的刹车声响起,车停了下来,小小黑没有回过头看他,手按紧着方向盘,直视着前方,过了半饷,才悠悠然回答道:“等你酒醒了之后,再说吧。”深沉而又带有哀伤的语调,语气里充满了无力。


紧紧握住方向盘的手不可抑制的颤动着,甚至产生了痛感,传递到了心间。


不要在你喝醉的时候,给我任何希望,再亲自磨灭这份希翼的期望,他已经什么都不敢想了。


能陪着,也挺好了。

 

评论 ( 12 )
热度 ( 86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