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River flows in you》(中)

cp阿酸x黄子韬。

想不到这么冷的cp我还能再更一篇。

文笔废....



黄子韬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排练的舞蹈,他的眼神不自觉得专注在阿酸身上,一直以来他都知道阿酸的不容易,也更努力,所以对于阿酸,他总是更多一分耐心。


阿酸在一群人的齐舞中,虽然看到还是有很多不足,比如躯体略有些僵硬,甚至动作的节奏有些跟不上,然而其实他已经欣慰了很多,比起一开始他进入他的战队,阿酸已经变得越来越优秀了许多。


一曲舞完,他拍了拍手鼓了掌,“大家都跳得不错,辛苦了,回去休息吧,对了,阿酸,你留一下。”


瞬间练习室里,只剩下了阿酸和黄子韬两个人,连空气都有些静默。


阿酸的心里一下咯噔了起来,想着自己的表现让黄子韬失望了,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


“你干什么,低着头,抬起来,看着我。”黄子韬看他总是一副低头没自信的模样,就来气,他大力地拍了下阿酸的背,托着他的头往上抬。


“你啊,对你自己有点信心,我刚看了,你跳得很好,虽然还是有些肢体僵硬,但比起你第一天进入我的队伍的时候,好了很多了,这说明你的努力有了成效知道不。”


“整天低着头,跳舞的气势都没了,你可是西泡泡队的。”黄子韬望着他,叹了口气。


“对不起,韬队长,之后我会更努力,更好的!”他会更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他也想让这个人,把目光放到自己身上。


“嗯,我会记得这句话的,加油吧,之后的舞蹈有什么不会的,子奇和昊子会帮你的,有什么不懂得你就问他们,你有事,也可以来找我,反正你有我微信和电话。”


阿酸点了点头,黄子韬的这番话,让他多了些勇气,自己真的可以找他聊天吗?


“对了。”黄子韬单手撑着下巴,突然想起了什么,双眼直视着阿酸。


“为什么你加了我的微信那么久,从来不找我啊。

阿酸的心里有些慌张,他没想到黄子韬会问这个,一时想开口又有点支支吾吾,眼睛不断地眨了眨,没有焦距。


“我………”他的心跳得如擂鼓,好多想说的话,却卡在嗓子里,组织不出一句完整的语言,心里面那点想法害怕被人看出。


“算了,我问你这个干什么。”黄子韬看他支吾说不出话,想着自己也是,没事问这干什么,只是当时,看见阿酸,突然的想问,也很好奇。现在回过头来想,可能只是单纯的没有话聊吧,毕竟他跟阿酸关系,远没有他和其他人好。


阿酸心里抒了口气,又觉得有些失望。


等到黄子韬走了,他还站在那好一会,看着他的背影发呆。


阿酸回到了自己的家,这是朋友帮他托关系租的一间房子,价格看在面子上便宜了很多,对于目前没有工作的阿酸来说仍是一笔负担,幸好只是在比赛期间租住,还在接受范围内,房子虽小,但也干净,一个人住得也挺舒服。


他洗了澡,洗去了一身的黏腻的汗,四肢大开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辗转地翻身,始终睡不着,脑子里闪过黄子韬的脸,想起以前不知从哪看见的八卦,都说黄子韬人品差,但是他想,没有人比黄子韬更温柔了。


他翻开了手机,点开朋友圈,正好看到最新的一条消息。


杨文昊

【某个人非要跟我比身高,算了.....】配图是黄子韬和杨文昊的合照,只见两个人勾肩搭背,杨文昊揽着黄子韬,脸上笑得很开心。


阿酸的心里突然有些难受,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从心底冒起,酸酸涩涩,蔓延了全身,他把手机锁屏放到一旁,闭着眼迫使自己想要入睡,闭上眼,脑海里闪现的都是刚刚那张两人亲昵的图。


越想越有点不知名地生气,拿起手机,找到微信联系人黄子韬那列,点开了消息。


【韬哥,睡了吗.....】点击了发送。


然后开始等着信息,他打开了电视,无聊的按着遥控器,按到湖南台,正好在放谈判官。


一边不时地望着手机,一边看几眼电视,画面里,一个男的抱着一个女人,不停地在她耳边说着情话。


心头有点闷,他觉得那个女孩长得很漂亮,如果那个男演员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人的话,按照阿酸的审美,他会大方的夸那个女演员漂亮。


手机发出了微信回复的提醒声,【找我有事吗?】阿酸抿起嘴,想了一会,在屏幕上打打删删。


【嗯,有点舞蹈上的动作,想问你。】发送出去。其实他心里有点心虚,明明比起黄子韬,王子奇和杨文昊,是更有资格的,他不清楚黄子韬会不会看出来,其实他本意只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去跟他接触,能经常看到他,而不是每个礼拜,跟着一群人守着那几天。


又过了半小时,才传来了黄子韬的回复。只有一句【好。】心底的那些期望被打碎,他有些被打击得消失了交谈的欲望。


【晚安。】然而,直到他困到入睡前,也依旧没有得到回复。


阿酸做了一个梦,梦里是正在队长选人那期,他坐在狭小的房间里,一遍一遍地等着,每多一分钟,就多一分绝望,想着这回终于要离开了,回到台湾,继续重新找工作,也不知道原来的加油站还要不要他继续工作了。


他趴在桌上,不自觉得眼泪就盈满了眼眶,他不是个容易哭泣的男人,只是那刻,所有的抑郁的情绪爆发,骂着自己不争气,没用,拖后腿,导致自己的队长因为自己而淘汰。


这样的自己,有什么资格留在舞台。


他抹了抹泪,直到黄子韬进来,推开了门,那时,他模糊的泪眼中,那个人就像全身都散发着光一样,在那一刻黄子韬不仅是队长,也是他最低落时给予他的希望和走下去的动力。


他在心底告诉自己,只要黄子韬需要自己,他永远都能在他的身边。

 

从梦中醒来,第二天的朝阳升起,阳光洒落在落地窗前,阿酸揉了揉眼睛,摸了摸自己的眼角,果然有泪水滑过的痕迹。


温暖的阳光透进屋子,显得整个人都暖洋洋的,一旁的手机跳出了微信回复的界面,点开黄子韬的信息,时间显示在凌晨两点。


【不小心睡着了,今天练完舞,在那等着我,我有事和你说。】


他把手机揣回兜里,有些期待今天的会面。

 

阿酸到练习室的时候,现场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人,这些天他都是最早来最晚走的,早上七点半,也只剩几个跟拍的导演在那检查设备,开始准备一天的拍摄。


几个跟拍的导演工作人员都知道他是这几天里练舞最勤奋的,一来二去就都熟了,阿酸看起来就很乖巧内敛,所以也都很照顾这孩子。


“阿酸来啦,这里有多余的早餐,给你。”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看见他来了,打了声招呼,挥了挥自己手里的早餐。


她是这的刚实习的小助理,平常的工作就是跟着大家照顾处理一下,比如递个台本复印一下资料发放给每一个人。


阿酸挠了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害羞道:“不用了,林秀姐,我已经吃过了。”来到这的每一天他都受到了大家的照顾。


“我就比你大几岁,你每次看见我,都叫我姐,搞得我自己很老一样。”女孩子嘟着嘴嘟囔道:


“对了,我从我师傅那打听到一个消息,听说最近黄子韬队长想给你介绍工作,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我也就是八卦随便一听。”女孩子一脸神秘兮兮地凑到他耳边。


阿酸的心里激起千层浪,什么感受都有,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离开的,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一声不吭。


他想起黄子韬昨晚的微信,所以所谓的有事就是指给他介绍工作,觉得心里那些期待和喜悦都很好笑。


他很感动也很感激,黄子韬能这么对他,何德何能。


然而他并不希望,他只想靠自己,他不想,也不愿意....


那是一种奇怪的心理,阿酸自己也理不清,也许是那可笑的男性自尊,又或许只是单纯不想让暗恋的人看轻。


想靠自己,站在他身边。


他一遍遍地练舞,想把自己沉浸在舞蹈中,忘却一切。


每多跳一遍,就在心底默念一遍黄子韬的名字。


他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初恋也只是一个长得漂亮阳光的女孩。


但是此时此刻他很清楚的明白,他喜欢黄子韬。


喜欢他什么呢,他躺在地板上,伸出手,掰着手指细数他的优点。


那是和他完全不同的人,什么都敢于尝试,就好像永远都不怕失败,即使无数次跌倒了也能站起来。


即使是在娱乐圈这种复杂的环境,也能保持着自己的本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在他的心底,他向往能成为这样的人,让自己变得更优秀,不仅是能力,还有心理上的提升。


也许每个人,在青春中,都会在他们人生的道路上出现一个深刻重要的人,来指引着自己,走向未知的旅途。


评论 ( 4 )
热度 ( 53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