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浮尘》(上)

稍微罗子君视角。

BE向。

cp贺唐。

 

在一座老旧的房屋门前,坐着一位古稀老人,她年纪已约八十岁左右,面目苍夷,时间夺去了她的光彩,带给了她岁月的痕迹,她也曾是一位美丽的少妇,只是现在白发苍苍,皮肤粗糙。老人每晚坐在门前望着手中紧抓的相框,任谁拿也拿不走。

附近住这村民都不知道她的来历与背景,小孩看见她都远远地绕开,只有一个邻居家的小孩喜欢找她玩,然后每次都会被自己的父母带带回家“别跟那老不死的家伙混在一起,谁知道她是什么人。”大家只知道老人有个儿子,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然后带点补给和钞票给老人。

这个老人就是罗子君,而她手中的相框赫然就是,罗子君,贺涵,唐晶。

这是在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拍的,那时候他们彼此之间友好,和睦,那时候贺涵还是唐晶的男朋友,一切都那么好,直到发生了那件事。

老人抚摸着相框,留下了悔恨的眼泪,如果不是自己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那么这一切都不像现在这样。

“奶奶你为什么哭了?”五六岁的小男孩睁着一双纯净的眼眸,好奇的看着泪流满面的女人。

虽然家里人都不让他来,让他离这个老婆婆远远地,说她有病,但他还是觉得这个老婆婆很好,每次自己去都会给自己糖吃,所以她每次都偷偷溜出来找她玩。

“来,坐这儿。”老人指了指自己身旁的座位,慈祥的摸了摸小男孩的头,手掌张开,里面赫然是几粒糖果。

“谢谢奶奶。”小男孩瞬间张开了笑脸,一把接过了糖果往自己口袋里塞。

“奶奶,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哭,你很难过吗?”他睁着一双好奇的双眼,又上前凑了凑。”

“奶奶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好,我最喜欢听故事了。”

“从前有三个挺要好的朋友,他们....”

缓缓抚摸着相框,老人陷入了回忆。

 

罗子君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唐晶,唐晶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如果没有自己,也许她和贺涵将会恩爱的在一起。只是唐晶死了,在贺涵和罗子君对她坦白的那天,开车时被酒驾的司机撞到,车子接连被后面好几辆车连环相撞,人当场死去。

她还记得她和贺涵赶到的时候,唐晶身上全是血,急匆匆的被医生护士抬进手术室,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了许久,心慌恐惧的心情袭上心头。

然后唐晶被推了出来,整个人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安详,在医生无奈的表情中摇了摇头,盖上了白布。

 

唐晶死了,这是咨询界中最被人议论的话题,当初霸道强势严厉的女强人一夜之间烟消云散,洛洛哭得无法自已,扑在贺涵和罗子君身上,大声质问着说他们是凶手,老卓叹息一口气眼神不赞同的摇摇头。曾经在唐晶底下工作过的人感到惋惜而悲伤,都为这么一个优秀有能力的女性感到遗憾。

贺涵和罗子君一夜之间成了话题,纷纷用指责鄙夷的眼神看着他俩,因为谁都清楚,唐晶的去世是由贺涵和罗子君间接造成的,可以说他们俩就是杀人凶手。

罗子君陷在悲伤中,周围人对她的指责嘲讽让她难过,最让她崩溃的是,贺涵疯了。

她还记得那晚他们从医院回来以后,贺涵就魂不守舍的,他不顾罗子君的阻拦,一路开车开到唐晶家,一边喃喃自语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唐晶家的钥匙,心急得怎么都对不准钥匙孔,罗子君看见他这样,想要帮他,却被他一把甩开,整个人倒在了地上,贺涵大声地吼:“走开。”

贺涵把唐晶家翻了给底朝天,整个人疯狂的翻箱倒柜地找东西,眼睛红了血,头发乱糟糟,没有一点平时的沉稳绅士的模样。

“没有,没有,为什么会没有?!到底去哪了。”罗子君就那么愣愣地看着他,觉得可悲又想哭泣。

终于贺涵在一处柜台中找到了什么时候,安静下来,手指抚摸着相框中的那个人,罗子君走过去看,照片中赫然是唐晶和贺涵的合照,照片中女人有着精致的模样,穿着浅蓝色淡淡的碎花裙,平常冷淡的脸上戴上了淡淡的笑容,身边的男人穿着西装,搂着旁边的女人腰,两人样子亲昵,看上去就像一对亲密的恋人。

这是贺涵和唐晶之间的合照,也是唯一的一张合照。

贺涵还记得当时他和唐晶正陷入热恋期,有一天唐晶心血朝来说要和他拍一张合照,抵不过身旁小姑娘的纠缠,贺涵只得无奈的应下,然后两个人第二天时打扮了一番去照相馆合了照,当时他见照片照得非常好看,于是偷偷摸摸让人印了出来,然后不动声色的放在了唐晶家。

只是,没想到,这是他们之间唯一的一张合照,也是最后的一张。

 

唐晶的葬礼,是她和贺涵一起办得,唐晶在这座城市没有家人,谁也不知道她还有什么亲戚朋友,贺涵这时才发现他和唐晶相处这么些年竟然完全不了解她,她的家人在哪,叫什么名字,小姑娘来的时候孜然一身,走得时候不带一片的离开,身旁的朋友除了自己就是罗子君,洛洛,老卓这几个。

葬礼的那天,雨下得特别大,天空阴暗,滴滴哒哒的雨声滴落在墓地的每一处,仿佛是这个世界知道有一个美丽善良女孩离开了,也变得难过了起来,然后雨水是赠送给她的礼物。

贺涵站在最前面,打着伞,穿着黑色西装边上扎了白色布条,他身边站着罗子君,身后是所有认识唐晶自愿来给她送行的人,大家都在心底怀念着那个曾来到世上留下自己足迹的女孩。

贺涵捧着一束黄菊花和紫色郁金香放到唐晶的墓前,身后的人一个个来到唐晶面前祷告留下祝福。

等所有人都离开了,只剩下了贺涵和罗子君,贺涵的雨伞被他不知什么时候丢落,整个人浸在雨中,湿湿嗒嗒的全都湿透了,罗子君在一旁给他撑伞。

“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再好好看看她。”

“我在这陪你。”

“回去。”坚决不容的语气。

“贺涵,你太过分了,唐晶不仅是你的朋友,也是我曾经最好的朋友啊。”语气中带着哭腔。

罗子君离开的时候,看了眼站立在唐晶墓前许久的贺涵。

她想,这个男人爱着人,归根究底,还是最初的人。

那一晚,贺涵站在唐晶墓前一晚上,眼睛一直看着墓上的那个女孩灵动的照片。突然失声哭了出来,跪在了唐晶的墓前,雷电声劈打着,而这个骄傲自恋的男人,最终只是一个因为自己错误的决定而失去自己爱人的可悲男人。

贺涵想,他终于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它的小姑娘。

贺涵,你啊。真是个王八蛋,也许他这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

一时的错误造就了一生的后悔。

 

 

贺涵和罗子君最终还是结婚了,眼见平儿越来越大,她需要有另一个来照顾他给他关爱,然后两个人一起抚养孩子组成一个家庭,最终还是抵不过罗子君妈妈的一再纠缠,罗子君问过贺涵这件事,只是既没得到响应也没反对。她想办个婚礼,却没想到贺涵同意结婚,但坚决不同意举办婚礼。

再商量了许久未果后,两个人决定去民政局领证。薛甄珠骂女儿还有结婚不办婚礼的,你不知道结婚可以有你的多少好处吗,吵着闹着要去找贺涵,说是要给自己女儿讨个说法。

 

罗子君虽然有些失望,但想着婚礼只是一个形式,等去了民政局以后两个人好好过日子才是真,况且她爱贺涵,她想要代替唐晶好好爱贺涵,照顾他。

见薛甄珠真有要去找贺涵大骂一顿的架势,赶忙拉住了,唯恐又惹出了什么麻烦。

“妈!你不要去,你不知道,唐晶她都已经....”罗子君扯着自己妈妈的衣服,语气里带着恳求,眼眶里带了眼泪。

见罗子君提起唐晶,薛甄珠气势有些弱了下来,“那...唐晶去世,也不是完全因为你们俩....。”

“妈,就算我求你了,以后再也别管我和贺涵的事了。”

“唐晶走了,你知道,我很难受,她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泪水不停地滑过,罗子君乞求着自己的母亲,哭得不能自已。

“我真的好想她。”薛甄珠见自己女儿哭得心碎,也想起了曾经唐晶对子君的好,于是心疼得抱了抱自己女儿,拍了拍罗子君的背,安慰道:“我知道唐晶走了,你很难受,不哭了,婚礼的事我不会再纠缠了,只要你们俩以后好好过日子,我就安心满足了。”

“谢谢妈。”

 

在一个午后,她跟贺涵去领了结婚证。再次嫁为人妇,罗子君的心里是复杂的,感慨的,她想起了自己大学毕业就嫁给了陈俊生,离婚,爱上贺涵,然后直至今日他们已经是受法律保护的夫妻关系了。

领证这天,她下午刻意请了半天假,去市场买了些菜,想着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坐下来好好吃顿饭了。于是回到家开始做饭,给贺涵打了个电话,让他早些回来。

只是她没想到,贺涵没有回来,打电话也不接,不仅如此,一夜不归,再往后的几天日子,也如此。

就像是上天给她爱上贺涵的惩罚,她拥有了贺涵这个人,只是对方的心,不知道飘落在了哪。

于是开始了彼此折磨,让人崩溃的生活。

评论 ( 11 )
热度 ( 49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