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wink之不开口的误会》(上)

看完少年时代就开始萌这对了。

只是同人,别上升真人√

不照电视剧原著来,自己脑洞,取名废,有occ。

 

 

尹柯没想到,他知道邬童要出国的消息,还是班小松告诉他的,那时候他正在画画,一笔一画画着画上的那两个人,这幅画他画了很多遍,画了很久,却始终不满意。

班小松咋咋呼呼地跑到他面前,叽叽喳喳地说着“尹柯你知道吗?听说邬童要去国外了,和那什么邢姗姗一起,这家伙这么可以这样,说好的要一起打联赛拿冠军!不过也只能祝福他了,我班小松会想他的!”

拿着画笔的手顿住了,画笔在浅浅的画纸上印出了一个黑色的印迹,等他意识到时已经补救不过来了,这张画,又被他画毁了,叹了口气,把画纸从板上撕了下来。

班小松说了一堆才发现尹柯的动作,他急忙得止住他的手。“尹柯,这画得那么好,为什么要撕啊。”

“画毁了的东西没有值得留下的必要了。”他把画纸卷起来收到画箱,心里想着今天看来是没什么心情作画了。

“尹柯,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看着眼神晦暗不明,心情低落的尹柯,不禁想自己是不是哪句话说错了,此时有点后悔自己这莽莽撞撞的性格。

“没什么,去训练吧。”他向班小松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先一步走出了画室。

 今天的气氛很诡异,这是整个棒球队的成员心里的同感,其他人在各自做着自己的训练,尹柯和邬童在做投捕练习。

尹柯的训练完全不在状态,不是弄错邬童的暗号就是接不住他的球,再又一次接不住球之后,他在心底想着果然自己还是在意了,在意班小松说的那番话,在意邬童离开去国外。

他在心底说服自己去国外是件好事,邬童那么优秀,国外的棒球队的技术水平比长郡高了不知道几个档次,你该祝福他为他高兴,而且你有什么资格留下他,第一次离开的,不就是你吗?现在他不过是选择和你当初一样的选择,尹柯,你没有资格。

可是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在犹豫,明明他前脚才跟你表了白,后脚却要走?这算什么,耍人吗?耍着好玩?他以为他们的关系早就彼此心中有数,他看着正在投球动作的邬童,什么时候你才会亲自告诉我你的决定。

在回过神的刹那,一颗球向他飞来,头因为受到快速球的撞击,让他整个人倒了下去,等他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向他聚集的一众棒球队成员,最前面的是那个他熟悉的,正是让他失误摔倒的罪魁祸首的男主角-邬童,只见他的脸上带着焦急,不停询问着尹柯身上有没有伤痛不痛。

尹柯从地上站起,摘下了自己的护具,在心底嘲笑自己,一个捕手居然会因为投手的投球而让球砸到脑袋上,真是让人笑话,邬童,你对我的影响,到底有多深。

“尹柯,你没事吧。”

“尹柯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

“对啊对啊去医务室看看吧。”

尹柯淡淡地笑了笑,回绝了一切的关切,他不敢去看邬童,他知道对方一定带着灼热的视线在看着他。这时班小松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关心。

“尹柯,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尹柯是他们队唯一的捕手,也是他的好朋友,虽然不知道尹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态,他决定之后和尹柯好好谈一谈。

“没什么,小松,今天的训练,我就先回去了,对不起。”

邬童就那么看着他,尹柯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他想不明白,明明他都跟他表白了,明明之前一切都好好的,为什么突然之间他们又变回了原点。

“站住!训练还没结束,你就想走?”他带着一脸怒气地走到他面前,拽住他的胳膊,想要寻求一个答案。

尹柯低着头,抿紧了嘴,然后他挣脱开了邬童的束缚,“对不起,我要回去了,你好好训练吧”他现在的心思真的一团乱,他需要回去好好让自己静静。

邬童看着尹柯逃离了自己的视线,连一个解释也没有,就像之前,什么也不说,就离开背弃了他们的承诺,心中的恐慌感越来越扩大,害怕重蹈上次的覆辙。

“尹柯,回来!”所以他只能在后面喊,但也只是看着那个身影渐渐地远离,直至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TMD捕手都不在了,投手屁个好好训练。

之后的几天,他们还是像以往一样的相处,那天训练的事大家都闭口不言,就像从没发生过一般,只是邬童还是发现了,虽然在其他人看来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和尹柯相处那么久,他早就太了解他了,尹柯对待他,产生了一丝疏离,他们还是会一起调侃班小松,还是一起吃饭,投捕训练还是一样的默契,只会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两人相处时,邬童想要去拉他的手时,会被他退后拒绝,邬童想要去靠近他,和他好好说话,对方也会跟他保持距离,他们之间像是隔了道屏障,把两个人分在了一边。

和尹柯这种不上不下的关系,搞得他身心俱疲,偏偏尹柯做得毫无破绽,让其他人察觉不出。

再又一次的棒球训练结束后,等其他人都走了之后,他把尹柯堵在棒球活动室,反锁住了门。

他一步步的靠近尹柯,把他困在了墙边和自己之间,尹柯还是那么波澜不惊,就只是看着他。

“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邬童撇了撇嘴角,扬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

“你想听什么?”尹柯抬起头,看到的就是一张阴沉的脸,带着怒意。

这几天他一直等着邬童来找自己,来向自己讲出国的事,只是他没想到,邬童却根本不跟自己提,难道是想要离开前一天才打算告诉自己,他之前就有听邬童说过,他要去美国找自己的妈妈,那还是他们两个人在初中时邬童告诉他的,所以现在,他等着邬童亲自告诉他,而不是从别人口中知晓,这种认知让他的脾气也开始上升,恼火了起来。

“我觉得我们之间不是可以随便这样独处的关系。”话一出口,他就看见邬童惊讶地睁大眼。

“你说什么?!”曾经冷战时尹柯说过的话又一次的在自己耳边响起,当初的自己听了只是生气难过,而现在,却是滔天的怒意。

“再说一遍。”他的眼睛血红,邬童不明白,他喜欢尹柯都这么明显了,对着他表白,为什么尹柯对待自己,总保留着什么,现在居然还说他们不是可以随便独处的关系。

“那你告诉我,我们是什么关系?同学?你同学会这么亲你吗?”怒气让他开始丧失理智,他抬起了尹柯的下巴,然后吻了上去,撕咬着唇瓣,撬开对方紧闭的牙关,开始更深的舔弄。

尹柯在这种强烈的攻势下开始挣扎了起来,他和邬童从没有如此亲密过,他也从没有过如此侵略性的亲吻,邬童的吻很强势,带着不容拒绝的力道,他紧紧地按住尹柯,仿佛要把他禁锢在自己怀里。

舌尖传来一丝铁锈味,尹柯咬了他的舌,血丝在两人唇间蔓延开来,邬童还是那么吻着他,不顾舌尖的痛感,两人开始厮磨起来。

等到尹柯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之后,邬童才放开他,抹了抹嘴角流出的血迹,他又开始吻了上去,轻柔的舔扫着每一处,汲取着其中的甜美,津液从两个人口中互相交缠,分离时带出一丝银线。

尹柯的整个人脸都红了,他软软的靠在墙上,如果不是他的肺活量够好,此刻他早就无法呼吸了。

“以后,不许再说那种话了。”邬童伸出手,温柔得望向他,想把他拉起,只是...尹柯一把打开了他的手,用带着淡漠的眼神看着他,邬童从没有见过尹柯用这种眼神看他,他看过尹柯软软撒娇的样子,看过尹柯生气的样子,看过他愧疚无可奈何的模样,却从没见过这样冷淡,仿佛他们是陌生人般的眼神。

“尹柯...”他有些颤颤地开口,他知道自己做的过分了点,但是他实在太生气了,他无法容忍尹柯说他们只是同学的关系,他明明那么喜欢他,早就在中学的时候,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他。

“我回去了。”尹柯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抬手抹掉了唇角的血迹,背上了包,离开了棒球室。

这种决绝的背影,第二次了,邬童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然后发出了低低的笑声,他最想要保护的人,最后还是伤害了他,他脑中回想着一切。

从以前到现在,他的捕手,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从来都只有尹柯,在之前与小熊队的比赛中,他就在走廊那里,看见了尹柯的身影,虽然那只是个模糊的身影,但他相信他不会认错尹柯,所以他挑衅的投了三个坏球,他想让尹柯看见。

回到家他就立刻让王叔去调查长郡所有师生的名单,在看见那两个字时,他忽略心中的惊喜,告诉自己是因为他被中加记了处分而不是因为尹柯。

他理所当然的在教室看见了尹柯,与他作对,其实也不过是因为想要引起他的注意力,从以前到现在,能够安抚他的脾气的,只有尹柯,尹柯不在中加的那些时间,他的脾气坏到任何人都不想靠近他,午夜梦回十分,梦到的都是他们曾经在一起打球的美好的时光还有最后的比赛,他没有来,投手没有了自己的捕手,那一场他们打的极其狼狈,6: 7输给了对手,从那时候起,他记恨上了尹柯,他在心底为尹柯找了许多理由,只要尹柯的一句解释他就可以原谅他,因为他从很久起,就把他当成了宝贝,只是尹柯,什么都不愿意对他说,就连再见到他,也只是淡漠的质问他为什么来长郡。

他为什么来长郡,没人比他更清楚,是因为尹柯在这。他答应班小松帮他重建棒球队,其实也只不过是因为想要和尹柯重新在一起,继续打棒球,他继续当他的投手,他继续当他的捕手,两个人重新实现当年未完成的约定,打进全国联赛,拿到冠军。

“尹柯,尹柯”他闭上眼,在心底不断念着这个名字,尹柯,不管如何,我都不会放开你。

从以前到现在,还是未来,你都是我的捕手,我的。

明天一大早就去找尹柯吧,不管怎样,都要把一切说清,让他给他一个答案,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他再也无法忍受了。

 

评论 ( 4 )
热度 ( 151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