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贺唐】《晴空》(下)

抱歉,我后知后觉的发现重复了,影响阅读,删了重新发一遍。

上文点这

为了区分开来,原来的贺涵还是贺涵,在这个世界中的贺涵改为“贺函”。

没看过电视剧,有bug。



贺涵觉得这一切都无法用仅限有的科学道理解释,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个世界有两个贺涵,此刻,他正站在老卓的酱子里,而他对面坐着的,正是贺涵和唐晶。

贺函和唐晶正在说着什么,这一切都太令人熟悉了,贺涵想起来,这赫然是刚刚他与唐晶发生过的场面。

贺涵猜到唐晶应该在跟贺函讲自己要外派去香港进修的事,因为唐晶突然地就转身离开了,贺涵反射性的就想抓住唐晶的手,只是当他触碰到她时,却穿透了他的手臂,然后唐晶从他身上穿过了,这一认知让他脸色惨白不已。

他们看不见他,他是透明的,他想自己是不是死了成了鬼魂或是去了天堂或地狱。

他又试着附身到这个贺函身上,结果同样无济于事。

他就看着唐晶离开,然后偷偷地在身后跟着她,跟着她回家,反正现在是鬼也没人看得见他,毕竟现在除了跟着唐晶他别无他法,他可不想和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在一起,虽然那个人也是贺涵。

他跟随着唐晶回去,看着她眼神失落,有些难过的神色,猜想她现在心底一定不好受,唐晶虽然表示与他分手并且自己还要去香港,但贺涵知道唐晶的心里很难受,他们彼此之间对对方的情谊不是假的,唐晶爱着他,他是知道的。

但贺涵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在唐晶家的沙发上醒来时,唐晶已经走了,什么都被收拾得好好的,唐晶衣柜里的那些衣服都不见了,没有了她曾经住在这的痕迹。他没想到唐晶的动作这么快,昨天才谈分手,今天就楼去人空,原本他是打算就这么跟着唐晶去香港的,只是想多跟她在一起,多看看她,反正他是魂魄谁也看不见也不需要飞机票。

于是,闲下来的鬼魂贺先生只能每天飘在这个世界的“贺函”身边,观察着未来的自己,看看之后的自己未来的道路,而正因为如此,让他见证了一切让他痛苦的来源,贺函和罗子君。

他每天看着这个世界的贺函和罗子君互动越来越多,忧心地看着他们情愫渐生,恨不得上去打贺函一顿,打醒他让他认清。

他在心里吐槽着这个世界的贺函品位怎么那么差,看上罗子君这种没有品味和才识的女人。一边更加痛苦的看着他们亲密的接触,如果可以,他希望唐晶再也别回来,别让他的小姑娘看见这一幕。

终于在一个雨夜,他冷眼看着贺函和罗子君相拥着互诉衷情,表达对彼此的爱,他觉得他再也接受不了了,他多次试过把自己附身在贺函身上,在一切还没来得及之前弥补这一切,但都无济于事。

而让他感到绝望的是,唐晶回来了,她还是和当初走的时候记忆中一样,只是头发更长了一些,他看着唐晶回来然后对贺函坦白,看着唐晶向贺函求婚,看着她的小姑娘下定了多大的决心,看着那个男人一边犹犹豫豫的答应唐晶然后和罗子君继续牵扯不清,他想告诉唐晶这一切,只是他没办法开口。

为什么自己现在只是鬼魂?为什么要让他见证未来的一切,是想告诉他这样的结局吗?自己明明只是在书房里,是梦境吗?那为什么这一切都如此真实,真实到他的内心是那么的痛苦。

终于在一个夜晚,他坐在一旁,看着贺函和唐晶面对面坐着,他听见贺函开了口说:“唐晶,对不起,我爱上了子君。”然后他看见了她的小姑娘红了眼眶,不让眼泪落下,维持着她的骄傲。

唐晶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开口问,只是淡淡地一句:“我知道了。”然后转身离开。他跟随着她上车,然后在车上看着她崩溃的趴在方向盘上,他没有听见哭声,但他知道唐晶落了泪。

他凑过去抱她,他知道唐晶感受不到他的碰触,但依然想就那么抱着她,然后安慰着。

再之后,唐晶白天依然是唐晶,强势拼命工作的唐晶,只是没有人知道,到了晚上,她会去酒吧,然后一个人静静地坐着,一杯一杯地喝酒,直到酒吧打样。

贺涵只是在一旁的心痛的看着她,什么也无法阻止,他不能开口劝说唐晶,也不能阻止她倒酒的举动,甚至每天担心她会喝醉开车,他能做的只是每天写张便条给点钱拜托酒吧小哥给唐晶找辆出租车送她回去。

贺涵最近发现自己在短时间内可以实体化了,他在半夜唐晶睡着时,可以感触到她的皮肤。

不过这种行为只是偶然化的,连他自己也总结不出来实体化的规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绝不是唐晶醒着的时候。

难道这个世界可以允许两个贺涵出现?自己不是鬼魂吗?怎么会有实体,这一团的迷雾萦绕在他心中。而让他值得庆幸的是自己终于可以为她做点事了。

唐晶又一次醉倒在了酒吧,一杯一杯的往自己杯里,她以前一直不懂那些什么醉酒消愁,但她觉得自己就是爱上了这种感觉,只有把自己灌倒她才什么都不会想。

白天她仍然维持着众人面前的样子,伪装着自己的脆弱,而只有在夜晚,她才可以尽情放纵自己,什么坚强高傲,统统抛去,不用再维持着自己一贯的形象,只是放纵发泄

贺涵叹了口气,在唐晶又一次想拿酒杯时握住了她的手。

感觉到自己手温热的触感,唐晶睁开迷离的双眼,脸颊微红,努力想看清面前的人。

“贺涵?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应该和罗子君在一起?”

“贺涵,你真忍心,十年的感情,就被你扔弃了。”

“贺涵,我有爱你。”她渐渐闭上了眼沉沉睡去。

贺涵一把把她公主抱起来,小姑娘饮食不规律整日喝酒,身上没几两肉,抱起来轻得不行。

“如果我能够继续在这个世界活着,我一定好好养胖你,让你做我的小姑娘。”

贺涵抱着她,结了账,然后在别人的注目下,把她抱在车上,送回了家。

原以为自己之后会有越来越多实体化的机会,只是贺涵没想到,自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实体现身,他猜想是不会因为唐晶看见了他的缘故,以至于打乱了一直以来的空间平衡。

小姑娘对于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一直很困惑,只记得朦胧间她似乎见到了贺涵,只是在她刻意的打探下,得知贺函当天只是和罗子君在老卓的酱子里,便打消了这种疑问,然而那天那双温热抱起她的手,仍然让她记忆犹新,久久不能忘怀。

 

贺涵每天绝望地看着唐晶,看着他陷入自己的崩溃折磨中,却什么也做不了,唐晶三餐不规律,夜夜喝酒,本身就有严重的胃病,经常把自己搞的胃病犯了蜷缩在沙发上疼痛,看得他心痛不已。

唐晶觉得自己家里好像住个“人”,她虽然看不见他,但是她经常会看见烧开的水放在桌上,煤气上还有正在煮的小米粥,水旁边放着一粒胃药,还有张字条,像是贺涵的笔迹。

她试过和对方聊天,只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唐晶的状态在渐渐变差,其实自那日模糊间觉得有人抱着自己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喝酒夜醉了,只是她的精神还是日渐消损,她经常会觉得自己没有气力干任何事,也会经常痛的把自己卷缩起来,吃不下任何东西,甚至是呕吐,贺涵看着她的反应,一次又一次的在纸上要求她去医院。

唐晶去了医院,再听到医生的诊断后,不禁笑了,胃癌,而且已经到了严重的地步,只有三个月的生命,本身就有胃病再加上长时间的饮食不规律和酗酒,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她没有震惊,只是微笑,她觉得也许这就是她的命运归宿。贺涵在听见医生的诊断后心痛无比,此刻他觉得他的心被撕裂了,为什么所有坏的一切都降临在唐晶身上,是因为自己存在于这个世上所产生的化学反应吗?如果可以,他真的想代替唐晶接受这一切病痛。

唐晶在医院住了下来,本来她想辞职,公司允许她以病假休养允了休假,并同时希望她早日康复,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起她的病,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自己病了需要休息。

从住院手续到打包衣物,她都是自己一个人,每天她都在清晨的六点,在朝日升起的太阳中醒来,然后一个人坐在医院下面的花园里静静地坐着。

贺涵每天都会在他的病床上陪着她,跟着她,回去给她做饭菜,再送来,买来一堆的水果放在桌上。

唐晶对于每次意外出现的粥和水果从来都没有表示过惊讶,每次她都默默的吃着碗里的粥然后一口咬着苹果,已经接受了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渐渐地,护士们,这个楼层的其他病人都对这个长相美丽,气质恬淡的女孩,产生了好奇,因为她总是一个人静静地,从没有见过有谁来看过她,而且她的病房里,有一个“看不见的看护”。

唐晶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日渐消瘦,不管贺涵想了多少办法,但还是看着她虚弱起来,平常自己一个人能够行走在花园中,现在连自己走起来都费力,而需要人搀扶或是轮椅推。

他就看着唐晶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无能为力,他向上天呐喊,祈求再给唐晶一线生机。

终于有一次,他陪着唐晶坐在花园中,阳光温暖的照在她身上,让她整个人都变得虚无了起来,贺涵紧张地望着她的一举一动。

“你在是吗?”它向着空气询问,闭上了眼,去感受那个人的存在。

“虽然我一直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感觉得到你。”

我是贺涵啊。

“很感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但我可能没有报答你的机会了。”

不需要你报答,我是自己甘愿的。

“我真的很想见你一面,因为我没有时间了。”

不会,你会活得好好的,比我都长命百岁。贺涵的眼泪掉落了下来。

“你不用难过,说不定之后我会和你一样,像这样,帮助着需要帮助的人。”

是,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个善良可爱的女孩。

“如果可以,我还是想见一次他,最后一次。”唐晶喃喃着,然后她睁开眼就看见了,坐在她旁边的,和贺函有相同面貌,或者说就是贺涵的男人。

唐晶静静地望着他,突然笑了,“我早该猜到的,你既是贺涵也不是贺涵。”

在生命的最后一次,上天让他出现在了唐晶身边,只是一切都太晚了。

“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但是来不及了。”

“你可以慢慢说,不管是什么,我都会认真听。”贺涵的语气里带着悲戚。

“我....你可不可以,再抱抱我。”唐晶眼中带泪。

“我可以一直抱着你,你想多久就多久。”

“是嘛,那我就一直抱着...了”怀中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让贺涵心惊。

“我有点困,好想睡觉。”

“不要睡,和我说说话,你不是有很多话想跟我说。”贺涵捋起一丝秀发把玩着,抱着唐晶在她耳边轻声呢喃。

“是啊,我想说...我...爱...”怀中的人没了声响,贺涵轻轻摇了摇,唐晶就那么“睡着”了,然后再也没醒过来。

贺涵就那么凝视着她,手指细细抚摸着她的脸,他好久好久没有感受过她的体温触碰过她了。

“我也爱你。”那句还没说完的爱语,现在他诉说给她听,贺涵轻轻地在他的小姑娘的额上印下了一吻,随后抱起她走向医院,一步一个脚印,就像一个骑士抱着他心爱的公主。

贺涵是在一阵撕裂的痛楚中醒来的,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桌上的文件被泪水沾湿,他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痛,他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惊慌的站起抬头,发现自己身处在自己的书房中,忆起最初他就是在书房中看文件,想起之前经历过的一切,是做梦吗?就像是在另一个世界活了一遍,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让他整个人都痛彻心扉。


“唐晶!”他想见到唐晶,急切迫切的看到,这个世界的唐晶应该还没去香港,他要在她去之前留下他,或者和她一起去,他再也不想承受那种失去她的痛苦了,他想好好照顾她。

 

贺涵睡醒的时候已是凌晨近九点,他惊慌的起身,害怕唐晶已经离开,于是给唐晶接连打了几个电话,但都无人接通,他又驱车到唐晶家,没有人,什么也没有,梦里的场景重现,贺涵惊慌恐惧着,他急忙给Amy打电话。

“喂,Amy,告诉我,唐晶的飞机是什么时候。”

“啊?我给她买的是十点一刻的飞机票。”顾不上道谢,贺涵直踩油门向机场开去,一路上还闯了几个红灯。

等到了机场的时,正是十点零五分,诺大的机场人来人往,贺涵四处追寻着唐晶身影,深怕错过。

唐晶原本已经在等候登机,只是她的心中在不安着什么,直到一个喊声让她停下了脚步。

她回头,贺涵正站在他不远处,一副急匆匆跑来的样子,她有些惊愕。

“你,怎么..”

“听我说,唐晶。”

“嫁给我,我想好好照顾你。”于是在人山人海的机场,贺涵单膝跪地求婚。

“戒指,我没来得及买,鲜花也是,但是我想向你求婚的心,是真的。”周围人看到这一幕,已经有许多看客停下了脚步,围观实地的求婚,甚至还有好事者录下了视频。

“贺涵你...”唐晶惊讶地看着贺涵,有些出乎她的预料。

“我做了一个梦,发现失去了你,在梦里我非常痛苦,这让我意识到我不能没有你。”

“我知道你没有安全感,我也是,我们师生的关系,不咸不淡的相处了十年,你越来越优秀,站在和我同样的位置,这让我觉得越来心慌,因为你是那么出色,我害怕自己再也教不会你什么,害怕有更多人发现你的优点,所以我们开始渐渐疏离,你知道,我不想做你的导师。”


“我希望你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唐晶愣在一边,她完全没有想到骄傲,自恋的孔雀会在这么大一个场合,这么多人面前单膝跪地向她求婚,结婚?那也曾是唐晶幻想过的。身旁已经有许多好事者开始起哄喊着答应他答应他。

唐晶沉思了片刻,冷静地道:“我该登机了。”

贺涵一愣:“你还是要走?”他没想到在他说了那么多真挚的话语后,唐晶还是那么淡然的拒绝了他,周围人也觉得十分扫兴失望。

“我只是在想,现在改机票,和帮你重新订张机票,来不来得及。”唐晶扶起贺涵然后略带别扭的说:“连鲜花和戒指都没有,还指望别人答应你。”

贺涵笑了,然后他把唐晶拥入怀中,怀中真实的触感让他不禁更加用力的抱紧,围观人士对这对相貌出色匹配的男女,都鼓掌表示了祝福,这是一对登对天造地设的情侣,值得让人祝福。

“你再抱我要喘不过气了。”唐晶微微地推拒着,虽然她觉得当了传说中的女主角有些丢脸,不过这种出头的感觉貌似很不错。

“好,我们一起去香港。”在经历了失去这个人之后,他才懂得了要好好抓住珍惜,幸好一切都不算太晚。

他感谢上天,让他经历了失去的痛苦,懂得这一切。

 

 

 

 

 

 

 

 

评论 ( 6 )
热度 ( 68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