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最美的风景》(下)

唐晶X 原创男主。

文笔渣废。

才发现有很多地方没说清楚,短篇外加楼主文笔的无力。

为啥金发蓝眼一中文名字,就当他混血随母姓ORZ。

冷淡面瘫写不来,但就是想写这种角色来宠我们小姐姐。

安盛这个在我另一篇文里有提到唐晶第一个拿到的case就是安盛的,当时肖boss在场。

另外我确实觉得肖逸然这么名字太难听,不会取名ORZ,但也不好改了。

没看过电视剧我对剧里的他们工作不了解,都是我编的,只有感情戏....

唐晶开始把自己的的注意力都放在工作上,离开了工作岗位三个月,她觉得整个人都有些懒散了,果然懒惰使人松懈,必须要鼓起劲来,于是她全身心的投入到自己的项目中。

接连几天的加班熬夜,三餐不规律,工作时,唐晶隐隐觉得自己的身体不舒服,不仅无法集中精神,胃也在微微抽痛,想着今天没什么事,偶尔让自己早点下班。

开车的时候,胃部一抽一抽的疼痛起来,好几次连脚踩油门的力气都没有,尽量忍着抽痛,加快速度,幸运的是一路绿灯顺畅的开过。

等开到自家楼下的时候,唐晶心里松了一口气,连忙开门下车,只是她没想到的事,她刚一脚踏在地面,整个人就倒了下去,眼睛在快要闭上的时候,似乎看到了一个金色闪耀的身影。

 

醒来时她睡在自己家的床上,触碰的是柔软的床铺,她看了没有拉上窗帘的外面,已是深夜,想起了自己昏睡前看到的画面,不顾自己还有些无力的身体,掀开被子,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就跑出了房门,客厅没有,厕所,没有,书房没有,哪里都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可是,自己明明看见他了,那样耀眼的头发,除了他还有谁。

转过头,视线定在一处,远处茶几上摆放着一张纸。

纸上只有短短的一行字,但的确是她熟悉的笔迹。

【桌子上有粥,还有热的了牛奶、然后再吃旁边的胃药,一粒。照顾好自己,下次见。】

原来他真的来过。

想到了什么,唐晶跑到阳台处四处张望,什么也没有,没有人,带有些失望的坐在沙发上。

遵照着纸中的文字,唐晶喝了粥,牛奶,又吞了一粒药,觉得胃里舒服了不少。

 

她盯着纸上的字条,想起了他们在英国的许多事,最后定格的却是男人生气离开的场景。她一直都知道肖逸然喜欢自己,只是自己因为之前失败的爱情让她没有信心和自信,就像一只缩在龟壳里的乌龟,不敢轻易伸出头,害怕一伸出来就被别人一刀切了,和贺涵的那段感情给她带来的阴影太大了,于是回避着这份对方的关心与喜欢。唐晶想,就算男人有耐心,只怕这份耐心迟早会被她消磨完。

唐晶叹了口气,把自己整个人陷在床上,觉得自己现在真是糟糕。

自己这副样子,就像是爱上了人一样。

于是烦躁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滚完才觉得,自己这样真不像原来的自己。

曾经强势理智对于感情无法坦白面对的自己,现在居然烦恼的在床上打滚,这话说给别人听,恐怕谁也不信。

只要碰到那个男人,好像自己就变得不像自己了,三个月前她还在为了贺涵的变心伤心难过,三个月后她脑子里想起的只有肖逸然。

三个月的时光真的改变了那么多吗?只是她能够确定的是,自己对于贺涵,已经完全地放下了心。不是因为她心大,而是因为贺涵在她心底已经不重要了。

她不敢说自己对于贺涵已经完全没有了感情,十年的情分感情早已深入心底,但相应的对方的背叛更加的深刻。

似乎心里有什么东西在生根发芽,让她下定了决心,唐晶掏出手机,让那个人的联系电话上停留了片刻,按下了键。

“喂?”电话里传来熟悉声音,让唐晶愣了一下,她好久没有听到男人的声音了。

“唐晶?”男人放柔了声音。

“肖逸然,你在哪?”

“英国。”

“骗人,我知道你来过。”

“没有骗你,我真的已经在英国了,不信你打电话给阿泽。”电话里传出唐晶略有些小孩子撒娇的脾气,肖逸然无奈的笑了笑。

“那好吧,我勉强相信你。”唐晶不爽的撇撇嘴角,语气里带着不满。

电话那头的男人觉得,他家唐晶真是太可爱了,偶尔这种撒娇耍脾气好像也不赖,虽然他更喜欢对方身上的自信自强独立。

“逸然,我.....”

“嗯?”

“没什么....你,早点回来。”

“好,没有任何怀疑和询问,他已经知道唐晶心中的打算了。”

这一夜,唐晶有些失眠。

 

第二天,唐晶在去公司的途中直面遇到了贺涵,唐晶装作陌生人无视,贺涵却拉住了她的胳膊。

“唐晶,我们...我们谈一谈好不好。”自从那一天见过唐晶之后,贺涵就有些魂不守舍,脑子里想的都是唐晶那一笑,和之前他和唐晶在一起的回忆,于是在昨天他终于下定决心找个机会,和唐晶好好谈谈。

唐晶挑了挑眉,神色带着高傲,她没想到贺涵会主动来找自己有主动交谈的意愿,正好,贺涵不先提出,她本来也准备找他谈谈,然后放下自己的与他所有的过去,彻底的重新开始,接受另一段感情。

她觉得这才是她给肖逸然的回答,不然怀抱着过去的恋情,对他而言是一种不尊重,这不仅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肖逸然。她昨天失眠想了很久,她想要和那个男人产生关系,是彼此牢固,连在一起恋人的关系。

“其实,就算你不提出来,我也会主动找你的,今天下午六点,酱子,我们好好谈谈吧。”

贺涵对她主动想找他的想法感到意外,但更多的却夹杂了一些欣喜,他想他真是越看不太懂自己了。

 

唐晶到酱子的时候,贺涵已经到了。

“没事,我也才刚到。”其实他一下班就来了这,等了很久了,连老卓都忍不住好奇询问到底是谁。

“唐晶,我想说...”贺涵的话还没开口就被唐晶给打断了。

“你想跟我说对不起是吧。”唐晶微笑着,游刃有余的拿起桌上的茶水一口一口地抿。

“其实,没有这个必要,我和罗子君之间,你选择了她,那就是我输了,十年的感情比不过三个月的真爱,是你让我明白了这个道理。”说完还自嘲了一番。

“我不恨你,但也不会原谅你们,就像我前几天说的,我没兴趣和我的前男友做朋友,你和子君,以后就好好生活吧,我也该是去寻找我自己的幸福。

“你的幸福?”贺涵抓住了唐晶语句里的重点,难道是...?这一猜想让他心里分外的不舒服,唐晶有了其他人了。

“我想要放下了跟你的一切过往,然后重新开始,这样对他才算公平,我也会有的好的开始,贺涵我依然要感谢你,这十年,是你教会了有关咨询的一切,是你给了我机会,是你让我知道了怎么爱人。”唐晶说完就站起身,在她转身的那刻,贺涵苦涩的开了口:

“他...对你好吗?”

“嗯。”

“那,祝你幸福。”直到唐晶走远,他还盯着那走远的背影,悠悠的吐出了这句话。

贺涵拿起桌上一罐啤酒,狠狠地灌了下去。

唐晶告诉他,是他教会了她如何去爱人,但他也知道,他跟唐晶之间,早在他出口爱上罗子君的那刻,再无可能。因为他太了解她了,唐晶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不会允许曾背弃过她的站在她身边。

贺涵想,能被唐晶看上的,那一定是个极为优秀的男子。

“后悔了?”老卓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一丝嘲讽。

“早让你好好想清楚了,结果现在人家的身边有了那么优秀的一个人。”

“你见过?”

“人家长得可是分毫都不你差,甚至还要比你更好看,以后的孩子还是混血儿。”他曾经偶然见过那个男人,一直在身后远远地看着唐晶,男人伪装得极易隐蔽聪明,可以逃过大多数人的视线,可是逃不过他敏锐地双眼。

 

唐晶从来没有这么一刻急切的想要见到一个人,她想要见到肖逸然,然后告诉他一切。

她决定去英国找他,想到这个念头的时候不禁想自己是不是疯了,竟然和二十多岁的少女一样,只是心里的声音都在诉说着想要见到他,想就那么疯狂的失去理智一次。让唐晶变得不再想唐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心里有依恋的人。

 

她准备向上司请假,只是还没有开口,一个文件稿就向她扔过来。

“这是安盛的一个项目,他们打算在业内投资一项工程,五年前也是你帮他们做成了在中国区的第一个业务,所以他们指明了要你,唐晶你啊,认识了不得了的人物啊,罗平可是因为这事记恨你要命,这个项目从刚开始发布的时候他就想揽收了,结果人家指明要你。”

安盛?这个熟悉的字眼让唐晶陷入沉思,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安盛是安泽家的分公司,而安泽和逸然是.表兄弟,也就是说...

“对了,他们这次派了个人过来和你谈合作,他叫肖逸然,是安盛公司现在的代理总经理,你看他正好来了。”唐晶回过头,看见的就是一个男人敲门进入,男人有一头灿烂耀眼的金发和一双异于常人的深邃的宝蓝色眼眸,平常冷淡的脸上扬起了弧度,只见他微扬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微笑,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安盛公司的代理人肖逸然,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唐晶傻愣愣地看着她,直到身边的上司疑惑地喊了她一声,才回过神来。“你好,我叫唐晶,是你们公司这次项目咨询的负责人,合作愉快。”唐晶回握,调皮的眨了眨眼,然后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也许以后的日子会很精彩了,一边工作一边增加感情,嗯还不错,她这么想着。

 

 

 

 

 

 

 

 

 

 

 

 

 

 

 

评论 ( 11 )
热度 ( 27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