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日常甜饼

一则小甜饼,写完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自从杨文昊和黄子韬在一起后,杨文昊自然是把黄子韬曾经演过的剧,参加的综艺都一并补了,只是,越看越觉得心里有点那么难受。

 

杨文昊双手环抱着胸,蹙了蹙眉,眼神阴郁地瞧着屏幕里,黄子韬正在对孙杨撒娇,双手还抱着王威,在那打打闹闹。

 

本想着为了更多的了解他,了解他的过去,于是他补了所有关于他的过去的综艺,舞台现场,电视剧电影,然而结果就是,每个综艺里,每个饭拍,黄子韬都毫无自觉的跟他的队友撒娇,一副软软萌萌的模样。

 

他以为黄子韬在这就是街舞录制期间,会对自己撒娇是因为他喜欢自己,所以他也乐于看到对方在自己面前展现着他原本真实的模样,他也以为他会对王子奇,石头他们撒娇是因为子奇和石头原本就是温和善良的人,西泡泡的一群人都是有爱的一家,所以他也不介意让大家去宠着他护着他。只是原来这娃只要跟人亲近对谁都这样嘛,越想越觉得不舒服,就像原本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结果却发现你跟别人没有什么区别。真是越想越觉得心里憋屈。

 

“黄子韬,过来。”带着严肃的口吻。

 

黄子韬刚睡醒,还有点迷迷糊糊,就听见杨文昊大声地喊着他的全名,一时愣在了一边。

杨文昊平常都是喊他“韬”,外人面前喊他“子韬”,只有亲昵的时候才会喊他“韬儿”而他喊他黄子韬,除了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那就只有生气的时候了。反倒是他自己,最近似乎get到了喊杨文昊大名的苏点,也不再叫昊昊了,一口一个杨文昊。

 

“怎么了?杨文昊。”他揉着自己翘起的头发,摸了摸脑袋。

 

“你自己来看,这什么。”杨文昊把ipad推到他面前,屏幕上赫然就是他抱着王威的腰的画面。

“这不是王威队长嘛,这怎么了?”黄子韬撇了撇嘴,有些心虚。

 

“跟人人工呼吸,向队友撒娇,抱王威,孙杨拔个牙还念念不忘着你,还有个杨文昊为你神魂颠倒,黄子韬你这魅力可真厉害。

 

“哈哈哈,那也是,也不看我是谁。”黄子韬洋洋得意,看见杨文昊的表情,一秒抿住嘴变正经。

 

“我怎么以前就没发现你这么爱吃醋呢,杨文昊,这都多久之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没遇见你呢。”

 

“你就是跟谁好就得撒娇你,以后不许再毫无自觉的跟人撒娇了。”杨文昊在心里告诉自己,他一定给告诉黄子韬这点,让他以后收敛点,不然以后难受的是自己。

 

果然黄子韬听到杨文昊那句话整张小脸就垮了下来,显得委屈极了,“谁撒娇了?我怎么可能跟人撒娇,你还说我,你自己还跟黄景行互称宝宝呢。”

 

“我跟Dino那是十几年的朋友了,我可不会跟他撒娇,跟你在一起后我就没喊过他宝宝了。”

 

“那我和你在一起后也没跟别人撒娇啊。”黄子韬努嘴。

 

“那你跟王子奇还有石头,那是什么?”杨文昊斜眼看他。

 

“我们那是在交流,纯粹的交流,交流艺术!”

 

杨文昊白了他一眼,信你才有鬼。

 

于是在杨文昊先生的严厉命令下,黄子韬被警告不允许毫无自觉的跟人撒娇,要控制住自己,虽然这个毫无自觉撒娇黄子韬也不是很懂,不过算了,既然杨文昊想让自己收敛点,那他就听他的话好了。

 

于是这几天见到黄子韬的人,都觉得见到鬼了,谁来告诉下,眼前的这个人是谁,如此正经,甚至跟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也不是说没有礼貌和生疏,只是一点也不像原来的大家心中认识的黄子韬。

 

这样过了没几天,杨文昊和王子奇一起排练练舞的时候,就受到了来自王子奇的严厉的责问。

 

“我说,虽然我不知道你对韬说了什么?但是如果继续如此的话,我想能够继续站在他身边的位置,得换人了。”

 

杨文昊轻哼一声,“拭目以待。”有本事真的来抢,黄子韬喜欢谁,他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王子奇叹了口气,眼神望向窗外,悠悠然开口道:“你还是这么骄傲,你真的觉得让他这样是好的吗?你喜欢的,难道不就是原来那个纯粹只是黄子韬的黄子韬,他毫无自觉的会对人好,撒娇,那是因为他本性善良,你让他改变自己性格中的一部分,那么,你觉得这样的他,还会是你一开始喜欢的他,还会是我们西泡泡队信任的队长吗?”

 

杨文昊低着头,一口一口的喝着水,听着王子奇的话,眼神晦暗不明,“我知道了。”

 

“子韬就是子韬,没有人能够改变他,昊子,你们俩,本来就是互相约束又互相给对方自由的,他会为你改变,那是因为他爱你,而你,不能要求他禁锢自己的个性,那是囚禁他。”

 

“王子奇,你想错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去改变他,他的道路那么广阔,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去限制他的理想和生活,我能做的就是我当初对他的承诺,保护他,为他尽可能的扫清未来道路上的磕绊,虽然我知道他不需要我保护,也能够自己去独立的解决困难,但这是我除了爱他之外唯一能够为他做的。”

 

“说出来你也许不相信,我一直都觉得自己留不住他,这也算是患得患失吧,想着总有一天,他的眼界道路更宽阔,变得越来越强,他是慕强的人,到时候如果出现了更强的人,在他心底,是不是也会占据他的一席之地,而我,到时候已经没有那么多的体力和身体素质了。”杨文昊微微嗤笑了一声。

 

“昊子,想不到我们两个人,都有各自烦恼忧愁的时候,还是因为同一个人,我希望你能遵守当初我放弃他,选择把他交到你的手上的时候的诺言。还有我们俩,一辈子都是朋友,这和韬无关。”

 

“说得好像当初你是把他让给了我一样。”

 

“韬要不是喜欢的是你,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他抢过来。”

 

“王子奇,你想多了。”

 

 没过几天,黄子韬又恢复了原样了,当然这并不是杨文昊要求的,只是他自己又开始不自觉发挥了本性,左边那个哥哥,右边那个姐姐的撒娇,淡淡表示还是这样的韬可爱,想揉脑袋。

 

“石头--哥--”黄子韬反向坐在椅子上,两手交叉,脑袋枕在手上,拖着长音喊着石头。

 

“???”石头一脸迷茫还是继续低着头不敢看黄子韬。

 

“石头你怎么这么害羞啊,我都叫你哥了,你别跟我这样,你看着我,哥,我求你了。”一席话终于逗乐的石头也逗得其他的西泡泡队成员开怀大笑。

 

“石头你为啥一见到我你就低头,你说。”黄子韬长腿一跨过椅子,走到石头前,蹲着脑袋枕在手上,一脸今天你必须给告诉我的模样,把石头弄得头更低,更不敢直视他了。

 

“那是因为你太帅了,韬,你别逗人家石头了。人本来还好好的,被你一弄就更像块石头了。”杨文昊撑着下巴坐在一旁一脸笑得看着黄子韬。

 

“哈哈哈哈, 杨文昊你说话太搞笑了,石头像块石头,不行怎么这么好笑。”黄子韬走到杨文昊身边,笑得停不下来。

“别笑了,丑死了。”

 

“再丑也比你帅,杨文昊,你知道我的粉丝怎么说你的吗,说你是低配版朱亚文,哈哈哈哈。”

 

黄子韬这么一开口,杨文昊自己也忍不住咧开了嘴,他凑到黄子韬耳边,悄悄地说“是低配还是高配,回家你就知道了。”然后看着黄子韬渐渐脸红,不自然地咳了一声走开了。

 

 

杨文昊练完舞已经是12点了,他以前就有练舞练到深夜三四点的时候,后来和黄子韬在一起就改变了自己的作息,不过还是会有那么几次会练到很晚。

 

他原本以为黄子韬还没回来,毕竟他的工作很多,经常深更半夜才结束工作,当初他们把公寓买在这个小区,也是因为看中这个小区管理严厉,居住在此的明星名人多,一般的狗仔记者进不来,到时候就算发现了他们的关系,也能表示是两个好朋友家都买在了同一个小区。

 

杨文昊坐在沙发上看平板上的舞蹈视频,看见黄子韬回来了,把耳机摘下。

 

“杨文昊我有事跟你说。”黄子韬坐在他身边,两腿交叉坐在沙发上。

 

“说吧,洗耳恭听。”

 

“杨文昊,我爱你。”

 

“我知道啊。”

 

“那你应该回我也爱你!”黄子韬嘟起嘴,瞪了他一眼。

 

“我平常对你说得还不够多?”

 

“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你跟我说说。”他把平板放在茶几上,认真地望着黄子韬。

 

“杨文昊,我不会离开你的,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心里最厉害最强的。”

 

“……”

“我要是碰见一个强者就喜欢,那我为什么不去喜欢Jawn ha,喜欢其他人,因为他们都不是你,我只喜欢你,虽然一开始的时候确实因为你是大神所以对你很崇拜对你有很多关注,但是后来发现,我喜欢的不是只是单纯跳舞很厉害的杨文昊,而是那个因为我,承诺去努力为我赢,去努力想要赢想要救回一个队员的杨文昊,是那个值得我信任,依靠的杨文昊,是那个在舞台上,只是单纯享受跳舞的杨文昊,是那么多年坚持跳街舞,为了它坚持努力不放弃的杨文昊,是那个笨蛋杨文昊。我有点口渴。”

 

杨文昊刚还有点感动,听着他表达着对自己的爱意,下一秒就被他逗乐无语。

 

“我去给你倒点水,以后那么长的话,分几次说。”说着起身就要去倒水。

“等会,还没完呢。”黄子韬一把拽住他的衣角把他按在了沙发上。

 

“好好好,听你讲完。”他揉了揉黄子韬的一头碎发。

 

“以后,不管我去哪拍戏工作,你都得一直陪着我。”

 

“不管你去哪比赛出差,我都会陪着你,赶过去陪你,你收获到的荣誉,我希望我能是那个和你一同分享喜悦的人。”

 

“好。”

 

“你没有约束我,囚禁我,我哪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改变什么囚禁的人。“

 

“嗯,你是最特别的。”

 

“我爱你,所以你不准再给我胡思乱想了,以后再这样,你就让我在上面!“

 

杨文昊扶着脑袋仰靠在沙发上,一脸好笑的摇了摇头,“……我答应你。”当然,也要看他有没有本事了。

 

“说完了?那是不是该我了?”黄子韬点点头。

 

“想要说的都被你抢先说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杨文昊把他抱在怀里,双手揽住他的腰,让他把头搁在自己肩上。

 

“对于我来说,黄子韬就是黄子韬,我喜欢的也是那个原本的黄子韬,所以我要跟你说对不起。”就像王子奇说的那样,改变了他性格里一部分,那么他就不是他喜欢的完完整整的黄子韬,有其他的人宠着他,护着他,有什么不好,多一个人爱着他,在以后自己没有及时保护他的时候,能有其他的人,替自己去保护他,自己想要的,不就是他能一直开开心心的。

 

黄子韬双手也揽上了对方的脖子,玩弄着他的耳朵。“不要随便的惹火,你是不是忘了下午我说的话了。”杨文昊把黄子韬的手从他耳畔拿开。

 

“什么?”他笑嘻嘻地反问。

 

“关于我是低配还是高配,你是不是该觉得有必要感受一下,嗯?”

 

“嘁……什么高配还是低配,反正你在我心里最帅,仅次于黄子韬!”他凑上去在杨文昊的脸上亲了下。

 

“那么现在,仅次于你帅的杨文昊先生想睡觉了,缺个暖床的人,你要不要帮他暖下床?”

 

“好吧,正好我也需要一个能让我抱着睡觉的玩具。”

 

关于未来的路,你不需要烦恼,只要知道,有我在你身边,就够了。33岁的杨文昊,遇见了25岁的黄子韬,从相识到相知相爱,彼此退让,包容,信任,也许前面还有更大的风雨,但我愿意和你牵手,一起走过。

评论 ( 11 )
热度 ( 121 )
  1. 驴子西山飞鸟与君情 转载了此文字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