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最美的风景》(中)

唐晶x原创男主

文笔废随意看。

写的时候不知道为啥贺涵罗子君代入了一帘幽梦里面的楚濂紫菱,于是就感觉像绿萍重生那种感觉....

没有看过电视剧我真的不会写剧情只会写感情戏啊


唐晶是在一阵酸痛中惊醒的,她起身开了灯,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痕迹,转头便看到了男人正沉沉地睡着,她低下头去凝视着男人的睡颜,深邃的五官,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头她非常喜欢的与他自身冷淡气场不相符的耀眼的金发。

唐晶经常在想,为什么这么一个冷淡的人会有那么一头耀眼灿烂的金发。

她和男人维持了这种状态已经三个月了,自从上次宴会过后,两个人就自然而来的接触联系,直到一个月前,他们滚了床单,纯粹是因为气氛和生理反应。

唐晶对于这种事没有太多的想法与别扭,在经历过与贺涵十年的感情崩塌之后,她便觉得有些遇随而安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既然能让两个人都感到愉快,为什么不做?

 

男人的睡脸安静而温和,没有了平日的冷漠,反而带了些可爱与纯真,而男人脸上的疲惫让她有些心疼。在相处三个月中,她了解了他身上的工作,与之而来的是沉重的压力,也许他之所以会冷着一张脸只是因为身处那个位子太久,而带来了上位者的威严。

 

唐晶反射性的想去摸那头她很喜欢的金发,揉弄着,只是在她没玩弄多久,一只手就抓住了她的手。

“好玩吗?”带有男性成熟的嗓音从下方传来,男人话语中带着一丝困倦。

“嗯....很好玩。”被人当场抓包偷袭行为好像有点小尴尬。

“那么玩够了吗?”肖逸然起身坐起,一只手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往自己怀里带。

这种亲密举动到现在已经在他们之间显得十分自然了。他们之间从来没说过爱与喜欢几个字。

不会像正常的情侣约会看电影吃饭,男人每个礼拜都会在她这里留宿几天,见面,做爱,好像就只有这样,就连她现在暂住的房子,也是男人托人打听租借的。

“在想什么?”肖逸然揉了揉她有些长长了头发,缕出一缕细细的摩擦。

“头发长了。”

所以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情人?不像,爱人?不是,那么,只是单纯的互相解决生理问题的朋友?

“在想,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就那么情不自禁的把心里话给说出了口,等到唐晶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肖逸然听完这句话,脸色就沉了下来,晦暗不明的望着唐晶,眼神里带着复杂,最后捡起地上四处丢散的衣服穿了起来。

唐晶就那么愣愣地看着他,心底涌上了一丝慌张和害怕。

男人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停下了脚步,说“我之后再来看你。”

“还有,我希望你能明白,我是在跟你做爱,不是单纯的解决生理需求,如果只是解决生理,我有许多选择。”最后“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唐晶的脑子里回想着最后的那句话。“我是在跟你做爱,不是单纯的解决需求。”

“如果是解决生理,我有许多选择。”他的意思难道是...

唐晶的脸色有些苍白,站起身想要去找那个离开的人,身上撕裂的酸痛让她倒了下来。

“就丢了句话就走了,真是过分。”她觉得肖逸然在生气,而他生气是因为她的那句话,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归根究底还是自己不对,哪天道个歉吧。

 

可惜她道歉的想法没有实施,因为肖逸然从那天起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唐晶想给他电话,手机在手中,却没有勇气点开那么屏幕,也许对方不会在联系她了。

经历过男友与闺蜜的双重背叛,这让唐晶对待感情太过于没有自信,她不敢去追求也不敢去想,她怕结果还是一如既往的失望。

她跟肖逸然原本就只是见了几次面就上床的陌生人,也许对方想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也无可厚非。

想清楚了之后唐晶打算回国,她买好了票,她心里隐约觉得所有的事情等她回国后一切都会解开,收拾行李的时候她给肖逸然发了条短信。

“我打算回国了,,明天下午12;45分的班机,感谢你这些天的照顾,我们有缘再见。”她告诉他班机航次是希望肖逸然能来送她一程,好让她最后再见他一次,好好做个告别,可惜男人连这个希望都没给她。

 

第二天的下午,她在机场张望了许久,也没有见到男人的身影,航班催促登机的公告一直在整个大厅回响。

唐晶想着也许对方还在生气,是不会来了,于是转身走进了登机口。

 

在机场角落的阴影里,有两个男人靠在一旁的墙上,安泽点了根烟,用手肘碰了碰旁边视线追随唐晶进入登机口的肖逸然,忍不住嘲讽道:

“既然不舍得她,为什么不把她留下来,你就不怕她回去和那啥涵又旧情复燃。”

“不会,有些事她需要去面对,才会想清然后重新开始,”他清楚唐晶是个骄傲的人,她高傲的自尊不会再接受曾经被背弃过的感情,就如她倔强的不肯给他打电话哪怕是一句道歉。

“那么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安泽还是不太理解陷在爱情中的傻瓜的思维。

“她可以离开,不代表我不能去中国。”用傻瓜的眼神看了眼身旁的白痴。

“对哦,反正家族在中国的还有些产业和业务。”

肖逸然没再理安泽,只是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上赫然
是他刚刚发出的一条消息。

“一路顺风,安好。   -肖逸然”

与此同时,在飞机上的唐晶看到这条消息,想给他回复,却被得知飞机马上起飞停止使用手机,她关闭了手机,望着窗外渐渐升高的云雾,开始觉得,自己已经有些想念那个男人了。

 

唐晶回到比安提时发现,没有任何人对她离开又回来的行为感到惊讶,仿佛就如真的所说她是去参加走一场形式的宴会,洛洛还好奇的问他那边的宴会如何,有没有遇到帅哥。

“帅哥啊”唐晶捧着手里的茶,想起了金发蓝眼的那个男人。

“倒是有一个,金发蓝眼,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

洛洛一听金发蓝眼就激动的问长啥样,好看吗,有照片吗,女神你给我看看。

这些问句让唐晶一愣,她跟肖逸然确实连张合照都没有。

“女神你怎么了?”洛洛看唐晶脸色有些不好,于是开始想
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你啊,就知道看帅哥,快去干活,别烦唐晶了。”老卓猜想到发生了一些事,于是过来解围支走了洛洛。

“老卓,新到的海胆到了没。”贺涵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老卓叹道一声这两个真是怎么都能遇见的孽缘啊。

洛洛一看到贺涵,就想起他抛弃了她的女神,自那起就对贺涵没什么好感,看到贺涵身边还带了罗子君,就更气了。

“没有,要吃自己买去。”

唐晶转过头来看见的正是贺涵和罗子君,两个人手挽着手,看起来很亲密。

“贺涵,罗子君,好久不见。”

贺涵愣住了,而他身旁的罗子君反应过来后就是冲上去抱住唐晶。

“唐晶,你去哪了,我们怎么找你都找不到,都以为你....幸好Amy告诉我,你是去英国工作了。”

“为什么要找我?我跟你们有关系吗?以为我怎么了?我很好啊。”唐晶微笑道,口气中带着不屑。

罗子君仿佛是被她这些话打击到了,一脸难过,甚至伤心的要哭出来似的。

“唐晶,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和贺涵,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是我没有控制好自己,情不自禁,你原谅我吗,我不能没有你这个朋友。”

“对不起,请你让开一下,我要去工作了。”不是她对贺涵还有情,实在是她不想再见到这两个人,尤其是这个假惺惺还在一旁诉说自己是无意是人之本性的女人。于是她甩开了罗子君甩开她的手,贺涵开口道:

“唐晶,对不起,但是请你谅解一下子君,这几天她为了找你,茶饭不思的。”

“哦,为了找我茶饭不思,我看她过得很好啊,浓情蜜意的。”唐晶笑盈盈的转过身,对着贺涵露出了一个最魅惑美丽的笑容。

贺涵仿佛有些看呆了,直到身边的罗子君拍了拍他,才回过神来。

“唐晶,你变得不再像是我记忆中的你了,你什么时候这么不谅解人意了。”

我不谅解人?唐晶听到这番话差点笑出声。贺涵居然是这么看待她的。她有些为自己前半生会爱上这样的男人的自己感到可悲。

唐晶你看看,你爱上的就是这种男人,你们的一切在他看来都不重视,你在他眼里就是这样的人。

“虽然我不知道我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人,不过我为我自己喜欢过你感到抱歉,因为你,不值得,我不想跟你们再有任何牵扯,就如我当初说的,我们以后再也不相往来,我不喜欢和我过去的前男友做朋友也没兴趣和所谓的闺蜜重复友情,以后就各凭本事吧。”她冷眼瞧着这两个人,然后潇洒的离去,她今天的好心情着实有些被破坏,她想起了那个总在她入睡时就侧卧着望着她看的男人。

她其实没有告诉他,一直以来她都装睡。

肖逸然...她念着这个名字,走到窗前望着月亮,在大洋彼岸的另一头,也有一个人,这么念着她的名字,看着同样的月亮,互相思念着。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