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浮沉》(下)

cp贺唐

文笔废。

双BE死亡向,慎入。

前文

贺涵失去了踪迹,罗子君怎么也找不到他,唐晶的家里,没有,老卓的酱子,也说自从上次唐晶葬礼过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去公司,同事说贺涵已经很久没来上班了。

只是到了每个月底,罗子君的银行户口都会打进一笔钱,推算出是贺涵打给她的,钱不多不少,刚好够她和平儿一个月生活所需的费用。

她把这事告诉了薛甄珠,薛甄珠一脸不以为然道:反正她钱都给你了,你还怕他跑了,每个月这笔钱你不用工作都能养活你和平儿,那不是很好吗。”她觉得和自己的母亲简直无法交流,她甚至在想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一个唯利是图的母亲。

她查出贺涵每次打钱给她的地点,然后赶过去找,只是每次当她飞过去之后,贺涵都先一步离开了。

平儿每天都在问贺涵叔叔去哪了,怎么还不来看我,还有唐晶阿姨,也好久没见到她了。罗子君看着平儿那天真无邪的双眼,眼睛红了眼眶,她蹲下身抱着平儿轻轻拍着他的背说“唐晶阿姨只是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所以平儿你见不到她。”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她啊。”平儿好像也有点明白他的唐晶阿姨他要好久不能看到了,有些难过的抽了抽鼻子。

“我想唐晶阿姨也会很想你的,妈妈也很想她啊。”

“那贺涵叔叔也去了很远的地方吗?”

“贺涵叔叔会回来的,平儿不要哭,妈妈会陪着你的。”她要用纸巾擦了擦平儿的眼泪,却觉得自己也快要流泪了。

“妈妈你怎么哭了?”平儿乖巧地用自己的小手去帮妈妈擦眼泪。

“妈妈没有哭,妈妈,妈妈只是太想他们了,平儿,你一定要好好的。”说着她把孩子抱入自己怀中,她不知道以后的生活她和平儿要怎么过,她只有平儿了。

“平儿会好好陪着妈妈的,以后买大房子给妈妈去住。”小小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只是看见自己妈妈哭了就想好好安慰她。

 

陈俊生安慰她,也许贺涵只是想自己一个人好好静静,等他想通了自然就会回来了,不可否认唐晶的死确实带给了贺涵很大的打击,但是他真的会回来吗?罗子君在心底问自己,她第一觉得觉得那么心慌,害怕,她害怕贺涵就那么失踪了再也不会回来。

贺涵去了很多地方,带着唐晶的骨灰,走过平原,跨过高山,漂洋过海,他去了曾经唐晶最想要去的地方,青藏,马尔代夫,摩洛哥,西班牙,都是曾经唐晶无意中说出自己想去度假的地方,甚至唐晶还提过,他们要去哪里度蜜月,只是这些都无法实现了,因为当初的那个姑娘早早地失去了她的后半生,她还太年轻了,还没有完全看过这些风景,看过这世上的一花一草。所以,贺涵带着她,带她去她曾经向往的地方一起走过。

这样一个相貌英俊儒雅绅士的男士,却总是一个人孤单的前行,有许多当地的游客本土市民对这个神秘的东方游客吸引,对他感到好奇。贺涵总会被人接收到来自热情好客的人的询问

“你是一个人来吗?”

“不,我是和我爱人一起来的。”每次他都会这么回答。

“那她人去哪了?我想她一定是个非常漂亮美丽的姑娘。”

“是的,她确实是个非常美丽好看的女孩,在我心里是最漂亮的。”贺涵主动忽略前半句问话然后向对方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

在这段旅行中,他接收不到任何信息也不会有任何干扰,这只属于他和唐晶两个人的旅行。

 

罗子君再次见到贺涵是一年后,当时她正准备回来去学校接孩子,回到家就见到一个熟悉的男人身影,贺涵看见她以后也是顿了顿,然后继续收拾手中的衣服。

罗子君就那么深深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万千的思念都满溢而出,她忍不住扑过去扑在男人怀里,只是还没抱上几秒就被贺涵给放开了。

贺涵望着她,眼神里都是愧疚和歉意。他说:“子君,对不起,我走了那么久。”

“我今天回来,是来看平儿的,只是不巧他不在。”

“你这一年,去了哪里?”

“去了很多很多地方,看了很多很多风景。”

“我给你寄了钱,我想你应该需要...”

“我不需要你的钱,我只是想要你回来,和我和平儿生活在一起。”罗子君有些哭喊道。

贺涵看着她难过哭喊的样子,心中只觉得内疚和愧意,他不爱这个女人,却与她结了婚,结了婚却不能好好照顾她,沉默了片刻开口。

“对不起,我不能给你爱情,但是我会在其他物质的地方好好补偿你。”然后拎起手中的行李箱,准备离开,这一句残忍的话了短了罗子君所有的希望幻想。

“你要去哪里?”她冷静下来,用手背擦了擦眼眶中的眼泪。

“这段时间,我会住在公司,如果你有事,可以去找我。”

“贺涵,你真是狠心,真是个混蛋。”贺涵的脚步声顿了顿,最后还是毅然决然的走出了家门,在他走后,罗子君整个人崩溃到跪在了地板。

她想,这是老天给她的惩罚,让她抢走了唐晶爱的人,又害得唐晶离开的惩罚,让她曾经以为得到了贺涵的人和心,最后却发现,不管是人和还是心,她都没有得到,都只属于唐晶。

贺涵在公司住了下来,他换了新的公司,还是原来的职位,只是再也没有了那个他教导出来的优秀学生了。不是没有听闻他的大名,想拜在他门下的学生,只是贺涵一概不接受,在他心底,唐晶是他唯一的学生,最让他值得骄傲自豪的学生。唐晶的成功成就是由他教导出的,而她的一生也被他所毁。

罗子君去过几次他的公司,想找他谈一谈,只是她每一次去,贺涵都不在。

贺涵一个月有几次会回来住,只是睡在沙发上,那所房子给了罗子君,虽然对于罗子君他显得有些残忍,但是对待乖巧可爱的平儿,让他多了几分慈爱,望着平儿一脸惨兮兮的哭着想要见他的贺涵叔叔,他的心底也不禁柔软了几分,就当是为了孩子吧。

两个人住在一个屋檐下,却从不讲话,一对结了婚的夫妻,却比陌生人更加冷漠,贺涵除了晚上回来见见平儿,其他时候基本不见人影。

在一天晚上,罗子君加班回来的有些晚了,回来见到的就是贺涵睡在沙发上的模样,贺涵的眼睫毛下有着淡淡的黑眼圈,神情疲惫,贺涵沉睡的模样让她忍不住靠近,男人睡得并不安稳,睡着时眉毛蹙起,仿佛在做什么可怕的噩梦。她伸出手去抚平他的蹙眉,然后又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脸,她已经有很久没有碰触到这具身体了,这个她爱的人。

她明明和他是夫妻!为什么现在会是这种模样,连见他这种机会都要靠着平儿那孩子的原因。

她想跟贺涵有更亲密的关系,做夫妻会做的事,这么想着,她靠上去,抚摸着贺涵的身体,凑下身,嘴唇慢慢贴近对方的唇瓣,在即将靠近之际,她被人给推开了,这股力气甚至让她后退了几部差点没有站稳而摔倒。

只见贺涵一脸惊愕地站起身,眼神中带着不谅解,然后摇了摇头。

“子君,你,你不该这样的。”

“那我应该怎样呢,面对自己爱的丈夫,却每日与我话不投机,见他还要靠自己的孩子的哭泣,你知道我心里什么感受吗?我爱你,我想要和你有正常的夫妻关系,我们已经结婚了!这对我是种折磨。”她伤心的怒吼。

“对不起,我想我还是回公司住比较好。”他拿回沙发上自己的西装外套。

“你不要走好不好,我们一起和平儿好好生活,忘了唐晶忘了一切然后重新去个地方重新开始。”见贺涵要走,罗子君抱住他,紧紧地抱住,她不想失去了这个男人,从男人帮助她走出离婚的阴影后她就爱上了这个男人。她有预感如果她再不挽留,她将永远失去他。

贺涵掰开她紧抱的手,正对着她的视线,让她抬头好好看着自己。

“子君,我们离婚吧。”

“不,你说什么?!”罗子君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对面的男人说出口的话。

“你是个很好的女孩,我已经浪费了你一年多的时间,伤害了你那么久,你值得被更好的对待,去找属于你的幸福吧。”贺涵一脸微笑,笑容中带着无可奈何。

“我的幸福就是你啊!”

“我不值得被任何人爱,所以,不要再花时间在我身上了。”

“真的对不起...”然后走出了门。

他曾经觉得唐晶去世了,那么跟谁在一起都无所谓了,所以他和罗子君结婚了,他想补偿她,只是他并不爱她,没有爱的婚姻,带来的只是彼此折磨,只是更加的伤害了另一个无辜的女人。

如果他还是个男人他就应该早点了断现在的关系,放了罗子君,让她重新去追寻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让她每天活在痛苦中,渴望男人来爱她。

 

唐晶,你也一定会在天上骂我吧,骂我是个混蛋,你们以前多好的姐妹,结果两个都被我伤害的那么深,让你们连闺蜜也做不成。

唐晶,我已经和别人结过婚了,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接受我曾经是别人的丈夫,可是没有了你,和谁在一起都不重要了。

贺涵抱着唐晶的相框,手抚摸着框中笑得美丽灿烂的女人,眼泪静静地流淌,流落在了相框中。

 

没过几天,就有自称是贺涵律师的人来到了罗子君家中,协助草拟离婚协议。

“按照贺先生要求,贺先生的房产及车辆归罗小姐你所有。”

“回去告诉贺涵,不用了,我不需要任何他的财产。”她没想到贺涵会为了离婚而做到这种地步。

“这...”律师的话语中也带着为难,他们也是第一次看见男方主动要求把财产给女方,女方却不愿意接收的人。

“贺先生的意思是,罗小姐还有一个孩子,也还有母亲需要赡养,孩子将来上学,上大学需要许多费用,就当是他给孩子上大学助学的费用,还有给罗小姐带来的心理精神伤害,罗小姐可以不接受,但这部分已经是归您的了。”

罗子君爽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这个男人做了这么多,不就是怕她不签字,对于贺涵,她已经彻底心死,她爱上了这么一个残忍狠心的男人。现在她只想离开这个是非的伤心之地,然后带着平儿,好好的生活,独自一人,努力的把他抚养长大,她只有平儿了。

“贺先生让我向您说句对不起,以及希望祝您幸福。”

 

 罗子君带着平儿离开了,谁也不知道去了哪,她给平儿退了学,在一个乡下小镇住了下来,又给平儿办了当地的学校。

每天在当地给人收发物品,下班了去接平儿回家。她偶尔会想到贺涵,想到他的温柔,体贴,想到无情冷酷,却又觉得如果贺涵不跟她离婚,他们继续那样彼此折磨的过日子,她一定会疯了。

她还总会想到唐晶,想起唐晶的笑,想起唐晶在医院里,满身是血脸色苍白的躺在那。她想起了她和唐晶大学时候的生涯,唐晶总是那么用功的读书,别人会出去联谊吃饭约会,只有她总泡在图书馆读书,她还想起她总是和唐晶八卦隔壁系哪个帅哥好看,每次都会唐晶调侃她和陈俊生。

在这个安逸的小镇,她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她想她既不恨贺涵,也不恨唐晶。

唐晶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也是她最对不起的人。

而贺涵曾对她温柔体贴过,够了,归根究底,就是贺涵不爱她。

爱情这两个词,谁也没有办法,就算她强留了贺涵在身边,也得不到他的心,还有什么意思。

 

没过几年,她收到了两封信,一封是老卓写来的。大意是告知她贺涵死了,肝癌去世,另一封是贺涵执笔。

子君:

      当你收到这封信时,这表明我已经不在这个人世间了,我患了病,而且时间不多了。这个世界上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和唐晶。     

     我曾经喜欢过你,但喜欢不等于爱,唐晶离开的那天,我觉得我的世界一下子崩塌了,我失去了我最重要的人。才明白我爱的一直都是她。

     我是个混蛋的男人,和你结婚,我是想要负责,因为我已经伤害了唐晶,我不想再伤害你,但我没有想清楚,给不了爱情,是对你最大的伤害。所以我放手,希望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抚养平儿长大,他是个可爱又乖巧的孩子。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帮我和唐晶的骨灰放在一起,然后随风飘散在空中,这样我算是和她一起“走过这个世界”了。

     祝你幸福。

 

                                                                              
三日后,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站在一座墓碑前,墓碑上的人正是贺涵,而他旁边的正是几年前死去的唐晶的墓碑。

“贺涵唐晶,我带着平儿来看你们了。”她哭出了声,她的两个好友,她曾经爱的男人,她最好的朋友,都葬眠于此,这世间仅剩她一人。

“好久不见了,不知道你们还好不好,来,平儿,来跟贺涵叔叔唐晶阿姨打招呼。”她牵着平儿的手,平儿虽然不懂,但已经意识到似乎再也见不到叔叔阿姨们了。

“贺涵叔叔,唐晶阿姨,平儿他来看你们了。”孩子的声音夹杂着抽泣声。

“我会好好照顾平儿,让他上好的大学,你们好好的,在一起吧。”

“平儿以后会好好读书考好的成绩给你们看的。”

“我下次再来看你们。”罗子君鞠了一躬,然后牵着平儿,慢慢地走出了墓地。

这样,也算在一起了吧,她回头望了眼那两座并排在一起的墓碑,也许,这也是属于他们的最好的结局。

死在一起,葬在一处,来生再好好的相识相爱。

评论 ( 9 )
热度 ( 60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