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宋天王的日常

水千丞小说《一醉经年》

cp宋居寒x何故。

 

一 (粘人)

自从宋居寒花了好大力气和何故和好后,他就变得特别黏何故,除了何故上班,他待在家里创作,其余时间,基本上何故走到哪跟到哪。


“何故,你不要走好不好。”宋居寒紧紧地抱着何故,怎么都不肯放开。

“居寒,你放开我。”何故一脸黑线地望着那人,他真是无语了。

“不,我不放开!”宋居寒头搁在何故的肩膀上,摇了摇头。

“居寒你是三岁吗?我只是下去买个早点,一会就回来的。”

闻言,宋居寒放开了何故,正当何故松了一口气,准备离开时,宋居寒牵住了他的手。

“那我们就一起下去吧。”然后不容何故反驳,一路牵着他的手。

何故拽了拽挣不开的手,在心底叹了口气,算了,就让他一直这么牵着吧。

只有在面对何故的时候,宋居寒才会变得那么孩子气和幼稚。

于是在整个早餐过程中,只听见宋居寒一声声地:


“何故,你吃这个。”

“何故,这个给你。”

“何故你喜欢这个吗?”


“何故这个好难吃。”


何故望着碗里一堆的早点,侧面注视着那个有着精致神颜的男人,心里暖暖地,宛然一笑。


这一笑自然是看呆了宋天王。


【我老婆怎么这么好看!】

【不行,好想回去把何故这样那样。】

【何故是我的!】

 

 

二(吃醋)

宋居寒在阳光的温暖中醒来,他揉了揉眼,自觉地往身旁的床位探去,果不其然碰触的是早已冰冷的被窝。


他阴沉了一张脸,咬了咬牙,再也忍受不了每日何故早出晚归,而自己独守闺房的日子了,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疯的!


手机传来的“嘀”的一声短讯,宋居寒点开消息,瞬时气得胸闷欲裂,眼睛死瞪着屏幕,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是暴烈的气焰。


只见照片上,那个严肃清俊无比熟悉的男人,正面对面和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愉快的交谈。


“该死的周贺一,又来纠缠我的何故!”


宋居寒洗漱整理了一番,以最完美的姿态准备去见情敌,让情敌瞧瞧,何故的男人是有多完美,是他周贺一这种没钱没势长相平庸的男人所不能比拟的!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何故抓回来好好谈谈。


何故是在公司门口遇见的周贺一,原本他是打算外出去合作公司考察一个项目,出了公司的正门就看见一个熟悉的男人立在门口,是周贺一。


再次见到周贺一,何故的心里涌起了万千感叹。


周贺一这个善良帅气的男人,曾经在他最黑暗的那段日子陪伴着他,那段两人曾经在一起的愉快时光,周贺一给他带来的开心快乐何故不会忘记,只是他的心里满满的装的都是宋居寒,他对宋居寒的爱早已经深入进骨子里,其他人再也占不到一丝的位置。


即使如此,周贺一也是他的朋友,此时周贺一也看见了,向他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


“没想到你来了中国。”何故向周贺一友好的笑了笑。


“何故,好久没见了,叙一下旧吧。”周贺一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两个人去了附近的咖啡厅,聊了下自己的生活。


“原来你进了军队,真是没想到,不过也好,你还年轻,这是一次锻炼的机会。”何故轻抿了口咖啡,看着对面那个热血的男孩,已经在军队里成熟了不少。


周贺一抬起头,眼神里都是认真,“我听说你和他.....”


“嗯,我跟宋居寒又在一起了。”他淡淡地开口,垂下了眼睑。


“他对你好吗?”这是他一直想问的,也是他这次来中国的目的,如果宋居寒对何故不好,那么即使他拼上性命,也会带何故离开。


如果宋居寒对他很好,那么自己这两年所牵挂的,也该死心了,只要何故过得好,幸福,他就别无所求了。


“居寒他....”后面的话被一个高声气势的话打断。


“我对何故怎么样,你是不是应该问一下本人最贴切了,嗯?”只见宋居寒穿着黑色的西装,内里配的是白色衬衫,半长的金色头发自然的垂下,他只是简单打扮了一下,配着他与生俱来的独一无二万众的气质,在人群中也是闪闪发光。


如果忽略那眼神中的杀气的话。


“居寒,你怎么在这?”


宋居寒瞪了他一眼,语气冰冷:“我不过来,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你和这个男人愉快的聊天吗?”他简直快要气死了,他忘不了周贺一这个男人曾经拥有过何故,想到这里,他就气得发疯。


  这事他能记一辈子!


  何故蹙了蹙眉,知道宋居寒又开始发作了。


“我跟贺一只是恰好遇见,一起叙旧而已。”


“哪有这么多的巧合,我看他就是单纯来找你的,哼。”宋居寒翘起了二郎腿,撇了撇嘴,满脸的不高兴。


“我确实是来找何故的,不过只是为了见一面叙旧。”在一旁看着他们互动的周贺一忍不住开口道。


宋居寒听他说是来找何故的,整个人都快炸了,周贺一要是不出现还好,可是偏偏他又出现了,而且还是蹦着何故来的。


“居寒,别激动....贺一,我们先走了,抱歉,不能再招待你了。”何故牵着宋居寒的手,想要安抚他离开。


被牵着的手被人反向握住,宋居寒挑起何故的下巴,就吻了上去,来了记深吻。直到过了许久,何故快要喘不上气,捶着他的胸膛,才把人放开。


他心情大好地看向周贺一,还挑衅地舔了舔嘴角,揽着对方的腰,一脸的宣誓主权,望见一旁正小脸通红气喘吁吁地何故,顿时觉得小腹有一阵热流涌过。


“周先生,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不送。”然后牵着何故离开了。


宋居寒一个人走在后面,何故走在前面,直到进了家,何故都没再跟宋居寒讲过一句话。



宋居寒心底有些隐隐发怵,但他觉得自己一点也没错,对待情敌就得这么快准狠,只是他不喜欢何故一声不吭不说话的模样,什么都藏在心底。



“何故,何故,你不要不理我。”他把何故压在墙壁上,整个人抱住他,委委屈屈地撒着娇叫着何故。



何故试着推开他,却一点也使不上劲。



他今天其实是有些生气的,再怎么说,周贺一也是自己的朋友。


“何故,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想到你和他见面,我就生气。”宋居寒用下巴在何故的肩膀上蹭了蹭。



“我嫉妒你跟他在一起过,嫉妒你们曾经度过的那段时光,我无法接受你的某段回忆里,没有我的存在。他既不会给你敲核桃,也不会唱爱何辜,哪里有我好。”宋居寒喃喃自语得说着,他知道自己没有任何资格,可是他就是吃醋,也许就像何故说的,他就是霸道。



何故听了他的话,就忍不住笑出了声,叹了口气,他揉了揉宋居寒那头金色的半长微卷发丝,想起来宋居寒那时染了一头金发,眼神里都是期待地问何故好不好看,如果说黑发让宋居寒看起来高冷桀骜慵懒,那么如今金发的宋居寒比起原先更显示出了他贵族优雅的气质,他手指捻着金色柔软的发丝,轻柔地抚摸,然后像是恶作剧般,稍用力的扯了下,满意地看到面前的男子脸上吃痛的表情。

宋居寒吃痛的发出了一声“嘶”,然后那双眼睛里都是委屈。


“宋居寒,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何故严肃地认真地看向宋居寒?让宋居寒心里一怔。


“什么问题?”宋居寒皱起了眉。


“我觉得你,还是黑发看起来更好看,金发显得你整个人,像只金毛一样,而且,太晃了,刺眼。”何故单手撑着下巴,似乎在认真思考着。


“金……金毛?”宋居寒抽了抽嘴角,他媳妇的逻辑能力真是……居然还说他刺眼,啧……真是越来越不乖了,居然敢开他的玩笑了,看来需要好好调教惩罚了,而且,这样的何故,好可爱,真的忍不住了。他眯了眯眼,思考着准备从哪里下手。


“你喜欢的话那我去染回来。”只要何故喜欢,他什么都愿意。


“不用了,这样也能勉强看看,经常染发对发质不好,老了容易脱发。”说完又忍着笑意看向一脸震惊的宋居寒,觉得今天的宋居寒,异常的顺眼,就连刚刚生气都烟消云淡了。


???宋居寒表示从今天起为了不脱发,再也不染发做各种造型了,反正他已经退居幕后,也没有了必要,造型师可以开除了。


何故看他一脸纠结信以为真的模样,再也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真是个笨蛋。"


“那我也是心甘情愿被你骗,是何故的笨蛋,笨蛋你也得接收着。”

“我什么时候说我不要了?”何故斜眼撇了他一眼。


“那你现在不生气吧。”他小心翼翼地问,趁何故不注意,悄悄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刚刚你被我吻得满脸通红的时候,我就想……何故,你现在好诱人。”他凑过去在他的耳边,轻轻舔着对方的耳垂,右手抓住何故的手,往自己的身下探。


触摸到的是一片火热硬涨的下身,何故偏偏了头,想要远离那高挺的火热,宋居寒用力按住了他,让他的手和“它”更加亲密的接触。


“宋居寒你,我还要回去上班呢!”何故瞪了他一眼。



“上什么班啊,你男人有的是钱。”他一把搂住了他的腰,双手不住地在何故的肌肤上碰触。


一场激情的欢爱结束后,宋居寒爱怜地注视躺在自己怀里入睡的何故,轻悄悄地在他的额上印上一吻。


“何故,我真的好爱你,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宋居寒拥紧了何故,眼神里充满了坚定。

评论 ( 5 )
热度 ( 81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