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无题

唐晶x原创男主

唐晶没有想到,她只是几个月前失恋顺带一时好心善良捡了个身上伤了重伤的男人回来,结果就被对方给缠上了。

她也从没见过,世间居然有那么爱撒娇耍赖,那么缠人的男人,就像一只大型金毛忠犬。

男人比她小,二十七八,一张娃娃脸让他看起来更小,就像个是个大学生,唐晶怀疑这人谎报自己的年龄。

男人名叫叶泠,现在就住在她家,赶也赶不走,死皮赖脸的硬是要和唐晶住在一起,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对方身上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血迹沾湿了大片衣裳,她一定觉得这是个白痴并把他赶出家门。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种人,上一刻忍着身上的伤口,没有任何叫着疼痛,只是默默地忍受着,咬着牙看着唐晶取出肩上那颗子弹,甚至还能冷静的指导她如何取出。但,之后...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然后就扑在了唐晶身上。

不仅如此,男人还十分特别狡猾,会利用自己那张祸国殃民的脸来达到自己的利益,比如他会经常装无辜,卖萌,然后对着唐晶,每每看着那张脸,她总是拒绝不了,她不觉得自己颜控,她在心底告诉自己任何人对着那张脸,对方还可怜兮兮的看着你,一副十分可怜悲惨的模样,谁都不忍心。

如果只是这样那就算了,唐晶走到哪他就跟到哪,还会和别人打好关系,只是一个下午的时间,公司里大大小小的女人全都对他赞不绝口,一个个都把他当成了自家的弟弟,别人问他和唐晶的关系,他还会特聪明的回答:“我是唐晶远方表弟,这次过来是来投靠晶晶姐的。”说完还亮闪闪地看了唐晶一眼,唐晶绝倒。

“原来是唐晶的表弟啊,怪不得看着他们长得有些像呢。”你哪里看出来我们像的。

“唐晶这个死板的老女人怎么会有怎么可爱的弟弟啊,啊真的好可爱,而且好帅啊。”

“晶晶姐才不老呢,这个年龄的女人最好看了,风韵犹存,我以后就要娶像晶晶姐这样的....呜呜呜。”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被唐晶一把捂住了口。

“你瞎说八道什么呢”唐晶瞪了他一眼。“好好待着别乱闹了。”

“我说的是实话嘛。”叶泠撇了撇嘴角,带着一丝委屈。

“晶晶!我们晚上去约会吧!”

“晚上我要加班,没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唐晶觉得自己有些烦恼。

“我可不像某个人一样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她瞥了一眼坐在她办公桌上没个正行的男人。

“我养你不就好了,反正你是我老婆。”

“你用的花销不都是我的,还养我,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谁是你老婆?”

“你啊”男人一本正经的点点头。

“你问过我了吗?”

“不用问过你,反正你就是。”唐晶觉得只要她碰上这个男人,她就无法冷静,她多年的优雅理智都被抛在脑后。

 

唐晶最后还是被叶泠拉去了约会,对方拉着她就走并且不给她任何余地。

此刻,他们两人正爬上一座山,天色已经渐晚,叶泠一个人走在前面拉着唐晶的手。

“晶晶你还好吗?”他有些担心地询问道,开始思考自己这么晚了带唐晶来这里是不是不妥,只是他真的很想和她分享。

“你把我从公司拉走就为了来爬山吗?”唐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抓住了他伸出的手腕,现在他们站在山顶,唐晶向下眺望下去,万家灯火分明,抬头仰望,能看见许许多多的正在闪亮的星星,整个天空都被布满了。

“这是我以前发现一处秘密基地,我以前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这看看。”

“现在你心情不好吗?”唐晶转头望着那个男人,明明是和平常一样的神色,但唐晶却觉得哪里不同了。

“....你的关注点总是那么奇妙,相反现在我很开心,我一直想着能和一个人来这里,分享这些。”

“听说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一颗星星,虽然我不知道我是哪颗,但我想它一定会保护着我。”

如果是以前,唐晶定会为这种幼稚的言论感到可笑,只是她望着叶泠的那张脸,突然间觉得也许这个男人第一次伤那么重却依然活着是有他的属于他的那颗星在保护他。

“我希望,我能做唐晶你的那颗星,然后保护你。”带着深情语气的表白,叶泠就那么直直看着她。

“我...”唐晶一时有些脑袋混乱,男人虽说总是说一些我喜欢你我要娶你这样的话,但唐晶都只是当是玩笑一样的笑过。

“我一直都是认真的。” 叶泠眼神认真,话语里带着眼睛,唐晶这才发现,原来他不笑的时候这么的严肃,这么有魄力。

“我才结束了一段恋情,一直都当你是弟弟,你,让我好好想想。”她有些逃避他锐利的视线,抬起头望着那些繁星。

有什么触感贴在自己的肌肤下,唐晶低下头才发现自己脖间挂了一串项链,叶泠在后面给她系上。

“这是我送给你的,你一定要好好戴着,不许摘下。”等到再见的那年,就是我娶你的那日,他没有告诉唐晶,这是他们叶家一代一代传给家主,然后再由家主赠与自己妻子的信物,叶家未来家母的身份证明。

唐晶看着项链,脸色有些酣红,她庆幸现在是晚上,没有谁可以看见。

“这里的日出也很美,你困了吧,睡一会,早晨我喊你起来。”叶泠柔柔地望着唐晶把他揽进了怀中。

只是她没想到,所谓的日出并没有看到,这是他们离别前的最后一次见面。

 

唐晶醒来的时候的天已经亮了,她正靠在一棵树上,怪不得觉得自己睡的有些不舒服,身上披着一件黑色卫衣外套,这是昨天叶泠的衣服,她往四周看去,一个人都没有,这让她有些惊慌。

她在山顶喊了好几遍,甚至跑下山四处找,也没有叶泠的踪影,她开始回忆起昨晚的一切。

好像有一些不对劲,昨晚的叶泠就像是,知道他们快要离别了然后最后的见面,手抚摸着男人送给她的项链,在阳光下闪耀着星星光辉。

她早该猜到对方的身份背景不是一般普通人受了严重的枪伤却不去医院看病,神色如常似乎经常受伤的样子,永远不缺钱,这样的猜测她只能想起一些她曾经听贺涵讲过的黑白两道的某些家族。

而这种家族的继承人势必要回去接手家族的使命承担责任,唐晶清楚叶泠,他不是连个再见都不说的人,那么只可能他是被人胁迫直接被人接送回去的了。

 

唐晶又过回了以前的那种生活,只是她的身边再也没有了那个吵吵闹闹的男人,这种以前她一如既往过的日子现在却让她觉得有些烦闷,因为没有那个烦人的家伙,也没有人会絮絮叨叨的叮嘱她吃饭。

自己这是怎么了,以前不是最烦对方在她身边了吗,为什么现在这么,有什么烦躁憋在心底一样。

两天后,唐晶收到了一份没有署名的短信,只有短短的几个字。

“等我回来。”

真是莫名其妙!她把手机往床上一扔,烦躁的陷在床上,用被子包裹着自己。

 

两年后,贺涵和罗子君已经结婚,老卓在洛洛的强烈攻势上也渐渐点头了,只有唐晶,还一个人自己单着。

她不是没有想过要给自己再找个伴侣,就算只是单纯的生活在一起没有爱情也无所谓,只是每次都想到那个说要娶她等她的男人,两年的时间让她看清了,在与对方的相处中,她确实爱上了那个爱撒娇,总是爱缠着人的大金毛犬,没有对方在的生活,她没有一刻觉得难熬。

说要娶我,让人等你,结果一等就这么两年,真是混蛋。

抵不住洛洛的纠缠,唐晶现在正坐在咖啡馆里,等待着和她相亲的男人出现。

原本这场相亲的主角是洛洛,是她的姑妈见她这么久还单着于是自主给她介绍的对象,但无奈对方心里有意中人老卓,又实在拒绝不了,于是求了唐晶许久,再三保证只是见一面,终于感化了唐晶。

罢了,就当帮她一次,反正下午也没什么事。

没过多久,就有个三十多岁,一身仪表堂堂的男人出现,虽然没有贺涵的身上那种斯文气质,也没有叶泠那种帅到飞起的外貌,但男人温文尔雅的谈吐,有条不紊的谈话还是让她产生了。再得知对方是个医生后,唐晶对他的好感更是直线上升,让原本只是来帮忙的唐晶觉得不虚此行。

男人看起来对她也是分外欣赏。“不知什么时候有空还能再....”

“不好意思你没机会了,唐晶是我的。”带着一丝霸气强势,语气中的霸道和占有欲显而易见。

唐晶抬头,望入眼中的便是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男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有着精致的脸孔,看起来有些娃娃脸,让他看起来很年轻。但平常爱笑的脸上的全是肃杀的气息,冷眼的望着对面的那个男人,再转向唐晶之时,又柔化了几分。

“你..你怎么了...”

“不好意思我和唐晶还有事就先走了,账单我已经付了。”然后拉着唐晶把她塞上了车。

一路上两个人都沉默不语,直到进入家门,男人一把把她按在墙上亲吻她。

时隔两年多的碰触,让他有些情不自禁。

“唐晶我好想你。”他把唐晶拥入怀中。

唐晶一把把他推开,脸色阴晴难定。

“我知道我回来晚了,但你也不能就去和别人相亲啊”还是如当初一样话语里都是委屈。

“难道我要等你到死?而且我又不是身上标着你所有权的物品。”唐晶退了一步靠着墙上。

“你都带了我们叶家每代都要传承给家主妻子的项链了QAQ,你不能不认账。”

“你说这个是你们叶家祖传给妻子的?”唐晶睁大了眼睛,天啊,她居然把这个象征着身份尊贵的项链戴在脖子上两年。

叶泠凑近她,摸着她脖间的项链,在她耳边轻声细语道:“这是我送给你的定情信物,我走的时候跟你说了,要好好戴着她,唐晶,你真的有戴着它。”

“我只是,我只是看它很贵,随便放容易丢。”说完别扭的扭头。

“唐晶,我有自己的家族责任,这些必须要我去承担,但是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所以,在尽快解决了家族中的内斗后,我就赶回来见你了。”

“不管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我都想要娶你,这是我昏迷睁开眼看见你的第一眼就下定了决心,是你救了我给了我这条命,我想用我的一生来呵护你照顾你。”

唐晶沉默了,这份沉默让叶泠感到心慌。

“虽然在你身边好像很危险,不过,没办法谁叫我一开始救了你,也只能好人做到底了。”

然后下一秒她就看见了,那个男人扑了上来,手脚还不规矩的在她身上四处乱摸。

在快感欢愉之际,他们滚上了床,感受到彼此之间肌肤的相触,男人压在她身上的重量,还有那沉沦的欲望,她把自己交给这个男人,因为她确信,他们彼此相爱。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