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宇化》(2)

预警:冷cp,韩宇x黄子韬。

这对.....我努力写吧....

宇化1



胡浩亮从韩宇进门后,就敏锐地察觉到了韩宇的变化,韩宇的周身都散发着一股戾气,眼神里燃烧着胜负欲的火焰,整个人阴郁着,就连练习的时候,舞蹈的动作都带了那么丝狠劲。


韩宇跟了他那么久,他的品性和脾气他都清楚,猜想来的路上必定发生了什么,说不定是与黄子韬有关。


他往对面黄子韬组的方向看去,王子奇杨文昊他们几个正在休息,嘻嘻哈哈玩闹,黄子韬在一大群人里,高挑俊长的身材显得尤其夺目,两眼笑弯弯的宠视着自己的队员,没有任何架子。


黄子韬跟自己的队员谈笑时,总觉得有双视线黏在自己身上,其实在之前,他也会感受到来自不远处热切的眼神注视着自己,那股视线太过执着太过灼热,按他的话来说,就是看得他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而这股视线,并不如那么火热,更多的是探究和打量,他偏头斜视,看见的就是胡浩亮在用奇怪的眼神注目着自己。


稍微愣了一下后,黄子韬友好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


胡浩亮转回过头去看自己正在舞蹈中拼命练习的韩宇,大汗淋漓不知疲倦的钻研着每个动作。他头疼的扶下额,感叹世界上漂亮好看的那么多,怎么就偏偏看上了个男人,还是黄子韬这样麻烦不易征服的角色。


宇啊,为师也帮不了你了,杨文昊、王子奇、小小黑,每一个都不是好惹的角色,你自求多福吧。


韩宇气喘吁吁地练完舞就和平时一样坐在了每天相同的地方,那里是光明正大眺望隔壁最好的位置,正好与黄子韬坐的地方斜对,他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中。

 

他一边喝水一边眼神瞄着对面,跳舞果然是发泄心情最好的方式,几套动作下来,积压在胸口的那些愤怒,都都随着汗水烟消云散。



他是个记仇的人,杨文昊是前辈,他尊敬尊重他,所以他会把这份尊敬,放在总决赛。


至于黄子韬,时间太长,没什么好急地,他可以优哉优哉的陪他玩,陪他耗,利用他所有的优势去拖延时间。


他靠在椅子上抬头望着,只觉得练完舞后,身体四肢都开始酸软,疲倦,脑子里充满了很多,大多闪现的是黄子韬的脸。


快要睡着时,胡浩亮用胳膊碰了碰他,“别睡着了,一会队长就来了。”韩宇眯了眯眼,瘫软在椅子上,他实在是累得起不来了。

 

易烊千玺来的时候,韩宇就快睡着了,朦胧间就听到某个耳熟的声音,他艰难地睁开眼,长时间的闭眼让他的眼睛突然置于阳光下而有些不适,他揉了揉眼,看见的就是黄子韬和易烊千玺正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交谈着什么。


他跟易烊千玺点了点头,叫了句队长好,就把视线放在了黄子韬身上,这是今天第二次近距离看他了。



越看越觉得这人怎么那么好看,韩宇见过很多好看的人,都没有黄子韬来得让他吸引,他觉得对方和自己很契合,至少他觉得黄子韬不管是哪方面就像是老天按照他的喜好定制的,一分一毫都不差,就是他所喜欢的模样,视线在他的身上流转着,就只是一直盯着,从上到下的看,气氛忽然间有些尴尬。



胡浩亮看着那小子那赤裸裸地视线,趁人不注意直接用手在他背后捶了一下,然后咳嗽了一声。



“韬队长好。”背后传来了隐隐的疼痛,韩宇右手抚着,委屈地看向自己师傅。



胡浩亮撇头,活该,谁让你好色地盯着人家看。

 

“玺弟,你们队作品怎么样了啊。”黄子韬看见易烊千玺就忍不住和他唠嗑。


“反正我们队肯定会赢就是了。”易烊千玺自信地回答道,笑起来就露出了两个梨涡,显得很可爱。


“哇口气很大嘛,虽然你队里有亮亮和韩宇,不过我们西泡泡里也有大神!”他哥俩好的逗着易烊千玺,视线扫过易燃装置队伍。


韩宇听他讲起自己,心里闪过了丝惊讶,更多的却是欣喜,他站起身,走到了黄子韬身边。



“子韬队长说的也是,你们西泡泡队有杨文昊,王子奇,石头,确实不容小觑,不过我有自信,我们一定会赢。”不知是否故意,杨文昊那三个字比起其他两个人,加重了语气拖长了音,仿佛是在嘲讽,他状似无意地贴近,像是关系很好一样右手搭在了黄子韬左侧的肩上。



被这人突然的亲近,黄子韬有些无所适从,那双手看起来只是轻柔地按住,却是使了些气力,他暗暗地扭了扭肩,那劲又加大了几分,他自认韩宇和他的关系还没有到这么亲密程度,但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好就那么强烈的挣脱,于是也就随意的放弃了,让那人搭着肩膀。


韩宇打的就是这个算盘,他料想以黄子韬的个性不会在那么多人面前强烈的挣扎,况且,只是在众人眼里平常好兄弟的搭肩。



右手搭在对方的肩上,肌肤的触感嗝着衣服传递到掌心里,手指按揉摩擦着,也许是因为韩宇刚跳完舞,手心上的热度通过衣服,带到了皮肤上,引起了细小的颤栗。



韩宇离他太近了,他闻到对方身上刚练完舞带有汗液的味道,对方身上的气息围绕着他。



黄子韬的身体有些僵硬,平常他和杨文昊,王子奇等人都会勾肩搭背,但他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也不会有奇怪的感觉,他直觉韩宇这么做和其他人不同,稍稍往右退开一步,往易烊千玺的方向靠,不自觉得远离。



眼见人从自己眼皮底下溜掉,韩宇自然的收回手,耸耸肩,他走到一处角落,靠着墙坐立下来然后开始听音乐。


对于他来说,已经超出了预计,黄子韬起码对于他的碰触没有那么强烈的反抗和无法接受,有些事不能急躁,按照进度慢慢来,有的人的个性,只适合温水煮青蛙。

 

胡浩亮看着自己徒弟当众揩油,瞧见黄子韬那蹙着眉的神色,一时之间有些哭笑不得,竟不知道是该为以后的韩宇叹气还是为之后的黄子韬感到同情。



惹了他徒弟,好自为之吧,他在心底默默叹息着。



直到黄子韬离开,韩宇也没有看他一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黄子韬淡然地撇了一眼韩宇,对方当时触碰自己的触感仍然记忆犹生,他对韩宇的感情有些复杂,一方面有些介意另一方面也惋惜。


罢了,反正之后也不会见面,大不了以后,就跟昊子说的一样,少接触。


那种奇奇怪怪的感觉,以后也大概不会有了,韩宇在这就是街舞的一天,自己就仍然是队长之一,其他的,黄子韬不想去想。



韩宇是个人才,全能型舞者,可惜太过想要赢和证明自己,与他的队伍想要的观念格格不入,去了玺弟那,正好让千玺和他好好交流一下,优秀的舞者,不管去了哪,都会发光发亮。


而自己也该好好为自己的队伍自己的队员谋划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十个人,他一个也不想让他们离开。



如果碰上的是韩宇他们,正好“报仇”,他望着自己表上标注的那些音符和舞蹈结构概念等,撑着头沉思着。

评论 ( 47 )
热度 ( 93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