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界限》

取名废,渣文笔,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在杨文昊心中,黄子韬是个对感情分不清界限的人,就比如,他觉得黄子韬是个不懂如何区分爱情与友情的人。

 

就好像他曾经以为黄子韬只对他撒娇是因为他是特别的,后来他才发现那只是对方善良的本性,他对待任何对他好的人,都会不自觉得去相信对方,喜欢对方,甚至去向对方展现自己真实的一面。

 

所以在很多场合,黄子韬不仅是西泡泡队的队长,也是每个队员信任,宠爱,呵护的对象,可以说,是队宠。

 

很多时候,杨文昊只是在一旁看着队员们跟他们的队长打闹,看着黄子韬对他们带着软软萌萌的语气撒娇,因为在他看来,西泡泡队的每一个人,都是像家人一样,他们这群人,是因为黄子韬才能聚集在一起,才有了凝聚力和团魂,他也很感谢黄子韬的出现,让他无聊平淡的人生,变得精彩多姿,让他原本已经消失的热情与胜负欲,因黄子韬而重新更加的去享受每一场比赛,每一个舞台。

 

所以,黄子韬是西泡泡队公认的宝贝,是像标杆一样,带领着他们前进。

 

即使是在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黄子韬的那刻,他也认为,有比自己更多,更好的人去爱他,让他生活在大家的宠爱里,没什么不好的,因为他值得。

 

对待黄子韬这样的人,不适合用任何的强硬措施,只会引起他的强烈反抗,他也并不屑于去用这种手段,他愿意用自己的一辈子去呵护他保护他照顾他,但是他也必须在他身上得到应有的回报,便是那份唯一的感情。

 

黄子韬分不清爱情和友情的界限,那么他给他时间,让他慢慢去明白去懂,让他知道,友情的喜欢超过,便是爱情的喜欢的开始。

 


黄子韬对于杨文昊,他一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亲切感,这种亲切感迫使他渴望主动地去亲近对方,甚至去了解他,即使杨文昊比起其他人有那么一点不同,他也把这种特殊的感情,归类为只是难得遇上的好兄弟。

 

黄子韬一直都对舞佳舞这个中国第一街舞团体抱有着好奇心,那是杨文昊所在的舞蹈机构,是伴随杨文昊一起生活,跳舞十余年的地方,他想去看看那个在杨文昊心中重要到像家一样的存在。

 

他偶然地跟王子奇提出了关于想去舞佳舞看看的想法,毕竟王子奇,也曾经是那的成员。



王子奇看了黄子韬一眼,对方的眼神里闪烁着激动和兴奋,对那个地方似乎非常向往,王子奇却并不觉得开心,反倒是一种难言的复杂。

 


王子奇微微笑了一下,用很轻很柔地声音问道:“为什么突然想去那?”

 

“那里不是昊子待的舞蹈机构嘛,想去瞧瞧,而且我记得子奇你原来也是那的,舞佳舞是中国第一街舞团体,所以想一睹风采。”



王子奇收敛了笑容,他抿了下唇,眼神里蕴含着着晦暗不明的情绪,“既然你想去的话,改天就让昊子陪着你一块吧。”

 

已经很明显了,黄子韬第一个想到的,是那是杨文昊生活的所在地,而其他的一切,都是顺带,包括他王子奇。足以证明,杨文昊的重要凌驾于其他之上,即使他现在不懂,潜意识中,也把杨文昊看得比任何人都重。

 

于是黄子韬挤出了几天的时间,跟着杨文昊,去了北京舞佳舞的舞蹈机构,他跟着杨文昊走在白色瓷砖的走廊里,听着杨文昊的介绍,他却什么也没有听见。

 

这就是杨文昊所生活十余年,在这处场所跳舞教学的地方。他转头望着一间舞蹈室,里面正有学生在里面练舞,黄子韬就站在玻璃外,看着那群人在里面挥洒着汗水,一遍一遍的重来跳舞,他就好像想起了很久以前,自己也是一个人在舞蹈室,一遍遍的跳着不熟悉的舞蹈,练到深更半夜,才拖着一身疲惫的的身躯回去,日复一日。

 

“想到什么了?韬”杨文昊的声音在耳旁响起,眼神中带着担忧,他摇了摇头。

 

“跟他们打个招呼吧,我也很久没见到他们。”这时房间内的人都似乎注意到了外面的异常,看到了站在外面的正是许久未见的杨文昊老师,都一个个兴奋的围过来。

 


“杨老师好久不见了,好长一段日子没见到你了。”


 

“我也好久没见到你们了。”

 


“对啊对啊,我们每期街舞都有追,都会给你和子奇老师和林梦老师投票。”

 

“黄子韬队长诶,哇真人比电视上都好看诶。”

 

“我是不是在做梦,我居然见到黄子韬队长了。

 

“好想要个签名啊。”大家都你一言我一句。

 


杨文昊就站在一旁,好笑地看着黄子韬被弄得手忙脚乱。

 

“韬,我有点事,你就先跟他们相处会吧,大家一会再见。”然后就先走了。

 

黄子韬接受着来自大家的热情,对签个名和合个影的要求也都来往不拒,他在心底恨恨道:那个人居然把他扔在这就走了?!他可是特意为了他来的,居然就走了!

 

“趁着你们杨老师不在,你们跟我聊聊吧,比如你们心里的杨老师是怎样的?”他太想了解杨文昊了,不只是在这就是街舞的杨文昊,也不是在舞台上尽情享受比赛的杨文昊,更不是私底下和他相处的杨文昊,而是在他所不了解的圈子,平常教大家跳舞的杨文昊,学生心目中的杨文昊。

 

“杨老师其实平常不常教我们跳街舞,不过他是个对跳舞很严厉的老师,如果一个动作跳不好,他会让我们一直跳到熟练为止。”

 

“杨老师看起来人很高冷不好接触的样子,其实是个很好的人,而且教学很有方法,一些比较难的舞蹈动作,他就会分解成很多小的动作,然后让大家特殊的想象力去记住它。”

 

“杨老师其实挺闷骚的,有时候很逗。”

 

杨文昊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黄子韬坐在地上,两腿交叉,双手撑着下巴,一脸认真地听着大家讲,时不时地脸上带了笑容,下午的阳光洒进来,照射在他身上,显得他整个人身上带有着朦胧的美感,就像身处一副画中。

 

他杵在门口,听着自己的学生跟黄子韬讲着自己的故事,讲到好笑的地方,自己也忍不住扬起嘴角。

 

“你们在讲我什么八卦?”他走到黄子韬旁边,坐在他身边。

 

“这是我跟他们之间的秘密。”黄子韬眨了眨眼,带着丝狡黠。

 

杨文昊带着他去向另一处地方,每年他们在国际上获得的奖杯,照片都会安放在此处,房间里挂着舞佳舞创始人以及黄景行的相框。

 

黄子韬望着被放置在台上的黄景行的照片,想起黄景行和身边这人,本就是舞佳舞的元老级成员,想起粉丝调侃的两年十几年的基友情,从大学开始便是同个宿舍,然后一起住过地下室,一起参加比赛,所有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两个人努力创造得来的,舞佳舞可以说是他们两个人的心血,心底不知怎么涌上一股奇怪的酸涩感,整个人涨得酸疼。

 

“杨文昊,怎么这里边没有你的照片啊,我还想看看你以前长什么样呢。”他试图转移话题,而让那种堵在心口上的烦闷感消去。

 

“以前和现在,都长这样,没什么好看的,Dino自己臭美,所以放了张他自己的。”

 

“你跟黄景行的关系还挺好的。”黄子韬见他主动提起黄景行,没头没脑地扔出了这么一句。

 

“嗯,我们大学时候就是上下铺的关系,那个时候他总是到了宵禁都还没回来,我就偷偷帮他开门,那个时候上学的条件没那么好,不过大家都挺珍惜的。”黄子韬转头去望杨文昊,杨文昊手上摩搓着一张照片,那是他们大学毕业的毕业照,这么多年了都还存放着,他觉得自己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他认识杨文昊太晚了,他们之间相差了八年,八年的时光,可以发生很多事,此时此刻,他明白他隐隐地羡慕着黄景行,能跟杨文昊在一起这么多年,一同并肩走过难熬的岁月时光,一同为了梦想努力奋斗,彼此之间互相熟悉,就连那种默契,都无人可比,而他跟杨文昊之间,相识不过三月,他们之间的回忆,太少太少了。


 

“不过也都过去许久了,最重要的还是未来。”他瞥了眼黄子韬,看他沉思着,知道黄子韬对于他和Dino之间的关系有些介意,他跟Dino会是最好的兄弟,最好的朋友,但永远不会是彼此的那个人。

 

而相反,黄子韬不会是他的朋友,他也不会把他当成兄弟来看待,因为他想要的,远不如此。人,都是贪心的动物。

 

有的时候时间的长久并不是问题,认识十余载并不能抵过三个月的朝夕相处,而有的时候只是一秒,也会让人记忆深刻到永久。

 

我们之间相差的那些岁月和记忆,我会慢慢地走向你,和你一起创造。

评论 ( 9 )
热度 ( 80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