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归去来》

一时突然的脑洞.....人物性格.有ooc。

昊昊肯定是好好的。



王子奇是在一个下大雨的深夜捡到黄子韬的,他背着包手撑着雨伞,耳朵里塞了耳机,放着《GLOW LIKE DAT》的音乐,一抬头就看见不远处自己住的公寓旁,蹲着一个人,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但是他还是一眼认出,那个人,是黄子韬,他对这个人早已经熟悉到刻在了骨子里。


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到他了,一来这就是街舞已经录制完播完,二来他对黄子韬的那点旖旎的想法,让他刻意主动地避之不见,毕竟黄子韬怎么看,心思都在另一个人身上。


雨水冲刷在他身上,黄子韬却只是蹲在那,一动不动,就好像在等什么人回来,原本嚣张的头发被雨淋得软了下来,贴着额头,身上穿着被打湿的单薄的衣裳,在下着大雨的夜晚,显得寂寥而又孤单。王子奇慢步走到他的身旁,把伞移到上方,就那么低头注视着他,内心却滑过一丝心疼,他原以为刻意地躲避会让自己能够更加的坦然,没想到只是见到他,那些日子以来的思念就席卷而来。


黄子韬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人,暗黄的灯光和夜晚的漆黑互相交错,他有些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朦朦胧胧的,眼前有什么白色的东西闪过,他想起了不久前发生的事,内心强烈的崩溃情绪喷涌而出,他一下子站起身,抱住了王子奇,就好像对方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王子奇感受着对方的触感,黄子韬紧紧地抱着他,耳边传来他抽泣的呜咽声,他愣了下,双手揽上对方的腰,一下一下地拍打着背,安慰着他。


黄子韬抽咽着,哭得停不下来,泪水混合着雨水,沾湿了王子奇的衣服,他断断续续得讲着,却说不完一整句话,对方难过悲伤地情绪,感染着王子奇,让他的心抽痛着。他印象里的黄子韬,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悲伤痛苦的模样,就像整个世界,失去了最重要的人。


“韬,外面冷,我们进去再说。”王子奇牵着他的手,把他带进了家门。


王子奇从黄子韬断裂的语句中,知道了事情发生的原委,杨文昊,失踪了。


原本他们两个人出去玩,却在中途发生了些意外,导致失去了联系,距离现在48小时了,已经报了警,目前还没有下落。


王子奇咬了咬唇,眼神中都是担忧和严肃,他没想到,只是几天没见到杨文昊,就出了这种事,昊子居然失踪了,他打开手机看了眼通讯记录,有几个Dino的未接来电。


他瞧了眼黄子韬,黄子韬只是木然地坐在那,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盯着地板,往日神采奕奕地脸上也没有了活力,他就这么跑到自己这边,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找他。王子奇叹了口气,至少说明自己,是值得他信任的。


“韬,先去洗个澡吧,你衣服都湿了,容易感冒。”王子奇拿了块毛巾,轻轻擦拭着他的脸和头发。


“王子奇。”黄子韬突然地出声,王子奇听出他语气里的无力。


“他会不会有事?,我怕....”他把头低着,身体缩在一起,隐隐地颤抖着,害怕,恐惧。


王子奇坐过去,右手揽上他的肩,把他揽在怀里,然后揉了揉他的头发。


“不会的,昊子不会有事的,我也不允许,我和Dino,还有大家一起努力。”


“现在你先去洗个澡,听话。”


黄子韬把视线转向他,只觉得自己的情绪,在这个人的宽慰下,平稳了不少。


知道杨文昊失踪的消息的那刻,他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变黑了,崩溃的情绪抑制不住爆发,他什么也不想,他只想找到王子奇,只想见到他。


见到王子奇的那刻,他只想哭,把所有的难过、痛苦、悲伤,在这个人面前宣泄出来,此时此刻,他能够信赖,依靠的,也就只有王子奇。


黄子韬敛下心神,拿起了手中的毛巾衣物,走向了浴室间。

 

王子奇看他去洗了澡,总算放下了一颗心,他转身从沙发上拿起了手机,打通了Dino的电话。


“昊子的事情你知道了吧。”电话里传来黄景行的声音。


“嗯,刚刚从韬口中得知的。”


“他去你那了?”黄景行的语气里带着惊讶。


“嗯,下大雨,我怕他感冒,带回来了,现在在洗澡,昊子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在警察局,在跟警察了解情况,因为是发生意外所以导致的失踪,目前警方也在配合申请大范围的搜索。”


“等我把韬安抚好了,我就赶过去你那。”


王子奇挂了电话,看了眼浴室,确定黄子韬还在里面,想了想,在通讯录,打通了黄子韬的经纪人张良的电话。


“韬在我这里,今天太晚了,就让他在这睡吧。”


“嗯,我会照顾好他的,放心。”

 

王子奇看了眼窗外,窗外的雨已经稀稀落落地停了,他拿了把伞,准备出去买点临时的洗漱用品和吃的,走到门口,又想起了什么了,撕了张纸,提笔写下:

【我去给你买点东西,洗完澡就去第二间卧室,不要乱跑乱想。  -----王子奇】


黄子韬从浴室出来,没见到王子奇,有些心慌,从卧室到洗手间客厅,都没有那个人的身影,他的心底开始不安起来,杨文昊失踪的恐惧感袭上心头,让他忍不住胡思乱想,直到看见桌上的字条,得知王子奇并没有离开,才松了口气。


 

王子奇回来的时候,整个房间都很安静,他喊了声韬,没有人应,心下有些不好的预感,快步地走向卧室。


房间内,黄子韬正卧在床上睡着了,头发还有些湿湿的没有擦干,王子奇拿着毛巾,轻轻地一点一点的擦拭着他的头发。


黄子韬双手抱胸,蜷缩着身子,细长的睫毛下,还有淡淡的泪痕,即使是在睡梦中,也不安稳,王子奇注视着他的睡颜,坐在了他的身边,手轻抚上他的脸庞,轻捻着他的柔软发丝,他抿了抿唇,声音里带着坚定。


“韬,我答应你,一定会把他给你找回来的。”


“昊子是我和景行最重要的兄弟,朋友,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把他找到的。”


“在这段期间,就让我代替他,照顾你,履行他当初对你的承诺。”他俯下身,悄悄地在他的额头上一吻。

 

王子奇返回客厅坐在沙发上,凝神思考着今天发生的变故,昊子作为他十多年的好兄弟,他不可能不担心,明天,是该去见一趟Dino了解事情的发生经过了。


他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大雨过后,乌云散去,被遮挡地月亮重新挂在天上。“但愿昊子他没事。”他喃喃自语。


杨文昊,我替你照顾他,你给我安全平安地回来,回来后,我们再公平竞争。


评论 ( 18 )
热度 ( 47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