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飞鸟与君情

爬墙能力一流。
坑多,脑子里有什么就写什么。
只会写感情戏来着
娱乐业余爱好写手,文笔废渣,努力提高自己的文笔吧_(:з」∠)_
随时有可能坑……大概。

【贺唐】《假戏真做》(番外花吐症一发完)

花吐症的梗带了点,文笔废随意看

角色属于原著亦舒老师,occ属于我。

写的赶了点,估计有错别字和bug。

番外与正文剧情无关。

贺涵从来都不知道花吐症是什么东西,所以当他咳嗽,从嘴中吐出一瓣紫罗兰色的小花瓣时,他第一反应是自己是不是得绝症了。

怎么就能从嘴中吐出花呢,贺涵怎么也想不明白,以他所拥有的聪明才智并不记得有哪种病会从嘴中吐花。也许只是自己一时看错了吧,贺涵这么安慰着自己。

如果说第一次是偶然是幻觉,那么第二次他只能接受这种事实。第二次的吐花是在他上一个综艺节目的通告,只是与主持人进行一些互动,在中长休息的厕所里,贺涵觉得嗓子里传来一阵剧痛,然后就是强烈的咳嗽,他赶忙打开水龙头给自己洗了把脸,便看到了几瓣淡紫罗兰色的花瓣静静的躺在水池里,花瓣比之前的颜色更紫了一点,也更大了一点。他就这么茫然的看着镜子,镜子中的自己脸色苍白,湿漉漉的水沾湿了发丝,嘴角边还有一丝浅浅的血迹。之后的节目他不记得他是怎么参加的,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所幸之后的节目再无异样,他也小心谨慎的护着自己,生怕出现异样。

节目结束后他躺在休息间里,身边的助理Jason看他脸色不好,便紧张的询问“贺老师,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只见贺涵垂着头一发不语,神情也无精打采,身上的衣服多多少少都沾了水。

        
“Jason,你知道有一种会从嘴中吐出花的病吗?”

 
“贺老师你生病了吗?”身边的助理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让贺涵觉得十分好笑。

“不,没有,身边的一个朋友而已。”

       
“会吐出花的病啊,那还真是稀奇,不过我听我日本的朋友说过,日本有个会吐花的传闻,好像叫花吐症吧,不过也只是传闻罢了,并没有人亲身经历过。”

      
“会吐花的症吗?谢谢你了。”

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还是抵不住心中的焦躁,在手机上输入了“花吐症”这几个字。

     
 [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暗恋他人吗?从嘴中喃喃出这几个字。

        
如果要说暗恋的话,那应该是那个人了吧。

        
早在之前拍戏的时候就发觉了,只要自己跟她待在一块,就会觉得舒服,甚至在剧杀青后,见不到会想念,总是在想对方过的好不好,无意识就关注着对方的行踪。

        
所以,发生这种情况都是因为有了暗恋之人吗?贺涵觉得想笑,把手抵住额头,发出了一声轻笑“呵,真是可笑。”以往他从来不会相信这些所谓玄乎传闻,直至今日所有的一切真相,才不得不相信,他暗恋了一个人,如果得不到对方的回应就会死。

       
有一瞬间贺涵甚至觉得就那么打电话告诉唐晶好了,但如果唐晶不喜欢他呢,结果还是一样。

      
  那么就好好把握住这几个月吧,之后的一切再说,不管定数如何,都是尽人事以待天命。

        
“Jason,从明天起,把我所有的通告行程都取消,早就定好下来的就按违约金付,我要闭关几个月。”挂下电话,贺涵开始寻思之后的几个月的日程。

      
  贺涵失踪了,这是最近娱乐圈最火爆的新闻,多家平台报道早就安排好的行程被无故取消,即将拍摄的新戏临时换人,各方媒体开始有人指责贺涵的不负责任,以及他将承担的高额违约金。

        
唐晶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正是有一著名的卫视平台指责贺涵的临时毁约。出于关心,她第一时间给贺涵打了电话,得到的结果是贺涵的手机关机。唐晶的心里第一次有了慌乱,全世界都找不到贺涵,贺涵就像从来没来过这个世界上,又像是平白无故的消失了。

      
“霖凡,我,我不知道,我只是有些担心,他的手机打不通。”

     
“你需要冷静下来,不要想太多了。”方霖凡在电话中柔声安慰着唐晶,他在心底叹道,唐晶她根本就没有发现,她对贺涵的关注早就超过了朋友的界限,他从来没见过唐晶那么着急无措的样子。

        
“你说的对,也许他只是想静静,娱乐圈太乱太浮躁了。”

        
在娱乐圈被闹翻天的时候,贺涵背了个包,穿了身普通的夹克,戴上墨镜与口罩,游走在这个世界的各地,他去了很多地方,当然他的病也越来越严重,每次咳嗽都要一时半会才能停止,而且吐出的花瓣越来越多,伴随着血丝,嗓子每次尖锐的疼痛总要一阵才能平复下去。

       
为了不让人起疑心,他不往人流量多的地方去,只是去一些他很久以前就想去的地方一探究竟。

       
每次结束一段旅行,他都会回他上海的家,打开手机,满满的都是各方来电,其中还有来自唐晶的未接电话,想要回拨的念头升起,最终还是把手机一扔倒在了床上。
   

      
就这样吧,他现在只想这样,顺其天意,就让他贺涵难得一次做个胆小鬼吧。

       
突然很想去酱子,那个拍戏时他和戏里的唐晶定情约会分手的地方,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贺涵收拾了一下便出门了。

       
酱子的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男人,平常不关于娱乐新闻的,看见贺涵来了也只认出他是当时在这拍戏的男主,老人友好的打了声招呼。

       
贺涵点了点头,十一点的酱子已经没什么客人了,贺涵眼尖的看见旁边侧坐着一个中长短发的女孩,那个人正是唐晶。

      
贺涵看着她的时候,唐晶也正好把头转过头,两人视线对视,都无一例外的有些惊讶。

       
贺涵觉得这是意料之外却又情理当中,他冥冥之中决定来到这里,也许正是天意指引着让他在这里碰上唐晶。

       
“你怎么来了?”贺涵在唐晶的目光中坐在他对面。

       
“不知道,就是突然睡不着然后想要来这里,有点想吃酱肘子。”

     
“女孩子大晚上吃酱肘子,也不怕胖。”贺涵戏谑的看了唐晶一眼。

     
“你可以理解我不是普通的女孩。”唐晶淡淡的笑了一下,咬了一口酱肘子。

     
贺涵被那笑撩得有些心猿意马,那种刺痛的感觉袭上嗓子眼,他赶紧捂住了嘴,却还是没有及时的阻止,响亮的咳嗽声在整个店面里回荡,一朵朵鲜艳的紫罗兰色花瓣飘荡在空中随风飘舞。

       
唐晶却没有半丝惊讶,她只是定定的看着贺涵,又抬头去看了看那些飘舞的花朵,伸出手背,有一朵花降落在了她的手背上,她的眼睛里仿佛有星星一样的闪亮,这是副极美的画面,美人与花融合在一起,贺涵觉得此生他都不会忘了这个画面,他的小姑娘果然与众不同,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惊讶关心,只是望着那些花朵赞叹花很好看,真是让他有些失笑。

      
“你离开娱乐圈这几个月都是因为这些花吧”唐晶眨眨眼,眼神里带着一丝好奇。

  
       
“我们出去走走吧。”没有回答,只是转移话题。唐晶见他不愿开口,便结了账默不作声随着他走出去。

     
十一月的上海,不算冷,但夜晚只穿着单薄的外套还是有些冷,贺涵看见唐晶只穿着单薄的长袖,泛起心疼的情绪,把自己的外套脱了盖在唐晶的肩上。

    
“出来的时候还好,你不准备跟我解释一下吗,贺涵。”唐晶停下了脚步,转头与贺涵面对面,近到贺涵只要再上前一步就能吻住那个他渴望了很久的唇瓣,但最终他只是后退一步转头避开了唐晶专注的目光。

     
“我得的病,叫“花吐症”,如果得不到暗恋之人的回应,并拥吻,就会死去,唐晶,我的日子不多了。”

       
“你暗恋的人是谁?”唐晶蹙起眉,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以他们俩的身份她没有资格去问这个问题,所以她只是咳嗽一声以掩饰这种尴尬,她不会承认,刚刚心中期盼贺涵心里的那个人是她,所幸贺涵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你明天要去外地拍戏吧,”

    
“要拍多久?”

      
“三四个月吧,深山里。

      
“那等你回来的时候也许我已经不在了。”贺涵苦笑着嘲笑了一番自己,却见唐晶一脸凝重的看着自己。

     
“贺涵,我不允许你说这种话。”

      
“……我送你回去吧。”

      
车子开到唐晶家的门口,车里却陷入沉默,没有人提下车也没有主动下车。

      
“谢谢,还有,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的病已经好了,如果你想和我继续合作的话,你就活着来见我。”说完便打开车门离开。

       
贺涵摇摇头,真是个傻瓜。

       
走到快进家门时,贺涵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一个温热的触感紧贴着她,贺涵抱住了她,然后在她耳边柔声说着“就让我抱一下,我一定会活着等你回来的。”不仅是因为你,还为了我自己。

        
只是轻轻抱了一下,便马上放开了,唐晶转过头,看着贺涵在灰暗的灯光下走上车,他的外套还披在她的身上,几十片淡紫罗兰色花瓣在灰暗的环境下成了一片片暗红的花瓣,唐晶的心急速的跳动着,心中不断传来跳动的心跳声。也许这一晚,也是唐晶至生难忘的一幕。

       
回到家收拾衣服的时候,唐晶脑子里闪现的都是贺涵拥抱他的一幕,以及最后离去上车的情形,扰乱了她所有的思绪。她盯着那件贺涵披在她身上的外套,好像还能闻到贺涵的气息一样,躺在床上却久久无法入睡,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

        
这种心情一直延续到她第二天跟随导演剧组前往甘肃的深山中,助理Amy瞧见她的脸色很差,便关心道:

        
“晶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我们导演说一声,晚个一两天再走?”

        
“不用了,我没事,只是稍微有那么一些不安。”
  
        
“晶姐是不是对要去的地方有些担心,虽然那个地方比较脱离城市,但剧组配备了很整齐的设备,而且我会照顾你的!”

        
“嗯,我知道, 谢谢你了,Amy。”

        
“不用谢,照顾晶姐是我的职责所在。”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甘肃某个地方的深山。一切居住都要 听从随行工作人员的安排,一切几乎都与外界断联,没有必要无法独自出行。

         
也许是因为自己困扰的心情,唐晶今天一天的拍摄都不如人意,不是忘词就是表情没有做到位,导演总算是看不下去了。

         
“唐晶,你是不是不舒服,我知道可能这个地方你有点水土不服,早点休息吧。你的戏份下次一起拍。”

         
“对不起,我会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的。”

         
其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是她就是无法集中,只要脑子一转动,脑海里全是贺涵的身影,以及他说的那些话,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么久?那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可能已经不在了。]
 
        
[我会活着等你回来的。]

        
[我的病,叫“花吐症”得不到所暗恋之人的回应并拥吻,就会死去。]

        
[让我抱一抱就好。]

         
一切都在脑海里串联起来,组成了一个圈,好像有什么明朗了。

         
贺涵所暗恋之人,就是她-唐晶

        
怪不得他说等她回来以后他就要死了,怪不得他说我会活着等你回来的,那些暧昧,那些情愫,都是贺涵喜欢她的表现。
  
         
唐晶,你自诩那么聪明,却又如此愚钝。

        
“Amy,帮我借辆车,我要先离开一会,我会亲自跟导演解释的,快点。”

        
“什么,现在这个点去哪借车,晶姐,你发生什么事了。”电话后面的Amy显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一切等我回来后再说,你快去!”

       
“哦好好好,我这就去,借到了我就给你打电话。”

        
唐晶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心里的烦躁越来越深,她有些害怕等不到见到贺涵。终于在不知过了多久,Amy的电话传来,说借了附近某个工作人员的车,让她下山就看见了。
 
        
唐晶什么也没收拾,带了护照签证身份证电话及金钱就匆匆忙忙的跑下山了,临近夜晚,夕阳下山,开始暗了下来,所幸临走之前拿了个手电筒,一番波折,山脚下正有辆车。

       
“师傅,去机场,快点。”

       
快速的买票,却被告知最近的一趟航班要等几个小时以后,又焦急的等了几个小时。

       
在飞机上,她看着飞机外黑暗的天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点见到贺涵。

        
她不知道去哪里找贺涵,她甚至不知道贺涵还是否活着,这种恐惧心情伴随着她,去记忆中贺涵的家,从外面看连灯光都没开,敲门按铃没人应。

       
于是随意的开着车,到处逛,她想起了一个地方,带着一丝期待,去了酱子。

       
酱子还是和以往,只是她没有看到贺涵,失望的心情浮上心头,这是她唯一能想的地方。

       
正打算转身离去,在见到面前人的身影后停住脚步。

        
贺涵就那么看着她,带着丝丝笑意,于是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扑上去吻住了贺涵。
  
        
贺涵显然被她的小姑娘的举动有些惊到了,但最后还是感情大于理智,反客为主,捧住了面前姑娘的后脑勺,就那么深深的拥吻。于是在店面所有顾客的眼光中,娱乐圈中的影帝与影后,男神与女神在光天化日之下,承认并公开了他们的恋情。

        
一时间各种头条与视频,唐晶贺涵拥吻的新闻登上热搜,帖子被顶上置顶。

       
当然这些是他们所不知道的,在他们拥吻的那一刻,漫天的花瓣飞舞在整个店面,成为了近百年来的一大奇观,被世人评价,这是花瓣对一对相爱的恋人的祝福。

       
“我喜欢你,我的小姑娘。”贺涵捧着她的脸,忍不住轻吻表白。

       
“正好,我也是,我的贺老师。”

        
这一段表白此后被万千热恋中的情侣模仿,影帝与影后,男神与女神的相恋,这一对不管是身份还是地位名气都相匹配的恋人,几乎得到了所有人的祝福。

彩蛋:
唐晶:如果我没有意识到,你是不是打算就一个人死去?
贺涵:不会,因为我知道我的小姑娘是最聪明的。
唐晶:说正经的!
贺涵:我会去找你,我本来就打算去找你,然后表白心迹的,没想到你会突然跑回来,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就这么直接的亲了我,唐小姐,你的矜持呢?
唐晶:这么说的话我好像亏了(低头思考)嗯,回去写份情书,至少800百字吧,然后放到微博公开。
贺涵:不是吧....好吧..听老婆的。

评论 ( 12 )
热度 ( 55 )

© 西山飞鸟与君情 | Powered by LOFTER