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时年爱情》(上)

只是同人,带点ABO设定,真的只有一点,带点私设。

禁止上升真人√

文笔废,随意看。

 

尹柯,25岁,目前就任双清市航天医院骨科主治医师,兼任副主任医师。尹柯是双清市医学天才,毕业于中国医学最高学府的中国医科大学,年纪轻轻便在骨科疾病等方面发表过多项论文及研究,在骨髓炎,骨和关节结核,骨折等多方面领域取得出色的成绩,也是航天医院甚至双清市最年轻的担上主任这个头衔的医生。

他的医术被患者家属称赞,而更重要的是他作为医生有一颗仁者善心的品德,如果仅仅如此,那还没什么奇怪的,主要是,他是一名Omega,Omega虽然在当今的社会不算稀奇,但在数量上比起Alpha显得极其稀少,尤其是男性Omega,过去,人们对于Omega 总抱有了一种偏见,认为这种体质的人类在社会当中起不了重要作用,他们在力量上的差异,以及对Alpha的信息素的臣服,随时随地的发情期,让他们无法担任政府职员,警察,医生,等一些列需要大体力劳动的工作,更有Alpha戏言,只要有人给他们一根棒子,就能让他们跪着舔你的大老二。

可以说Omega在过去中,受尽了歧视,一个男性Alpha可以标记多个Omega,只要看上,放出的信息素就能让他们臣服在身下,被标记的Omega此生无法再和另一个Alpha在一起,他们之间的羁绊会永远伴随他,如果那个Alpha抛弃她,那么他将沦为最下贱的物品,被人拍卖随意享乐 。

而今,随着时代的发展,国际社会的逐渐开放,Omega这一特质的人在国际上的地位渐渐提升,不仅特意成立了Omega保护协会,还制定了一系列对于Omega这一群体的相关受益条例,越来越多的有志Omega青年走上国际舞台,为Omega喊声他们并不比Alpha弱,只是还是太少了。

社会上的歧视可以渐渐消去,而人内心深处从小的老旧观念却无法消除。尹柯是当初以最优益的成绩考入的中国医科大学,也是以最出色的优异成绩毕业进入了航天医院,他的优秀他的能力,向人们证明了Omega在医学上不输于Alpha,仅仅两年就做了主治医师,深受家属群众的喜爱,在许多不如他的Alpha的人看来是对他们人格上的一种侮辱,更别说这个Omega长相还极其俊美。

几年前,航天医院发生了一起影响极其恶劣的事件,几个强壮的Alpha医生把一个新来的Omega医师锁在了那一层的男厕所,聚众把他的眼睛蒙住,手脚捆绑,意图对他实施轮奸强暴。

那一晚是尹柯的噩梦,如果没有邬童的出现,那么他自己这一身清白的身躯早就遭受到了他人的侵犯。


没有人知道后来发生的事,只知道后来邬氏集团的大少爷一怒之下把那群Alpha 全都告上了法院,并放下扬言谁再敢对航天医院骨科主治医师尹医生不敬,就是跟整个邬氏作对。

Omega保护协会对几人的行为给出了严肃的惩罚,今后再也无法享受Alpha的福利并送上了牢狱之灾。


如果要问别人对尹柯的评价,无一例外是冷静,理智,医术极高,长相俊美。当年那个小豆芽清秀的少年长成如今俊气帅气的男人,尹柯身上自带了一种冷清,淡漠,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但这完全不阻碍他在男女老少护士之间的人气,成为整个医院的高岭之花,男性Alpha医生追求,可望而不可及的对象,毕竟未被标记,长相人品好,医术又高,虽说冷了点,但居家过日子,整日相见,还是要找个美貌而又有学识的人,而且对待外人冰冷,不代表对待自己的Alpha也冰冷。


而他们之所以没有展开行动,完全是由于尹柯身边自带一只“小狼狗”-邬童,畏惧于邬氏集团少爷的权威。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只知道有尹柯的出现,必然有他现身,邬氏集团少爷未来的接班人和万众瞩目医学界的天才,两个人身上的光环以及身份地位的相配让外界对于他们的谣言有诸多版本,一见钟情,青梅竹马,日久生情,到已经养儿育女。在这些谣言中,最靠谱的还是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打棒球,同一个初中一个高中一个大学,相恋十几年,走到今天。以上版本来自业内新闻人事焦耳的头条八卦。


邬童每次对尹柯说起这些让人好笑的谣言都会引来尹柯的一记胳膊,他也幻想着那些生儿育女的场景,然而现实是,他只是刚把人给追到,连标记都没有。


传闻邬童向尹柯求了12次婚,一年都不只一次,每一次都被人拒绝,不是时间场合不对就是有重要的事,爱情长跑十年,至今只上过几次全垒打。


尹柯高中毕业选择做一名医生,邬童大学毕业成为一名教师,大学毕业后,就职于长郡,做了一名高中英语老师,兼棒球部教练,班小松曾经在和尹柯邬童相聚时调侃过,让邬童做老师简直是对学生的灾难,邬童大少爷的脾气,做他的学生真是惨了。尹柯看着笑倒在一旁的邬童,忆起曾经自己对班小松说的话。


“对了,我还记得尹柯曾经对我说的那句话。”


“什么话?”邬童嘴中问着眼神却撇向尹柯,做口型对他打暗语。


“我还记得你们俩那时候冷战,你上课睡觉,我也睡,然后老师把我训了一顿,我抱怨说明明邬童也睡,凭什么只说我,你知道尹柯当时说什么吗?”班小松一脸的神秘兮兮。


“说什么?”其实尹柯自己也忘了,他俩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里看到了笑意,于是非常配合道:

“你们猜?”两人绝倒。

“班小松!”邬童看了一眼强忍住笑,两眼滴溜转看向尹柯,故意趾高气昂,大声喊了句,想重拾自己当年的威严。

“是!”即使是过了多年,班小松也仍然害怕邬童,他把求助的眼神看向尹柯,两眼泪汪汪。


“好了,邬童,别凶小松了,都多少岁了。”


“你怎么老帮他说话,你到底是谁的人啊!”邬童心有不满的瞪了他眼。


“……”尹柯默默的转头。


“好了好了我说,尹柯当时说邬童英语能考满分,你行吗?你知道吗,我当时听到这一句,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被人补了一刀。”说完夸张地捂住心口,仿佛被刺激到一样。

“噗嗤”两道同样的笑声响起。

“我还记得我当时说尹柯,你就知道背地里夸邬童,你有本事当面夸他,你们两个当时闹得可僵了,现在呢,夫唱妇随。”

“咳...小松,你,成语用错了。”

当年的那些时光都是青春回忆美好的记忆,三个人聊起来当年的那些事,感叹时光飞逝。

班小松成为了一名职业棒球运动员,现在所在的俱乐部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国际大赛中多次崭露头角,所有人里,他是第一个靠自己的努力实现自己梦想的。当年他们都一腔热血,挥洒着自己的青春与汗水,认为世界对他们而言没有什么不可能,踏上社会之后,被残酷的现实所击倒,才发觉当年只是小孩子幼稚的言论。


虽然除了班小松,大家都没有踏上这条道路,但这都不减他们对于棒球的喜欢,有事没事都会出来打打棒球,邬童每次打的尽兴时,尹柯都会在一旁注意提醒他多休息,这种习惯保持了多年,时而被那群当年的棒球部成员调侃“老夫老妻”他俩毫无自觉的相处总是羡煞一群单身的Alpha,喊着不行了要赶紧找个Omega过日子。


“你们知道吗,我前段去看了陶老师,你们猜他和安主任怎么样了,安主任又生了宝宝,这次是个小女孩,那小女娃长得粉粉嫩嫩的,长得好看的人在一起的基因就是强,要是你俩的孩子,指不定那基因,那长相,以后迷倒一片女孩。”


气氛突然间有些尴尬?尹柯转了转视线,如果忽略他脸颊上微红。邬童看了看自家爱人,明白他又是在害羞了,在感叹自己道路还远远漫长后,他咳了一声,想着要让自己媳妇儿下台,于是装作凶狠地喊了声。

“要生自己回家和栗梓生去,我可舍不得让尹柯受苦。”


“那也得栗梓要跟我生啊。”班小松咕哝地吐出了一句。

 

 趁着邬童去厕所的空间,班小松望向了尹柯,保持了一些距离,其实他本来是想坐到尹柯身边的,但碍于一个Alpha,一个Omega,虽说朋友妻不可欺,他对尹柯也没有任何想法,但是听闻Omega对于气味十分敏感,只要在自己范围内闻到Alpha的气味,就会产生不舒服的感受,而刚刚是由于有邬童这个Alpha在的缘故,他身上强烈的气味掩盖了尹柯身上散发出的微弱Omega气味。


“尹柯,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你为什么拒绝了邬童12次的求婚,而且拒绝他标记你。”这个问题他想问尹柯很久了,看着他们这么多年走过来,见证他们的感情,两个人却始终不温不火的谈着,等身边的人都有了心仪的Omega,标记了别人他们俩还保持原状,简直皇帝不急太监急,急死他班小松了,每年都看着他的好兄弟求婚失败,整天担心尹柯被别人拐了,他都无比同情他。

他问过邬童,邬童却表示他会等到尹柯想要嫁给他的那天,如果尹柯不想被标记,那么他就不会标记他,他会给尹柯最大的尊重和自由。话是说的那么完美,也不知道是谁整天担心得要命防着尹柯身边的每个人。


“小松,其实我,想了很久,要和邬童组建一个家庭,每年我都会有这个想法,可是我又觉得我没有准备好,去接受成为一个Alpha的所有物,之后去臣服他,这样我们的羁绊永远斩不断,我不想成为束缚在别人身边,我想要自由,我觉得我们这样挺好的,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在耗着他。”


“只是因为这个,没有别的原因?”


“…”尹柯沉默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爱不爱他?你不想跟他在一起吗?”

“我当然爱他,只是如果要用一生的自由去换,这让我没有准备好接受,你也可以认为我没有信心,不知道未来我和邬童会发展到何种地步,到时候只是互相伤害而已。”


“你就没有想过,你现在这样对他也是一种伤害吗?”


尹柯低下了头,暗自苦涩“…对不起。”

“你们俩的事,我不好多发言,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多相信他,就算他标记了你,他也不会囚禁着你,会给你自由,因为我看出来,邬童真的很爱你,十年如一日。”班小松叹了口气对于尹柯的想法他不是不清楚他的担忧,但还存在着很多让他感到疑惑的事,比如尹柯为什么会突然跑去学医,邬童成为教师,这两个人之间存在着太多他不知道的秘密了,只希望他们俩到最后能够好好的在一起。


邬童躲在屏风后,听着两人之间谈话,对于尹柯的心思,他早就心中有数了,不管是学医还是拒绝被他标记和他结婚,他都清楚,他等着有一日,尹柯解开心结,等到他投入自己怀中。


但有一点就像班小松说的,就算尹柯一辈子都无法接受他的标记不跟他结婚,他也会几十年如一日的对待他,爱他,其实他们现在的生活挺好的,悠然地谈着恋爱,彼此相爱,除了他们在法律中没有夫妻关系,也没有专属权。


即使如此,他也会向世人宣布,这个人归他邬童所有,任何人不得沾染,邬氏集团有的是手段弄垮一个人。

评论 ( 2 )
热度 ( 210 )
  1. 雯儿吖!西山飞鸟与君情 转载了此文字
  2. 二十一我是MiFeiFeii西山飞鸟与君情 转载了此文字
    😁😁😁
  3. 来看文的西山飞鸟与君情 转载了此文字
  4. 邹丽华西山飞鸟与君情 转载了此文字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