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wink之不开口的误会》(中)

只是同人,别上升真人√

有ooc,男自很久前看的了,已经忘记人物性格了。

下章应该有肉,虽然经常看,但很久没写了....

上在这

尹柯回到家,面对父母的关心,只说是在路上摔了一跤,便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间,做完作业,他滚到床上,手撑在脑后,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冷静下来之后,脑海中想起的便是走之前邬童看向他的眼神,那带着不舍和一丝心冷的绝望,他想归根究底错的还是他自己。

是自己一声不吭的疏离了他们的关系,带给了邬童伤害,明明只要问一声就会得到答案,却憋在心底,尹柯明白,他是在害怕,害怕那个问题的答案。

人人都说尹柯聪明,冷静,理智,遇到什么事都波澜不惊,从中考不及格到年级第一,他只花了半年。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之所以害怕,犹豫,在意,不再像平常的自己,是因为他动了情,他喜欢上了邬童。

每天眼神都会不自觉得向自己的左边望去,看见邬童趴在桌上睡觉就会扬起浅浅的弧度,邬童的脾气比中学差了很多,他记得中学的时候,邬童偶尔才会发小孩子脾气,那时候的自己就会给他一粒大白兔奶糖安抚他,他就会像个小孩一样开心的蹭到尹柯身上。

邬童到了长郡,他发现他的脾气更差了,对待任何人都有可能随时发火,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另一个恶趣味,喜欢故意逗他,惹他炸毛,看到那双生气的眼睛对上自己时,只能恹恹得低下头继续趴着,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他就是知道,邬童不会对他发火,而最凶的那几次,都是因为尹柯拒绝加入棒球部。

食指抚上自己还残留丝血迹的唇,唇上破了皮带着痛感,还有点酥酥麻麻的感觉,口腔里那微弱的铁锈味提醒着他刚才发生的一切,邬童粗暴的吻了他,带有极具攻击性侵略性的吻。

他把床被蒙在自己身上,想要去遗忘这一切,传来的电话响声打断了这一切,屏幕上是许久没有见到的一个名字。

“喂”

“好久不见。”

“嗯,好。”

“不见不散。”

挂掉了电话,尹柯收拾心情,打算迎接自己从国外回来的朋友-Karry。

在认识邬童之前,尹柯也有个青梅竹马长大的朋友Karry,Karry本就是从小从国外回来,之后住在他们家隔壁,两个人从小玩到大,上小学,初中,直到中学一年级,又举家迁回美国,临走前两个人道了别,Karry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两个人也没联系几次。

Karry的离开曾经多多少少让尹柯有些难过,毕竟那是自自己有意识起唯一的朋友,那段时间他也消沉了一段时间,不过还好有邬童,两个人开始长达将近三年的投捕合作,在与邬童搭档后,他的生活中只剩下了学习,棒球,邬童。邬童在他的生活参与那些年尹柯的一切。

 

邬童第二天早早地到了尹柯家门前,他有太多的话想跟尹柯说,昨晚,他一夜无眠,想到的都是尹柯离开前那淡漠的一眼,直觉如果他再不做点什么,也许他将失去尹柯,这个认知让他感到害怕。

在门前踌躇了半天,既怕太早进去打扰了尹柯和他的家人,不进去自己又着急,于是等了半天,终于鼓起了勇气,按响了门铃。

尹柯的爸爸看见门外站着一个清秀的男孩子时还是有点惊讶的,“是邬童啊,是来找尹柯的吗?”

“嗯,叔叔阿姨好。”邬童对待尹柯的父母难得的乖巧起来,还有点害羞,这是不是算见家人?

“不好意思啊,小柯刚刚就出去了,不在家,你要不然给他打个电话或者等一会?”

“出去了?”这么早他去哪里,邬童皱起了眉,在他印象里,尹柯很少周末出门,而且还是这么早,这代表着一定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

“小柯说他去见一个朋友,有点事,他能有朋友,我还是挺为他开心的,这孩子,平常都不太活泼,也没什么朋友。”

朋友这两个字在邬童心底产生了不小的波澜,他跟尹柯认识那么久,从没听说过他还有除了自己,班小松以外的朋友,难道是班小松?

“那好,叔叔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就赶紧跑出去,掏出手机,给班小松打电话。

班小松还在迷迷糊糊的睡觉,现在才七点半,一阵铃声打断了他做的美梦。

“邬童,你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啊,你是在存心整我吗?!”班小松过大的嗓门从电话中传来,邬童急忙把手机远离自己,免得耳朵遭殃。

“别废话,尹柯有没有和你在一起。”

“大哥,那么早和我在一起干嘛啊,尹柯怎么了?”

“没什么。”说完就想要挂电话。

“你等等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吧,好歹我也是棒球队的队长,尹柯最近的状态我有必要找他谈谈。”

“随便你,给你二十分钟,bba广场见。”

“什么!!”

 

尹柯拿起了手中的咖啡,抿了口,眉毛蹙了起来,太甜了,对面的少年看见他这样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笑什么。”尹柯get不到他的笑点,不过嘴角还是弧度扬起。

“走了几年,我都忘了,你不喜欢咖啡里加糖,给你重叫一杯吧。”,说完伸手就要招服务员过来,少年有一张帅气俊美的脸,一双桃花眼笑起来勾人心魄,不笑的时候威严的表情让人冷厉害怕,乍一看,长得有点像当红TFboys里面的王俊凯,怪不得刚才他们走在路上时,回头率那么高。

“不用了,麻烦。”他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偶尔喝点甜甜的也不错。”

“你还是那么怕麻烦。”

“怎么回国了。”

“国外待腻了,烦躁无味,然后还挺想你的,就回来了。”

“尹柯,你怎么了,见到老朋友不开心?”他从刚才起就察觉到了这个老友的心不在焉。

“没什么。”尹柯对着他淡淡地一笑。

“我们都认识多久了,你的性子我还是了解的。”Karry翘着二郎腿,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眼神直视着他。

“还真是瞒不了你Karry男神。”

“其实我这次回来也是有事要告诉你的,我交了个男朋友,他叫千智赫,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带他来见见我的朋友,不过他有事耽搁了。”瞧见尹柯一脸的的平静,仿佛并不惊讶。

“一点都不惊讶?”

“如果说一点也没有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不过按照你的性格,能够把他带回来介绍给朋友,说明他在你心底有着很大的分量。”

“这么久了你的逻辑分析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的确,我爱他,不过这话我也只会当着你的面说。”

听了他的话,尹柯笑了,“我想能够被你爱上的人,挺惨的。”

“说吧,你有什么事,我都把我最大的秘密告诉你了,你也得分享一下,不然不公平,是不是那个叫邬童的小子。”

Karry对于邬童,还是见过几次的,那时候是他快要出国的时间,只记得有个小子一直粘着尹柯,举手投足看他的视线,动作,都透露着让人耐人寻味的感觉。

“我跟他....”也许是重见好友让他的内心感到放松下来,也许是Karry也跟他讲了关于自己的故事,这让尹柯不自觉得想要倾诉,他憋在心底太难受了,偶尔也想找个机会面对自己熟识的人倾诉自己的烦恼。

“原来是这样。”Karry听了尹柯的话,手撑着胳膊,状似在思考的模样。

“你为什么不亲自去问他?”

“我....”举起的杯子又放下,尹柯开口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认识的尹柯从来不是这么胆小的人,又或许是,你在害怕,害怕听到他的回答,害怕他的答复是离开。”

看着对面沉默不语垂着眼眸的少年,Karry叹了口气,他跟尹柯相识这么久,从没见过他如此犹豫消沉的模样,这个邬童,给他的影响力,太深了。

“尹柯,你爱上他了。”话一出口,尹柯就睁大眼看着他。

他清楚自己喜欢邬童,但从没想过爱上什么人,甚至爱上邬童,他们两个,都是男生啊。

“你在想你们两个都是男生吧,我跟千智赫也是两个男生。”

“人生在世就那么几十年,想那么多干什么,想爱就爱,别让自己以后后悔。”

想爱就爱吗?前面的障碍阻挡那么多,真的可以遵从自己的心意吗?

“你应该去试着相信他,相信你爱的人,也许他会给你带来惊喜,和感动。我们出去走走吧。”

 

邬童等了半个多小时,才等到班小松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迟到十分钟。”

“邬童,你不带这样的,你知道现在几点吗,我可是接了你的电话就直接跑过来了,对了尹柯呢?”

“我怎么知道?!”他在这一片找了很久,把尹柯爱去地方都找了一遍,都没有找到尹柯。

尹柯爸爸说的朋友不是班小松,那就是其他他们不知道的尹柯的朋友,一想到尹柯为了一个所谓的朋友就一大早出门,他的心底就隐隐地产生一种嫉妒,本来他对尹柯是非常了解的,尹柯的习惯,尹柯爱吃什么,尹柯爱做什么,他知道尹柯的许多事,除了他在中加的那段时间。

突然间跑出一个尹柯的朋友,还是他不认识的,不知道尹柯什么时候交的,这种认知让他产生了威胁感,万一有人要跟自己抢尹柯呢,在学校里的情敌本身就很多了,郁风,沙婉,栗梓,现在又冒出一个,邬童觉得很心累。

“邬童,你要出国的事是真的吗,我说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居然到现在都还不说,不管怎么样,我和尹柯都会支持你的,加油!”班小松凑过来,一脸的你不够朋友的拍了拍他的肩。

等等,他刚刚听到什么?“你刚刚说什么?我去国外?谁跟你说的?”邬童的脸色开始不好了。

“我听焦耳这个八卦头条说的,最近都在传,难道...难道不是吗?”班小松讪讪地开口,邬童的脸色真的太难看了,又要发火了,尹柯我好害怕啊!

“该死的,谁说我要去了!”邬童暗骂一声,瞪了眼班小松就准备继续去找尹柯。

他想他知道问题出在哪了,尹柯是因为听说了自己要出国才会对自己这种态度。

所以,这是不是代表,尹柯对他并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他都会如此失常是因为怕失去他。

这想法让他像吃了蜜糖一样的甜,他现在迫切的,非常想见到尹柯,去找他,去见他。

只是,等他跑到路口,亲眼目睹的一幕,让他停住了脚步。

“喂,邬童,你怎么了啊,等等我啊!”班小松急忙的追上来,却发现邬童站在路口,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对面有一对男性情侣正拥抱在一起,其中那个,赫然就是尹柯。

班小松吃惊的张大了嘴,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尖叫,他转身去看邬童,发现他脸色阴沉,愤恨得盯着对面拥抱的那两个人,手紧紧握成拳,只听到了骨头嘎脆响的声音。

班小松到现在才意识邬童和尹柯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在骂自己的同时,及时的去拉住邬童,不让他太过愤怒,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你先别生气,也许就是一场误会,之后再找尹柯谈谈。”

邬童紧紧的盯着对面那两个人,只觉得心中的火在不断上升,燃烧着他的理智。

尹柯,你好样的。

评论 ( 13 )
热度 ( 139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