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时年爱情》(下)

文笔渣,随意看

禁止上升真人。


      中


心慌的感觉一直持续到下午,在进手术室之前,尹柯的心一直不平稳,他开始想念邬童的声音,看了看手术室内准备好的工具设备,走远了一些,给邬童打了电话。

“喂,邬童。”听到邬童的熟悉的声线,心里的那丝慌乱才得以稳定下来。


“柯柯?我现在已经在北清高速路上了,今天就可以回来了,我们赢了。”邬童的声音里夹杂着高兴喜悦,只是分开一天,他都觉得他无比想念尹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他,分享喜悦。


“嗯,那太好了。”尹柯压低了声线,抬头看医生们已经在呼唤他了。


“柯柯我好想你。”


“我知道,我也是,我要进去了,路上小心。”挂完了电话,尹柯走进了手术室,戴上面罩,开始手术。


也许有时候人的直觉就是那么准,一场大手术进行了三个小时,非常顺利,等尹柯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他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层细密的汗,长时间的体力和脑力消耗让他整个人疲乏地坐在离护士站不远处的椅子上,尹柯闭上眼,准备休息一下。


护士处的那些护士独特的女性嗓音传入他的耳朵,谈论着每天的新闻八卦或是哪个病人的情况。


“你们知道吗,北清高速上发生了一起连环撞车,十几辆车辆相撞,伤势惨烈,现在都被送到我们医院的手术室了,我们科一半的医生都过去支援了,今晚估计要忙死了。”

北清高速??


“我知道,我刚刚就看见新闻,好多车撞在一起,真的太不幸了。”

“我听别的科室的护士讲,里面有个特别帅的男人,像当红男子组合里面的那个王俊凯,不知道是不是真人,如果是的话,估计新闻要闹上天了。”护士C的语气里都是遗憾。


“不会吧,我还很喜欢他的啊。”

尹柯的脑袋嗡嗡嗡地响,炸开了一样,心里有什么在击鼓一样心脏狂跳,心里吊着那块石头在极速坠落,仿佛无底洞一般,恐惧蔓延了全身,他来不及想什么,等不及电梯,跑到了四楼的手术室。

“尹医生,尹医生,你去哪?”


四楼的手术室门口聚集了一大批人,都是患者亲友家属,一个个脸上都是沉痛哀伤的模样,摆放着许多病床,病床上都是伤势病重的病人,有包着头部,伤口还在不断流血的,也有眼睛蒙眼失明的,所见之处,都是家属那悲戚的脸色还有哀痛的哭声。

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被那些哀伤之声感染,自己也陷入了失去爱人的悲伤之中,眼睛空洞的茫然着这一切。


尹柯四处查找着邬童,那么多病人,没有邬童,哪里都没有。


“尹医生?你怎么了,你也是来帮忙的吗?”千智赫医生拍了拍尹柯的肩。


尹柯呆愣地看着,突然想起了什么,紧拽着千智赫白色衣袍的袖口。


“千医生...”他低下头,眼神中带着急切。“你有没有看到,一个长得很帅,有双桃花眼的男人。”


千智赫垂眸沉思了一会,他缓慢地开口:


“有,他被送来的时候,全身都是血,身体多处骨折断裂,被送到手术室之后没过多久,就心血管破裂,现在应该已经送往太平间了吧。”


心里的炸弹炸响,尹柯瞪大了双眼,满眼都是惊讶,他薄唇轻启,却觉得开不了口,嗓子间干裂的疼痛,双目无神地注视着地面。


千智赫看了看他的神态,最终还是沉默的摇了摇头叹息。


最终在住院部四楼的手术室门口,人们看到一向淡漠冷静医术著称的尹医生,在电梯的一处角落里,倚靠在墙上,双手掩面,泪水慢慢地从他手掌中滑落。自身情感的极度悲伤让他的信息素也感染到了,发出了一股浓厚的,像是早间山茶一样清凉的味道,飘散在整个四楼。


他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医院的,连假也没申请,就那么狼狈的走出了医院的大门,脚下的路像是棉花一样,踩着虚浮。


回到了他和邬童一起居住的屋子,他打开门,迎面扑来的都是邬童的味道,邬童身上那所属的味道,邬童留下了自身奶香味的信息素,在整个房屋里,都飘满了。


沙发上有他披在沙发上的外套夹克,那件衣服是他昨天换下来的,还没来得及洗,厨房里有他今天做的没吃完的早餐,冰箱里有他添置的蔬菜水果,邬童总会及时的把冰箱填补,这样一来即使他忙得时候尹柯也能够有吃的食物,茶几上摆放着一叠光盘,那是邬童最喜欢的电影《霸王别姬》,邬童每次看这部片都会哭,然后紧抱着尹柯,说我们不会像他们一样的,我们会好好的在一起,永远在一起,他们的卧室,床柜上摆放着他们的合照,尹柯还记得,那是他们中学时候的合照,那个大男孩身上穿着棒球的衣饰,一个拿着球拍,一个拿着球,背后是早上初升的阳光,两个人都笑得灿烂,就像两个二傻子,邬童最喜欢这张相框,每每都要拿出来好好擦干净一遍。


尹柯拿起相框,用衣袖擦了擦,相框里的两个男孩是他们当年在长郡重遇之后拍的,当时他们正在做棒球训练,彼此相视一笑,被一个人有心拍摄了下来,后来邬童觉得这张照片很好看,便向拍摄者要了这张照片,仔细洗出来装上相框,摆放在他们定居的房屋卧室。


这间房子,都留有着邬童的痕迹,和满满的回忆,尹柯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呆坐在床上,一遍遍的擦拭着相框,泪水低落下来,落在了床单上。


邬童带着一身伤跑到医院时怎么都找不到尹柯,问护士,都说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


找不到尹柯,他就更为烦躁,身上那股强烈的Alpha气势可怕得让周围不管是Omega Beta 都Alpha都不敢靠近,让一众人为之瑟瑟发抖,心底腹诽着这个A实在太让人可拍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Omega跟人跑了。


看到迎面走来的千智赫,气势汹汹地一把抓住了他。


“我问你,尹柯去哪了。”

“尹柯?估计在哪伤心来着吧。”千智赫觉得很心累,为什么一个个都要来找我问对方去哪了,他怎么知道去哪了,你问我Karry去哪了我还可能回答得上来。


“伤心?尹柯为什么要伤心。”

“大概是因为以为你死了吧。”千智赫一脸淡然的回答道,尹柯只问他有没有一个长得比较帅,有桃花眼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很多,他怎么知道他说的是谁,Karry也长这样啊,他又没问是不是邬童,真不是他的锅。


“话说你这副脸上带着伤,灰头土脸的模样确定不去洗把脸,让护士给你包扎一下吗?”千智赫自顾自的说着,才发现在他面前的人,不见了。


看着那个跑远的身影,他又暗自叹了口气,一个两个都不让别人把话说完这么急性,明明就互相在意爱着对方,邬童啊,这次你可要好好感谢我,请我和Karry吃顿饭吧。


邬童到了房门口,直接弃按门铃,改用手拍,千智赫说的话,让邬童非常担心。


千智赫说尹柯以为他死了,那么尹柯想必此时非常伤心。他虽然知道尹柯不愿意被他标记成结结婚的缘由,但还是清楚尹柯是爱着他的,就像他爱着对方一样。


尹柯被一阵大力的拍打声惊喜,他哭着哭着不知道怎么睡着了,等他打开门看到门后的人时,呆然地站立在那,愣愣地看着。


“怎么,不认识你老公了?”邬童笑嘻嘻地伸出手在尹柯眼前挥手,下一秒他就被对方扑入怀中,力气大得差点摔倒。


尹柯紧紧地抱着他,像是失去的珍宝一样失而复得,邬童手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背然后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在,我回来了。”尹柯紧拽住了他的衣领,然后凑了上去,吻上了对方的唇,激烈碰撞,相互摩擦,牙齿碰牙齿,唇舌交替。


两个人互相拥抱着走向卧室,倒在了床上,不断轻吻,彼此的唾液在口中交换相缠,直到传来了一声“嘶”得痛叫声。


尹柯把邬童拉开,目光放在了他的头上,那一处有血迹,甚至还在微微渗血的地方。


“我去拿药箱。”


他轻柔地用棉花沾了些酒精在伤口处轻轻地打转,邬童两眼瞧着对方为自己处理伤口的模样,只觉得心中的幸福感爆棚,用这些小伤来换回这些,也值得了。


最后一个蝴蝶结打完,尹柯看着邬童头上那个打了个大蝴蝶结的包,觉得非常可爱,噗的一声笑出了声。


“现在知道好笑了?刚刚是谁心疼地要死。”


静寂的气氛弥漫开来,不知过了多久,尹柯的声音才响起。


“我以为你,离开我了。”他把头埋在对方的肩上,带了些委屈。


“不会的,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抚了抚那人的头发,他感受到尹柯的不安和害怕安慰着他。


“你在哪,我就在哪,就算我死了,也要拉着你一起,尹柯,你永远是我的,我的Omega,我的爱人。”他凑近,吻了上去,温柔地吻了对方那皱起的眉毛,那不安的嘴角,那哭泣过的双眸,带着爱意和承诺。


“那我是不是该象征性的表示一下害怕?”


“这种时候你幽默感倒很强。”



他又把人揽进怀中,“我知道你的顾虑你所有的想法,你相信我,把什么都告诉我,我们一起解决,不要把什么都放在心底憋着。”


“上次你跟班小松的对话我都听到了,其实你拒绝我,不完全不是因为那些吧。”


尹柯的双眼在听到时愕然睁大,邬童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不要把我当笨蛋,我这么聪明,我跟你认识这么久,你以为我会不清楚你在想什么吗?”


尹柯低头想着,沉思着,邬童也不催促他,就那么静静目视着。他把头抬起,看向那个脾气有点差,爱吃醋小心眼他爱的男人,然后微微一笑,开口:“你标记我,我们结婚吧。”


巨大的幸福感充斥着邬童,像是天大的惊喜砸中了他,他想要一口答应下来,但理智战胜了感情。


“你是因为这次以为我离开所以才想要?尹柯,我不想逼你做任何事,我想尊重你,就算你一辈子都不答应被我标记和我结婚,我都不会在意,我都会像现在这样,我想你心甘情愿的,解开你自己的心结,然后我们结婚。”


“这么多年,其实我心里对你都有一份愧疚,因为当年你为了我挡下那一球,然后再也不能打棒球,所以..我。”


“所以你执意要上医科大学,是因为你想治好我的病。”邬童开口,接了下去,尹柯了然的笑了笑。


“后来我发现我治不好你,这成为了我一个执念和心魔,所以,我一直都拒绝你的求婚,因为我想,等到我能治好你肩上伤的那天,我才能答应你。”



高中联赛全国大赛半决赛最后,他们遇上总冠军的中加,凭借邬童和尹柯的默契投捕,全队人的齐心协力,他们多一分拿下了比赛,最后一局结束退场时,中加的江狄突然使劲全力打出了一个球打向尹柯,眼看就要砸向尹柯,邬童当时眼疾手快,把尹柯往前推了一把,然后那个球就直直的打在了邬童身上,当时他痛得倒下地,所有围观群众惊呼,长郡棒球队的人都围在邬童身边,最后联系了医务人员抬了把担架,把邬童送往医院。


最后检查的结果除了尹柯,陶西,邬童自己和他爸爸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都只当是普通的撞击产生的伤,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当时班小松和尹柯就守在病房外,邬童叫了尹柯进去,却独把班小松留在门外,班小松焦急的拉扯了一下尹柯的衣角,眼神的意思不言而喻,尹柯意会地点了点头,等到尹柯进去才发现病床前还站着陶西和邬童的爸爸,两个人都一脸沉重。


邬童看见尹柯进来,就对他笑着招了招手,邬童的爸爸一脸深沉,看着尹柯,最后说:

“小童想把这件事让你知道,因为你是他最信任的人,同时他也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他棒球队的其他人,你能做到吗?尹柯。”听了话的尹柯把眼神转向邬童,对方正一脸笑嘻嘻的看着他,他看着邬童,随后重重的点了下头,那是他们之间共同的秘密。


邬童本来左肩因为长时间的投球练习,已积累了伤,江狄那一球更是用了他所有的力气,直打在那个伤处,从此以后邬童再也不能打棒球了,他不能再长时间剧烈的运动。一直以来,尹柯都认为这是他的原因,所以他不顾家人的阻拦执意要学医,所以他在学校他努力的学习,都是为了想要当成医生治好那个人的病,能让他再站在棒球场上,这成为了他心底永远的一个心结,所以他执念地不接受邬童的求婚。


长郡棒球队自那以后,在高中的全国大赛,惜败,输给当年的黑马山中,而中加因为半决赛江狄的恶意偷袭报复,被取消了决赛名单,被中加处分并开除。


当年的事一幕幕的回忆想起,尹柯手探上了邬童的左肩,看着那道手术过后的伤疤,狰狞着,他细细抚摸着那道伤口,眼圈红了。


“这里,还疼吗?”眼泪又心疼地落下,他从来不知道他是这么脆弱,邬童每次受伤,都是为了他。


“不疼了,早就不疼了。”邬童把他一把揽进怀里,在他耳边轻轻吐气呢喃着。


“打棒球从来就不是我的梦想,那只是我的爱好,以前我的梦想是和你一起让长郡得到总冠军,但当我知道我不能再打球后,我的梦想就是和你在一起。”


“我可以没有棒球,但我不能没有你,尹柯我想让你知道,你就是我的一切,嫁给我,好吗?”


“我刚刚都跟你求婚了,你没答应。”怀里带了丝撒娇和不满的声音响起。


“求婚这种事,当然只能由alpha来求,我想和你在一起,共同孕育个孩子。”


“....所以我刚刚答应了啊=  =。”尹柯推开他眼神望着别处,没过一会,下身一个炙热的东西就靠了上来。


“你身上有伤,急什....嘶,痛!”

评论 ( 9 )
热度 ( 166 )
  1. 雯儿吖!西山飞鸟与君情 转载了此文字
  2. 二十一我是MiFeiFeii西山飞鸟与君情 转载了此文字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