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贺唐】《假戏真做》(番外梦游症中)

唐晶两手环抱于胸前,就那么看着贺涵在厨房里忙进忙出,一会把煎好的鸡蛋盛出来放到桌子上,一会小米粥的火关小点,一会开始煮水饺,唐晶就那么看着,眼神晦暗不明。

贺涵全身心的投入中,转过头才看见唐晶靠在门上盯着自己手里的东西,温柔的笑笑眼神中带着宠溺,“饿了?”

“嗯.....”昨天到现在什么也没吃,今天醒来发现肚子饿得咕咕叫。

每天都是这种日常,贺涵每天早上都会在她家,这种日子已经有半个月了。她其实很想问贺涵,你梦游梦半个月?但唐晶发觉自己问不出口。

她已经有点依赖了,依赖每天早晨就能看到这个人在厨房里打转,依赖每天都能吃到他做的早餐,这种简单的幸福有点冲昏了她的头脑。

其实她并不是每天都会在家的,就像前几天剧组为了最后的进度,连夜拍戏,便直接睡在了酒店里,后来贺涵打电话来,她才忘了告诉他,而那几天贺涵一如平常到她的房屋前,只是没人开门响应。

唐晶想起了,贺涵昨天提出的要求,给他一份唐晶家的备用钥匙,这样就算唐晶不在家他也能进去,当时唐晶一口回绝了理由是我不在家你回家不就好了。她总觉得把自己家的钥匙给一个朋友未免太过于草率了,虽然这个男人为她做了十几天的早饭,但,他也是有戏拍的,说不定再过几天就不会再来了。

但是....心里有什么声音告诉她,也许可以考虑考虑。

等两个人坐在桌子上,唐晶才试着开口:“你昨天说的,也许...我可以考虑。”

贺涵放下筷子,看着唐晶才叹了一口气道:“昨天是我考虑不周了,毕竟你是个女孩子,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

“唐晶,我想让你知道,我不想勉强你做你任何不想做的事,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逼迫你的,我之所以会提出只是不希望你哪天在家遇到危险,而我束手无力,虽然这地块的安全和治安都不错,但什么事都有个万一,我只是希望你能知道这一点。”贺涵微笑着解释一切。

“为什么?”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么多,为我考虑那么多?这是唐晶心里的疑问。

贺涵像是知道唐晶的疑惑,回答道:“就凭你是我在娱乐圈中最欣赏的女演员,这个理由还不充分?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粉丝对偶像的保护。”

“不过这种日子也持续不久了,我的新戏马上要开了。”

贺涵对她的好唐晶是知道的,这些天男人的温柔体贴都体现了出来,他们之间也会互相交谈,评价对方的作品,演戏表达感情的各种方式,不得不说贺涵的才识和天分让她欣赏,而对方的绅士礼貌让她放下骄傲去靠近,也许这个男人的确值得让她相信。

“先说好,钥匙只有一把,丢了就没有了,如果让我发现你会做什么不轨的事,我会立刻换。”唐晶傲娇的走回房间,等回来了往桌上扔了一把钥匙。

“是是是,我的大小姐,在您的掌控下我哪敢有小人行为。”

“嘁,油嘴滑舌。”唐晶撇了撇嘴角,移开眼神,忽略那心底一闪而过的心慌。

“后悔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事情的又一个转机发生在一个月后的早晨,这几天,这几天贺涵因为拍戏多睡在酒店,只有偶尔才会到唐晶家。

其实他没有告诉唐晶的事,他的梦游早在几个礼拜前就好了,但唐晶一直没有问,他也就所幸一直装的,能在每个清晨都来到她家为自己喜欢的人做早饭对于他来说是件幸福的事,所以能瞒多久就瞒多久,等到瞒不过了,再装作无辜吧。

 

这几天小区内有些人心惶惶,发生了闹鬼事件,据说是某个老总,凌晨三四点应酬回家时,汽车开过,路旁闪过一个白衬衫飘过的身影,看身形似乎是一个男人,但让人恐怖的是,男人的眼睛是闭着的!紧接着,不同的人表示自己在凌晨三四点事也曾看到过这种画面,这种流言越传越广,最后甚至有像真事发展的局势,唐晶听到传闻时候正在喝水,当时一口水就那么噎着了整个人都开始咳嗽。所以,那个人该不会是....她眼睛嘀溜地开始转,看看书再抬头瞧上一眼贺涵,被发现了赶忙装作在认真的看书。

“书,拿反了,说吧,有什么话要问。”贺涵从刚才起眼睛就瞄到了小姑娘时而抬头瞄他被他发现又赶忙低下头看书的模样,心里只觉得可爱。

在相处的这些天,他已经摸清了唐晶的个性,就是不要跟她硬着来,要学会讨好,只要不是涉及原则道德健康,什么都可以顺着她来,唐晶傲娇的个性,就像一只骄傲的猫咪,不熟的时候警备线拉起,冷漠的看着你,熟悉了以后,趾高气昂的指挥着铲屎官,他望着唐晶,想着确实有点像猫,他想起了以前自己养的那只纯白色的喜马拉雅猫,忍不住在心中做了对比。

唐晶看着贺涵看着自己,又一直笑,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

“你到底在笑什么?”她很好笑吗?

“只是觉得你,个性有点像猫。”

唐晶放下书,端正坐着,然后扯开了一个在她看来完美的弧度。

“贺先生,我有没有说过一句话。”

“什么?”

“你跟剧里的贺涵一样,自大,像只自恋的公孔雀。”

“公孔雀啊”贺涵用手摩擦的下巴,思考的喃道。

“那么你有兴趣做公孔雀的母孔雀吗?”贺涵状似不经意的开玩笑道。

这句话,好像表白一样,唐晶的脸颊有些微红,抬头去望贺涵,之间贺涵就那么盯着她,眼神中带着笑意。

“你的个性和剧里的唐晶确实有些像。”

“你也彼此彼此。”

“其实,如果我是剧里的贺涵,一定只会爱上唐晶。”

确实,唐晶在心里想到,她曾经和贺涵在一起研究贺涵和唐晶两个角色,也曾经大吵了一架,唐晶原本坚持贺涵和唐晶就算他们相爱十年,但以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唐晶太过自我追求的强势个性只会让他们越走越远,也许两个人都爱得不够,然而贺涵的一番话说动了她,贺涵说“如果他们彼此都觉得无法与对方在一起,为什么他们又在一起了十年。”

“也许只是因为自然而然,是因为没有罗子君吧。”

“罗子君只是作者创作想象出来的,是编剧刻意的要把他们绑在一起。”

“没有罗子君,他们之间也会有其他人吧,比如薇薇安。”

“前几年怎么没有薇薇安,非要等到后面罗子君离婚了来薇薇安让他们之间产生信任危机。”

“照你这样讲,所有故事都是作者笔下的想象,就连唐晶和贺涵都是。”

“不,像我们俩这样就不会,所谓的真爱论其实让人感到可笑,如果真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那它就不值得被人祝福。”

 

 

回忆结束-

“我的前半生在我看来就是一部失败的作品,而我接拍的原因是因为你。”

“为什么?”

“唐小姐你背剧本的记忆力呢,你是我最欣赏的女演员。”

“我只是很难想象只是因为这个?”唐晶挑挑眉毛。

“你还想要什么?”

好像每次对话都会被贺涵引导到其他奇怪的地方,唐晶不打算回应,她还没忘了之前自己想问的问题。

“我说,最近流传的闹鬼,那个人不会是你吧。”说着惊恐的看了眼贺涵,然后抱着抱枕退到沙发角上。

“只能怪那些人是如此的不幸,毕竟梦游这类事并不是患者能够自控的。”

唐晶幻想了一下半夜某人闭着眼睛飘在路上,行人看见拍了拍一下,梦游者立即睁开眼陷入狂暴中。她觉得有些....可怕。

万一碰上贺涵的是有心脏病或者年纪大了老人呢。

自己是不是该为了小区的安全来做一下自我牺牲。唐晶陷入纠结中,一方面是别人的安全,一方面是自我的安全。

“我说,你...要不要住在这一段时间。”就当她唐晶为了别人的生命好心吧。毕竟自己是个健全的人,实在不行放出汤圆咬他。

贺涵挑了挑眉,眼神中带着惊喜,他没想到唐晶会提出这个要求。看来他要感谢那个顶替他成为传说中的“鬼魂”的人,毕竟他自己可没承认那个人就是他。

唐晶啊唐晶你还是太心软善良了,这次可是你自己开了口放大灰狼进来的。

“汤圆呢,这几天怎么没看到?”他跟唐晶的那个爱犬处得还是不错,小家伙每次一看见他就扑到他面前,贺涵非常懂怎么抓住优势。

“被凌玲借去两天了,她说她实在太想它了。”也不知道是谁养的狗,一看见凌玲和贺涵就开心的扑上去,瞬间把主人忘记,唐晶觉得让汤圆咬贺涵的想法炮灰了。

贺涵在心底不禁想着,那么这算二人世界了?看来很有必要好好利用下了,所谓感情靠日久生情,才会细水流长。

 

评论 ( 8 )
热度 ( 52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