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时年爱情》(中)

文笔渣,带点ABO设定,只有一点,总是写着写着就忘了。

禁止上升真人√

上文

日子就那么不咸不淡的过着,没有激情,没有浪漫,只有最普通的恋爱,也是最好的恋爱。

他们看着身边的同学朋友一个个找到自己心仪的对象,标记结婚,见证了一个又一个美好生命的出生。

长郡棒球队的教练由邬童担任,陶西作为总教练只是偶尔会去观摩提携意见,不过听邬童讲他们私底下倒是经常切磋,只是每一次都是邬童败倒在陶西手下,这两个人,即使年岁增长,却还是像两个幼稚的小孩一样谁也不服谁。

长郡的棒球在陶西带领他们那一届之后就越来越强,虽然走了一批像邬童尹柯这样有潜力和像班小松一样带有热情的队员,但长郡最后冲入全国大赛,还是给这所学校带来了相应的知名度,打开了棒球这项运动的市场,越来越多的家长把自己的孩子送入了长郡,越来越多爱好棒球的学生加入棒球部,虽然依然无法与称为总冠军的中加比较,但看着自己曾经的母校越来越多次的出现在全国大赛上,不管是邬童还是尹柯,都觉得非常欣慰,为此,邬童经常邀请尹柯观摩他们的棒球部,给棒球队的学生指点意见,当然每次总会引来那群小鬼的调侃。

“说什么看我们训练给我们指导,明明是教练你想和尹柯老师在一起吧。”

“对啊对啊,每次尹柯老师来,我们围着他都没说几句话,你就把人拉走了。”

“尹柯老师长得真好看,脾气又好,还是个有名的医生,棒球打得也好,我也好喜欢尹柯老师,以后我要找的Omega也要像尹柯老师一样。”

“就你?算了吧,连性别特征都还没分化呢。”

“我怎么了?我肯定是个Alpha! 我要不是和尹柯老师差了那么几岁,肯定追他了。”

“也不知道邬童老师那么差脾气的人,到底是怎么追上尹柯老师的。”

“我说你们,都说够了没,都给我训练加倍!还有那个小鬼,你就算再好,尹柯也不会看上你的,你给我再去跑个十圈!”现在的小鬼真的是越来越难调教了,居然当众想跟他抢尹柯,笑话,当尹柯那么好追的吗,也不瞧瞧我花了几年。

邬童阴沉着一张脸,一抬头看见的就是那个话题中的男主角正在一旁笑。

“还笑!”

“不过是些小孩子之间的玩笑,没有必要认真。”

“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的认真,也有小孩子的恋爱,当年咱们俩也是小孩,可别小看了这群小鬼,一个个投球的时候,不得不认真,况且...”他把眼神往尹柯身上看去,一字一句严肃道。

“就算是小孩子,我也不允许,不管是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不管是什么时候,他对于尹柯的霸道和独占欲都极其强烈。

“话说回来这群小鬼为什么每次对着你都恭恭敬敬的叫你老师。”

“大概是我身上也拥有老师的那种气质吧。”

“你的意思是我没有?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练一下,好久没和你练习投捕了。”

“你啊”尹柯状似无奈的失笑摇摇头,“不过说好不许太久。”

“好,听你的。”

两个人开始一来一往投捕训练,渐渐地也当了真。

“这么久不练你的水平也真是差了不少啊,尹柯。”邬童投了一个他曾经引以为傲的指叉球。

“彼此彼此。”

两人间近乎完美的默契最终还是吸引了那一批好奇的孩子,一个个都兴奋的激动起来,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见识超高水平的比赛,平常陶教练和邬童老师就经常闲着会互相切磋,但如此高默契的合作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过。

“我好像有那么一点懂为什么尹柯老师这么完美的Omega会看上邬童老师这样脾气暴躁别扭的Alpha了。”队伍里唯一的一个拥有技术的捕手望着尹柯蹲守接球的姿态,同作为捕手,尹柯不管是水平的技术还是耐心,值得他多去学习。

 

“我也好像有那么点懂了,其实邬童老师只有在对待尹柯老师的时候才会那么温柔体贴吧。”旁边一个年纪不大有些张扬的少年喃喃自语,邬童和尹柯这种投捕才是最有默契最佳的投捕组合,是他梦想中能和自己的捕手达成的状态,突然他想起了什么,开始脸红地看向一旁的少年。

“阿...津,我们以后多去找尹柯老师和邬童老师学习指导吧,你懂我的意思吧,对,对吧。”

“嗯?”名为阿津的少年一脸奇怪地看向自己的投手,怎么感觉对方有点怪怪的。

邬童作为教练,严厉的执行着他的教学训练,今年的长郡来了两个有发展潜力的新人,一个被称为地区的王牌投手,一个是冷静理智擅长运用智谋的捕手,这两个人在初中就曾相识合作,然后考同一所高中。邬童向尹柯谈起这两个后起之秀的时候,满满的都是骄傲。

“尹柯你觉不觉得他们俩的经历性格有点像当初的我们。”

“是啊,阿司身上那股傲气嚣张,把谁都不放在你眼里的态度像极了你当初来长郡的那副模样。”

“有吗(#`n´)”

“他如果不及时改正,迟早要栽跟头。”那个叫阿司的少年总让他想起以前的邬童,于是便多了几分担忧。

“这个,我也发现了,他身上的戾气太过浓重,所以身边有一个捕手牵制着他的脾气,就像你安抚我一样。”

“...”尹柯撇头表示不想理他。

“他们俩比起我们,大概是最顺利最好的一对了,从中学到高中两个人都一直合作打棒球,阿司那家伙,平常就经常把注意力放在阿津身上,把他当成自己的人,那小子要是分化,绝对是个占有欲超强的Alpha。”


“....真是越听越像年轻版的你。”

“我现在也很年轻啊!”

“油嘴滑舌。”

 

 又是一个清晨,尹柯在朝日的晨光中醒来,摸了摸身边已经凉却的温度,忆起昨天邬童对他说的,今天长郡有一场重要的比赛。

“尹医生,早上好。”

“早上好。”

“今天怎么没有见到你们家,嗯那只跟在你身后的小狼狗。”护士一脸好奇地往他身后望,见到确实没有那个常见的身影。

“他今天带队出去比赛了。

“是这样啊,那预祝取得好成绩吧。”

“谢谢。”

小狼狗这个称呼是已经成为公众都知道的称号了吗?小狼狗是医院里的医生护士病人等给邬童起的外号,原因是因为那家伙就像只小狼狗似的黏在尹柯身边。

毕竟上下班接送,中午尹柯有空就出去吃饭没空就便当外卖各种送,这种待遇,优质好男友让一众身边有Omega的Alpha惭愧,有Alpha的Omega羡慕嫉妒恨,没有的则表示以后一定要找个像邬童这般温柔体贴的Alpha。

温柔体贴吗?他在心底描绘了一下那家伙,根本就跟他完全扯不上关系吧。

霸道,别扭,占有欲强,偏执,不许别人随便近他身,傲娇,嚣张,脾气差,而且最喜欢粘人。

明明这些都是最差的词汇,放在一个人身上却出乎意料的让人不讨厌,甚至他会爱上这样的人,愿意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开始享受这个人把不完美的自己展现在自己面前,邬童的霸道别扭占有欲脾气差粘人全都只会为了尹柯而产生。

他想起昨晚睡觉前,那个家伙哼唧抱了他很久,碎碎念着为什么全国大赛不在双清举办,这样就一天看不见他了很不习惯他会很想他,昨晚还特意多要了他几次,虽然不是发情期,但对方信息素气味扑撒在身上,还是让他意乱沉迷。

说起来邬童每次总爱抱着自己到处嗅,像只狼狗一样的闻,他曾经问过他,邬童说自己身上的信息素味道很好闻。

邬童的信息素会有淡淡的甜味,带着一股奶香的味道,很香,也许是因为他平常喜欢做小蛋糕的缘故,所以信息素也不自觉地带了点牛奶蛋糕的味道,不过,自己身上是什么味道呢?

 

 “尹医生,尹医生?”护士的喊声渐渐把他的思绪拉回。

“哦,不好意思,今天有几台手术?”

“24号病人9:30有一台小的骨折手术,一点左右5号病房的病人有一台比较大骨髓炎手术。”

“知道了,一会你把整理好的资料一并发到我电脑,对了,病人家属记得通知填写手术同意书。”

尹柯眨了眨左眼,今天左眼皮一直跳总觉得心神不宁,他已经有好久没有过如此不平静的时刻了。

 

习惯,果然是件让人觉得可怕的事,中午饭没有个那个家伙招摇送过来的午餐,总觉得有那么点不习惯,这些年他早就太习惯,太依赖邬童的存在了,以至于邬童只是不在一天,他就不间断的开始想他。

“尹医生,今天你家那个Alpha没来?”跟他一个办公室的千智赫医生收拾桌上的文件打算出去吃饭了。

“每个人都问我今天他怎么不在,他的存在真的有这么高么?”尹柯执笔贴在唇上,状似悠闲地坐在摇椅上打转。

“怎么?对方突然没有出现不习惯了?”千智赫凑过来一副老前辈的模样。

“千医生说的我想应该是儿科的Karry医生吧。”

“你...好吧,不过习惯这种东西 真的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突然没有了对方的身影,熟悉的话语,熟悉的一些日常,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是啊,尹柯这么想着,他难以想象如果有一天邬童离开他,他会是何种模样,他还会这么冷静,这么理智吗?这么多年自己耗着他,对方真的不会厌倦吗?得不到回应的感情,就算耐心非常持久,再多的热情也会消散吧。

万一邬童有一天对他失去了热情和信心,厌倦了等待,想要离开呢,他清楚的明白,自己是绝不容许,决不允许,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只有他自己心中知道,他是在害怕,恐惧,自己会失去他,恐怕到时,他会崩溃。

“想什么呢,走,去吃饭吧,今天和我俩一起吧。”

“我跟着你们,真的不介意多一个这么大的灯泡?”

“平常让你们闪瞎了眼,也该是你尝尝被人闪瞎眼的时候了。”

 

评论
热度 ( 108 )
  1. 雯儿吖!西山飞鸟与君情 转载了此文字
  2. 二十一我是MiFeiFeii西山飞鸟与君情 转载了此文字
  3. 来看文的西山飞鸟与君情 转载了此文字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