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类似爱情》(上)

最近我和你

都有一样的心情

那是一种类似爱情的东西

在同一天发现爱再接近

那是爱

并不是也许

可不要忘记你要相信你自己

给我一些类似爱情的回忆

这个世界很无情

谢谢你

说一声爱你

我很想听

文笔渣,禁止上升真人√

 

 

当年棒球部的那帮人都渐渐结婚生子,最后剩下的,就只剩下了尹柯和邬童,班小松大学就和栗梓在一起,互通了心意,陆通也遇到能够互相赏识的人,就连焦耳在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后,追到了心中的女神,只有尹柯和邬童,在每年的同学聚会中,都是被别人耻笑的对象,而原因则是,两个人这么多年了,居然还都单着。


邬童觉得很委屈,他交过很多任女朋友,只是都不长久,他跟班小松和尹柯诉苦,其实每次都是对方提出来的分手。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邬童。”同样相似的景象,同样的对话,仅仅几年前才刚上演过。


邬童整个眉毛都皱了起来,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总之,他要搞清楚原因。

“为什么?”他明明每次都很认真地谈恋爱,认真交往着。

“我觉得你没有那么喜欢我。”女孩子也是一脸无奈道,这个决定她也是想了许久才决定出来的,她真的很喜欢邬童,原本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对方渐渐喜欢上自己,日久生情,总有那么一天的,只是对方总让人觉得不够喜欢自己。

又是这句话,邬童周身散发着黑气压,整个人脸沉了下来。女孩子为什么总是这么麻烦,每次觉得对方不够喜欢自己,到底怎样才能算够呢。

“喜欢是可以培养的,我可以说我对你是有好感的。”这是真的,他每次交往的对象都是他有好感想关系更进一步的。

该不该说邬童这家伙的运气爆棚,每次交往的女友都是温柔体贴贤良淑德的好女孩,有清纯美艳的,有性感活泼的,但无一例外的共同点,那些女孩子都有一对浅浅的可爱的梨涡,且都是真真心心喜欢他的,只是真心在时间的消磨下,保持的热情退散,只剩下了无趣。

“你自己都说只是好感而已了,三年了,我们出去约会过几次?情人节纪念日节假日,你连我几号过生日都不记得,约你永远都说工作,你反而有空去跟别人聚会。”

“那只是我的朋友,十几年的同学。”

“你也说是朋友同学了,我在你心里甚至还不如你的朋友同学,邬童,人的耐心没有那么持久,我父母在催我结婚了,我不能吊在你一棵树上,对不起。”

“有时候我觉得,其实你只是在通过我看别人而已。”女孩说完,就抹着泪离开了,只剩邬童一个人在原地风中凌乱。

邬童觉得自己是有那么点难过,虽然他并不爱她,甚至连喜欢都谈不上,但对方好歹和他相处了三年,还是有那么一点感情在里面,总是被人拒绝,心里的挫败感直涌而上。

只是,对方最后说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邬童不解,什么叫通过她在看别人?莫名其妙。

 

尹柯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这个点他正准备睡下,铃声一遍遍的响起,他接听电话,正是邬童打过来的。

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邬童失恋,都会给尹柯打电话,而且不知为何都在半夜十一二点。

“喂?”

“尹柯,来我家....过..来陪我喝酒。

“对面的人连整句话都断断续续的,让尹柯怀疑,这次他提前就喝醉了。”

“知道了。”挂断了电话,套了件挂在沙发上的外套,就出了门。

每次邬童失恋都会给尹柯打电话,每次他找的人都是尹柯,没有班小松,只有他们两个,喝着酒,说着话,然后一待天亮,有时候是邬童去尹柯家,有时候是尹柯去邬童家,谁也没有其中细究为何只有他们两个这种缘由,就渐渐成了习惯。

尹柯敲门后,邬童很快速地开了门,只是一见到尹柯,就整个人扑了上来,然后抱住了他,显然是稍微有点喝醉了。

他把人半抱半拖着拉到沙发上,那边那个傻子还在笑嘻嘻的。

“尹柯,你来啦,好快。”


“接到你的电话就来能不快嘛。”


“其实我没有多难过,每个人都跟我说我不够喜欢她们,其实我不明白,怎样才算喜欢呢。”

“每一次我都有认真谈,到最后谁都说我不够认真,你说为什么?”

尹柯坐在一旁,听着邬童絮絮叨叨的讲,他拿起桌上一灌已经开启的啤酒,喝了一口,啤酒苦涩的味道直冲入口腔,其实他并不喜欢喝酒,只是每次陪着邬童喝几口。

“也许只是时机没到,你还没碰上你真正喜欢的人。”他慢悠悠的开口,有些暗的灯光打在他脸上,让邬童看不清他的表情。

邬童渐渐地挪了过去,他突然非常想看到尹柯的脸,想看他现在是何种表情。

他挪到尹柯身前,脸凑上去,去看着那张脸,尹柯的脸很好看,尹柯黝黑的眼眸,尹柯的唇,呆愣愣地看着他。

两个人就那么沉默对望着,忽然,邬童伸出手,去抚摸了那张脸,他已然是有些醉了,不清楚自己现在的行为,尹柯没有反抗,就任由着他摸。

“你的梨涡,很好看,笑给我看。”他戳了戳对方脸颊上那一笑就会浅浅的的梨涡的地方,像小孩子一样用着手指去戳。

“尹柯,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几乎就是不假思索的回答。


“她是什么样的?”听到尹柯有喜欢的人,突然让邬童心底产生了那么点沉闷感,像有什么堵在心头一样。

“她很漂亮,懂得也很多,我们几乎互相欣赏非常聊得来。”

“然后呢,你告白了吗?”他的眼睛直亮亮的看着尹柯,只觉得今天的尹柯非常好看,让他忍不住一直盯着他。


“没有,还没来得及,她就出国留学了。”谈起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尹柯并没有什么感觉,不为所动,仿佛只是在讲一个别人的故事。

“那现在呢?”

“现在...”他的眼睛往上抬了抬,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带了点哀伤。

“大概是有吧,只是一段永远都不会有结果的感情。”他的眼睛直视着邬童,那双黝黑的眼睛,藏了太多藏不住的感情,有一瞬间,邬童几乎要认为,尹柯所说的对象,就是他。

对方有些愁容的姿态,让邬童情不自禁的想要去抚平他的额间,去抚摸他的头发,他靠上前,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他可以仔细端详尹柯的脸,一笔一划,两人的呼吸喷洒着,带着点暖暖的气息,尹柯身上的味道很好闻,让他想更靠近一点。心底好像有什么东西发芽,有什么想要情不自禁的一吐而快。

“尹柯,有时候我觉得我,其实是喜欢你的。”临睡前,他吐出了这句从刚才起就想说出口的话。

尹柯的眼睛在听到这句话时,微微睁大,带着一丝不可思议地惊讶,嘴唇微微蠕动,想要说点什么,却最终忍住了。

他看着睡倒在沙发上,已经醉得陷入睡眠的邬童,叹了口气,从卧室拿来毯子,仔细地盖在邬童身上。

罢了,就当他今天喝醉酒说胡话吧,反正醒来也不会记得了,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真是的,每次告完白就睡着,把人晾在一旁,隔天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然后继续和别人交往。

从某种方面来说,应该也算渣吧。

 

 邬童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脑瓜仁子那叫一个疼,嗡嗡嗡地响,他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发现还是在自己的房间,地上全都是散落的啤酒罐,身上还盖着一件毯子。

他努力忆起昨天的事情,却只记得他摸尹柯的脸,夸赞他的梨涡很可爱,挠了挠自己那头乱发,从沙发上坐起,巡视了自己的屋子,尹柯已经不在了,只有茶几上一张字条,熟悉的笔记,是尹柯写的。

【酒醒了就吃点醒酒药,帮你请假了。   -尹柯】

笑意从嘴角升起,心底漫起一丝甜蜜的感觉,让邬童整个人都心飘飘的。

他想起昨天自己喝醉后,摸尹柯的脸,戳尹柯的小梨涡,还夸他好看...产生了一股羞耻感,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粉红,渐渐地整个人涨红了脸。

脸颊的温度升起,有些发烫,脑海里都是昨晚尹柯那好看的脸,还有那翘起的唇角,浅浅的梨涡,邬童有些心猿意马,他甩了甩头,努力让这些画面从脑海中消除,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应该说是,总觉得这些画面有些眼熟,就像不是第一次发生。

“梨涡”默念着这两个字,有什么片段想起,女孩子擦着泪水离开前最后的那句话。

有什么东西串联开来,又什么都想不起。他昨晚,到底对尹柯说了什么呢。

邬童第一次产生出了无法把握的感觉,心底有个声音在说,也许以后和尹柯的关系,再也无法用朋友来定义了,而具体是什么,无法界定。

 

 

 

评论 ( 2 )
热度 ( 89 )
  1. 来看文的西山飞鸟与君情 转载了此文字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