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关于吃醋》

文笔渣,禁止上升真人√

大家七夕快乐!

在许多知道尹柯和邬童关系的人眼里,邬童就是个醋王,说是东亚小醋王也不为过,尹柯如果和其他人太过亲近,就会接收到来自他的灼烈视线,这种强烈的占有欲常常让其他人又羡慕又为尹柯表示同情。

一方面能有一个喜欢吃醋的男友表示他是在乎你爱你,而另一方面对方的无间断吃醋以及之后还得好好哄他许久,这让他人大呼吃不消吃不消。

然而尹柯似乎...没什么感觉?倒也不是说他不能理解感受到邬童的爱吃醋的坏脾气,而是他对这种情况游刃有余,邬童虽然容易吃醋,而且要哄好久,但于尹柯,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在他心底,小狼狗一旦生气,只要好好哄他,立马就会变得又乖又听话,不如说尹柯淡定好脾气的性格,让他无论碰上什么事,都会去从容的解决好。

对于吃醋这件事,对象转移到尹柯身上的话,好像谁都没见过尹柯吃醋,也许是尹柯不容易表达的性格,让人很难猜出他是否吃醋。很多人都好奇尹柯吃醋会是何种情景,真的你们没那么运气,只怕有生之年,看见尹柯吃醋的,也只会有邬童一个,而且还是难得的一次吃醋。

邬童非常希望自己的爱人能够为自己吃次醋,哪怕是小小的一点醋,但他的爱人总是云淡风轻,不管什么表情都不会轻易表现在脸上。

他不愿意去用电视剧小说里俗套的情节故意去接近女生而让对方显得嫉妒在意他,如果是几年前,他也许会幼稚地选择这种方法,现在,他成长了,成为了一个出色的男人,真正的好男友不屑于用这种伤害对方的手段只为了换取心中那点满足感,说白了就是他不愿意伤害尹柯,即使哪怕一点。

邬童总是会跟其他人保持距离,特别是女生,这是他对别人基本保有的尊重也是对爱人的一种自我承诺,即使偶尔会被尹柯看到他和其他女生太过接近,第一个道歉的,也只会是邬童。班小松和陆通那些年曾经笑言,邬童被尹柯吃的死死的,以后恐怕没有翻身之地了。邬童在一旁心底嘲笑着这群连对象都没有的人,外面是老婆大人,等到床上谁翻身就不一定了。

爱人就是要拿来宠的,就算脾气差暴躁那也是进入喷火状态的他,这时候就等着尹柯来安抚就行了。

是的,他爱惨了尹柯,简直没有任何余地。

既然不愿意用这种手段去让对方故意吃醋,那么尹柯就更不可能出现吃醋这种状况了。不过,意外还是有的,偶尔的添加剂是促进感情的一种情趣。

还有几天就是七夕情人节,邬童几乎是掐着时间过的,他早早的就订好并包下了那天尹柯爱去吃饭的餐厅以及情人节必备的电影票,当然还有鲜花。

虽然他并不想表现的那么庸俗,但毕竟是情人节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七年的纪念日。

当初就是在七夕情人节这天,他被班小松灌醉了酒然后开始酒后吐真言打电话向尹柯表白,而尹柯的回答也非常简洁民明了,他说“好啊。”

时至今日他其实非常感谢班小松当年灌醉了酒怂恿他去告白,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会对班小松极尽可能的和蔼。

都说七年之痒,虽然都只是一句谚语,但邬童非常紧张并相当放在心上,他自己一如既往的爱着尹柯,尹柯也没有任何变心的迹象。不过这次七年的纪念日他还是相当重视,天知道他磨了尹柯多久,什么这是我们在一起七年的纪念日那天是七夕情人节云云,才让尹柯答应那天提早下班两个人一起去约会。

七夕这天,邬童特意去做了个发型,穿了件黑色西装礼服,整个人显得身材挺拔又英俊。

 

他捧着一束几天前从花店定制的花,站在电影院门前,时不时的看看手表。这样靓丽的景象简直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许多过往的男女情侣都把视线看向他,也接收到了其他男人嫉妒的眼神。

有男友的女孩在心底遗憾并羡慕,没有男友的女孩则有的大胆的向邬童搭讪聊天,他们都在心底好奇,到底是哪个美丽的幸运儿能够得到这样打扮得帅气男人的青睐。

 
等尹柯忙完工作,赶到电影院,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邬童正在和一个长相甜美,身材高挑细致的女孩聊天,并且聊得非常愉快,笑得连眼睛都要看不见了。他自然的退后一步,站在拐角处一旁静静等候着。

莫名其妙心底那丝不舒服的酸意渐渐上升,尹柯在心底有点懊悔为什么第一反应是躲起来而不是正大光明的走出去。

这种类似偷窥的感觉让他心底多了几分紧张,他看见那个女孩差点摔一跤,邬童反应过来后去拉她,然后手揽在了对方腰上。

他突然想起来那个女孩有些眼熟,脑中回想着,正是邢姗姗,高中时期就曾让他吃过一次醋的邢姗姗。

那是尹柯第一次吃醋,那时候她来长郡挖人,想让邬童同她一块去国外,邬童那时候天天捧着一部手机聊,让大家以为他是在跟邢姗姗谈恋爱,也是从那时起,尹柯发现自己对于邬童的心思,他对邢姗姗也谈不上什么友好,与班小松幼稚小孩子脾气的发脾气冷战不同,尹柯那时,并不是冷战不讲话,只是慢慢地与他拉开距离疏离,直到后来邬童被那群棒球队的灌醉酒,把心底所有对于尹柯的不爽难受全都一吐而知然后当众跟尹柯告白。

他为了邬童和邢姗姗而吃醋这件事,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邬童,因为那家伙知道后,一定会非常得意。

以前是邢姗姗,现在还是邢姗姗,这种认知让尹柯嫉妒不爽,尹柯闭了闭眼又张开,抿了抿唇,努力压下心底的不痛快,走向邬童。

邬童没想到在焦灼等尹柯的过程中,会遇到以前的好友邢姗姗了,邢姗姗今天穿得非常性感漂亮,她对邬童,早就没有了感觉,这些年看见邬童和尹柯的感情,见证邬童的付出,在心底她是真的非常佩服他们的勇敢,今天她是跟男友一起来看电影,对方还没到场。

“最近跟尹柯还好吗?邬童。”

“就老样,尹柯还是那样。”

“喜欢上一个不太善于表达的人,是不是会觉得辛苦?”

“其实,还好,我们也算老夫老妻了。”想到尹柯,邬童的嘴角就开始上扬。

邢姗姗望着对方一副陷入甜蜜中,也笑了。“邬童,你能过得很好,我很为你高兴,你终于学会了怎么去爱人,有个人能够制得了你的脾气。”

“你说的好像我以前脾气很差一样。”

“难道不是吗?训练不来参加,随便发脾气,江狄那时候都被你气死了。”

“都多久的事了。”

“叔叔最近身体不太好,他很想你,其实他对于你和尹柯的事,早就不排斥了,只是你也知道叔叔的性格,和你一样,拉不下那个脸来低头,有空的话,多带尹柯回去看看他把。”

“我知道了,多谢你,姗姗。”

“我男友马上就到了,就先走了,刚刚多谢你扶了我一把,不然肯定很糗。”

 送走了邢姗姗,邬童看了看表,眼看时间都要到了,尹柯怎么还没来,是不是堵车还是忘了。他在心底想着,就见尹柯从一旁的拐角处走来,只是脸色好像有点差。

“柯柯你又迟到,电影快开始了我们进去吧。”邬童左手拿着爆米花可乐电影票等,右手去拉尹柯的手,只是还没牵上,对方就把手往后缩了一下。

尹柯这细小的一个动作,让邬童蹙起了眉,他只当他是累了,想着今晚一定要给尹柯一个比较美好的夜晚。

两个人的心思都不在电影上,尹柯脑海中回想着邬童和邢姗姗亲密地接触,他的理智告诉自己那只是正常的交友,邢姗姗差点摔跤邬童只是正好拉她一手,只是在闻到对方身上带有女性香水的味道时,感情就不受控制,邬童的身上有了不属于他的别人的味道。尹柯非常厌恶他身上那种浓厚的香水味,刺鼻。

而邬童想着的则是尹柯手向后缩拒绝他的那幕,他转脸去看尹柯,对方正全神贯注地看着电影,他伸出手去牵尹柯的手,尹柯虽然稍微后缩了下但还是老老实实任他握着,这才感觉安心了下来。

一场电影下来连内容都没记清,看完电影便是去邬童前几天订的那家餐厅,来个烛光晚餐,只是身后的人明显没有这个打算。

“我累了,我想回去了,抱歉。”这样的话语吐出,让人非常扫兴。

邬童皱了皱眉,尹柯今天的态度,完全不像平日里,反而像是曾经那年他们冷战对方不断疏离的模样,于是他握住对方的手紧了紧,带着霸道和话语里的坚决道:“那我们去买点食材,回家自己做。”然后把人一并带上车。

尹柯的心里也觉得十分的抱歉,想要答应妥协的话出声,邬童凑过来,为自己戴上安全带。刚才熟悉的女人的香水气味扑入眼鼻,刺鼻的味道差点让尹柯打喷嚏。他身子往后缩几分,右手止住了邬童的动作,自己系安全带。

“我自己来吧,你好好开车。”他真的讨厌邬童身上有属于别人的味道。

又是这样,这种躲避,邬童的脸沉了下来,耷拉着一张脸,不顾尹柯的拒绝,强硬的为他系上安全带。

 

两个人在超市挑选着晚餐的食材,邬童打了个电话,通知餐厅预约取消,他今晚一定要问清楚那个人,到底又在闹什么别扭。

驱车回了家,邬童就拎着食材走入餐厅,“柯柯,你在那坐会,晚餐我来做,一会我喊你吃饭。”

“你自己能行吗,大少爷。”尹柯看他那架势,调侃笑了。

“不行也得行,我说你,稍微也对我有点信心啊!”

笑意渐渐敛去,尹柯垂下眸,脑海里他们这几年一齐走过的点点滴滴回想起来。

是的他对他是有信心的,只是稍微,有点吃醋而已。

“我对你,一直都挺有信心的啊。”就这么说了出来,然后下一秒看到的就是某个人笑得连桃花眼都在往上弯,看不见眼。

尹柯楞了片刻,唇边扬起了微弱的弧度,带着宠溺的语气道:“真是个笨蛋。”

 

晚餐最后还是由尹柯和邬童一起准备的,按邬童的话说就是柯柯我们一起做饭然后一起吃,最后他看某个人手脚并用忙不过来还是起身去帮了他。

吃完饭,两个人一起窝在沙发上,邬童拿着遥控器不断的按,尹柯在沙发角边坐着看书。

正看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就挤了过来,邬童把头枕在了尹柯腿上不断地蹭。

“我说你,不要再动了。”揉了揉那头黑发,略带无奈地叹气。

“柯柯,你今天怎么了?”他双眼向上直视着那双眼眸,这个问题憋在心底很久了。

“没什么....”右手抬了抬眼镜,平静地继续看书。

感受到戴在自己眼睛上的那副眼镜被人从下面摘下,视线一瞬有些模糊,又恢复清晰,看见的就是某个人把自个的眼镜戴在了自己脸上。

“你好好地戴干什么。”拿回的手被邬童抓住了手腕。

“你告诉我你今天反常的原因我就还给你,柯柯还是不戴眼镜比较好看。”

又开始发脾气了,罢了反正也只是看书的时候随便戴戴。

“真想知道?”

“嗯”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其实只不过是....吃醋了而已,看见你和邢姗姗在一起。”非常不自然地讲出了真心话。

邬童的眼眸睁大了,像是听到了什么令人激动兴奋的事,下一刻他就把尹柯扑倒在了沙发上,有生之年,他终于等到尹柯为他吃醋了。

又是那阵刺鼻的味道,尹柯把邬童从自己身上拉开。

“你去洗个澡,快点,不然今天别想碰我。”

邬童到现在才了然一切,整个人嘴角都弯了,终于明白自己的爱人是在闹什么别扭了,于是他以飞快的速度冲去浴室然后洗澡出来。

 

等邬童出来的时,就看见尹柯躺在床上,手里正拿着当年他送给他的钥匙扣。

“看这定情信物干嘛,怀念我们的过去?”贴上去把人抱在怀里。

水不停地从邬童的发丝上,身上滴落下来,甚至在尹柯衣服上留下了一小片水迹。

“只是觉得这么多年这个钥匙扣还完好,质量还不错。”

“柯柯你真没有幽默感。”

“那你去找别人。”

“我只要你。”小狼狗在他头顶蹭了蹭。

尹柯拿起对方肩上的毛巾,把他的脑袋扳过来,用毛巾仔仔细细的擦着那未干的头发。

“我有没有对你说过。”

“嗯?”

“从今以后,你也是我的,以后身上不准再有其他人的味道。”

“也不许跟人太过靠近!”

“柯柯第一次为我吃醋,真的好开心,虽然今天烛光晚餐没有吃成,不过这是今天最大的礼物了。”

其实,是第二次了...尹柯在心底默默想着,之后再找个时机,告诉他吧。

“七周年纪念日快乐,七夕快乐,邬童。”

“既然是这么有意义的日子,那么你就把你自己献给我当礼物吧。”

这是尹柯失去意识前,脑海里残留的邬童说的最后一句。

在下身被对方捅进深入之后,迷迷糊糊想着,就任他去吧。

谁让自己,爱他呢。

 

评论 ( 6 )
热度 ( 379 )
  1. 大雯儿西山飞鸟与君情 转载了此文字
  2. 来看文的西山飞鸟与君情 转载了此文字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